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的听觉器官在腿上吗?

△ 278|螃蟹的听觉器官在腿上吗?

螃蟹的听觉器官在哪里?研究这个问题事实上对吃螃蟹这件事没有太大的影响,反而更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有专家认为,螃蟹的听觉器官应该长在腿上,它可以通过分辨地面的震动和声波来确定危险的靠近。实验者发出声音的时候,螃蟹都会四散而逃,也就说他们确实听见了声音。接着,专家把螃蟹的腿都拆掉了,放在地上后继续试验——他们又弄出了声响,这下子螃蟹在实验室的中央岿然不动,丝毫没有恐惧和逃跑的意思——你看,这个实验就说明了螃蟹的听觉器官长在腿上。

干旱地区的一位农民向神许愿,希望神能满足他的一个愿望。神现身了,问他想要什么,农民说:「想要一个水龙头。」神问,「为什么?」农民答:「这个东西好,插在墙上就能出水。」

几百年以后有人建议,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纳入到「正常情欲」的范畴,应该给予特殊情况下产生的情欲心理同等关注,尊重每一种感情诞生的原因。但问题在于,如何证明那些因为犯罪者产生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人,是真的爱上了对方?于是他们找到了一个几百年前发生在中国的