知识贩卖与卖身卖艺本质上可以是一样的

一位很早认识的豆瓣友邻,总是跟我闲扯很多奇怪的话题,因为太「稀碎」,所以很难整理进每日写作里。

他一般偶尔在博客留言,多数时候会突然在社交软件上给我大段留言,是针对一段时间内的某些已经发布的文章一一罗列交换观点。由于我们的生物钟完全相反,所以早起看到消息之后,我又得给他有一句没一句用留言的方式聊起来。

前几天,他想感谢《如何在简体中文的虚假新闻里找到原本的真相?》给他带来的灵感,他留言说全文的精髓就在于被删除线划掉的部分(得亏被他看出来了)。进而他想付费打赏我,便问我有没有什么可以打赏的通道——我回复他「我还没有到要卖身的时候,等我再练练技艺,日后卖艺。」

「可惜,難得嫖客想賞錢,妓女還講了客氣。」

接着我们聊了聊大陆和台湾的付费知识的发展现状。说实话,这几年中国本土的知识付费越来越私域化,毕竟私域化本身更容易维护和预判风险。公开形态的付费知识,首先就得花太多的时间去教化用户,而在教化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意见领袖覆盖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你的意见领袖能力不够,公共领域里出现了另一个更多人信服的意见领袖,难免就会发生一场乌合之众的讨伐战。这场乌合之众战争不是比谁的观点更有说服力,而是比谁形成的乌合之众更魔怔和更没脑子。

台湾目前的知识付费,也开始出现比较尴尬的局面——即大部分人在订阅之后其实是不主动去查看新更内容,因为无法产生持续性,所以订阅很快被取消。我们都共同提到了Onlyfans的订阅机制,Onlyfans的订阅现象也出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就是发布者的内容质量明显开始下降。虽然Onlyfans的内容管理看上去简单粗暴,只需要发布者搔首弄姿拍点色情照片,但问题在于,同质化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别人的姿势比你骚,别人的炮友联动比你更大牌,那你的订阅量就会肉眼可见地被削减。

当然了,用色情订阅来比喻付费知识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书中自有颜如玉懂吧!」

台湾有很多网美也开始用私域订阅的方式管理自己的恩客用户,即缴纳一定数目的「入场费」,就可以添加到当事人的个人社交账户,然后社交圈可以看到网美日常拍摄的照片,而根据用户的「入场费」,每个月会定向发送一定数目的性感私密照。

本质上来说,这套逻辑其实还是Onlyfans的做法,只不过因为所有的订阅都转为了私域管理,对订阅的当事人来说,他们在付费的时候,会因为「我可以加到网美的个人社交账户」而感到开心和「值得」。

那么这套逻辑可以用到「知识付费」的领域吗?

「幹!還真把搞創作的人當傳播妹啦?」

举个例子,古代的娼卖身,妓卖艺。娼是客人想要什么他们给什么,客人今天要喝酒那就得陪酒,客人今天想要直接进入正题上床大战三百回合那就得马上脱衣上榻;妓不一样,妓的门槛首先就得更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还必须要立一个人设在那里——不是你随便就能碰到的,你得一层一层地经过筛选才可以——当然也得看你前后交了多少「入场费」。

这便是两种最基本的付费知识产出者,前者是观众喜欢什么他们就写什么,另一种是他们为观众建立一种理性的思考方式,让他们意识到似乎在这里能得到的一定是别处看不到的角度、观点、逻辑等等。

为了性别公平,刚才说了娼妓,我们再来说说「牛郎」这个职业。试想一下,那些寂寞的少妇,拨通牛郎的电话前,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内心挣扎的是什么?仅仅只是想要满足自己的欲望,还是说他们其实积压了各种无法从正常通路宣泄的情感,等着有一个人可以帮他们疏解。

很显然,头牌牛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并不是说她想说,而是想她所想,让电招牛郎的客人主动诉说她们的心事,而牛郎做的是一个把他们的情绪承接,然后作为聆听者将她们的故事拆解和寻找情感上的解决方案,同时还要保持一份「距离感」,避免自己因为太受对方的牵引而失去自己的神秘感——你就说,这个和给一千个观众写小说有什么区别,一个人说男主角应该受到惩罚,而另一个观众说希望男主角可以善始善终,那你作为创作者你应该如何伺候好这些不同想法的客人?

「卖春的本质不是让对方爽一把就完事,而是你能让那些只有半分钟就早泄的嫖客,也觉得自己是你遇到过最厉害的恩客。」

「幹!精準喔。」

所以私域的好处,就在于你无论怎么夸他们,你们都是在一个私密的空间里,没有第三人站出来去彼此否定和诋毁,甚至有的人还会因为你夸了他们不喜欢的人,而对你产生厌恶感。付费知识最容易遇到的也是最容易引发矛盾的,就是观点上的不同。

你今天告诉大家西红柿在成熟之前是绿色的,A觉得也有品种的西红柿是绿的,B说他不喜欢西红柿所以不觉得你的观点有什么意义,C觉得西红柿是甜的,D开始和C吵架「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西红柿是酸的吗,你不能代表别人」。这个时候你作为一个知识的传播者应该如何?

很显然,观点本身是没有对错之分的,更何况你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办法把所有的观点预判,也不能称之为是一个「相对有效的观点分享」。如果你把「西红柿在成熟之前是绿色」发布在公共领域,一定会招来ABCD这四种用户,甚至还会有更多人跟你以任何原因杠起来。如果你是在私域领域传播这个消息,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培养用户主动说出他们的观点,让他们从你的观点里找到应对、相对、或者是截然不同的观点。无论什么观点,因为在私域状态,只要我们学会正确地「夸」人,那他们自然也会因为你的观点和赞扬,而觉得自己既学到了东西,还因为自己的主动表达得到了表扬,甚至还可以反过来成为我的「一字之师」。

这个跟妓女下钟前对恩客丢下一句:「刚才的月色真美啊,希望下次还能和你一起看它。」恩客恨不得立马下楼找老鸨子办理一个年度专嫖会员!

「對了,我現在就想給你小費誒。」

等我写完这一轮的五百日写作,我大概会慢慢转型成一个提供付费知识的人。毕竟不是技术出身,想要提供非技术的观点有一个最大的难点是——认知、哲学、思维的观点是没有「正确答案」的,人们无法形成讨论,其观点其实是很难有「互动性」,也非常难做到「脱晦」(即把一个隐晦的概念说得大家都明白)。

五百日写作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的脑子先恢复到「能写作」的状态,因为之前空窗太久,脑子已经迟钝了。加之这一次恢复五百日写作,跟上一轮的五百日感觉完全不同了,上一轮更多是靠情绪和想象力来引导文字,内容多晦涩暧昧。今年开始的新五百日写作,我根本无法启动以前的抽象想象力,完全沦为了一个理性和逻辑的机器,所以要熟练这种文风还得自我磨合一段时间。

《如何在简体中文的虚假新闻里找到原本的真相?》算是一种尝试,同样还有之前写的《计中计中计中计》《河里淹死会水的,黄泉冲走该死的》《书中恶人有恶果,世间善人无善终》《茶有淡浓品无尽,人无善恶乐尽无》,这个期间的写作,其实是刻意为之的,就连看过我上一轮五百日写作的老婆,都觉得这段时间的文章非常有「灵性」。说实话——真他妈累,因为需要大纲、采编,不算上正式的修改时间,一篇文章基本上也要消耗我大半管血量。

我现在非常偷懒——每天早上8点多自然醒,醒来第一件事是坐在电脑桌前想今天要写什么内容,写完之后又回到床上躺着——脑子还没有彻底高效运作起来,等我完成这一轮的五百日,我大概就会开始规划「犒赏」的事情了。

「跟我一起來BBS寫情色小說好啦。」

「也不是不行。」

《知识贩卖与卖身卖艺本质上可以是一样的》有4条评论

  1. 之前在知乎看到过一个“简中互联网的产出在渐渐枯萎吗?”的问答,里面就有说知识封闭的问题,不仅是付费知识逐渐封闭,公开的资料也越来越少,现在基本上没什么人写blog了,很多都转向了公众号等平台,明面上能看见的东西越来越少了,非技术知识的分享尤为明显。

    emmm可能这条评论并不贴合文章主题,抱歉,只是碰巧有了这个感慨。

    回复
    • 我是刚好完全相反过来的,因为公众号、豆瓣这些简体中文的互联网环境审查制度越来越严格,很多话都不能说不允许说,所以我才转出来回到最原始的模式写博客,虽然这个东西已经处于末期了,但至少还是一个可以承载文字这种形式的地方。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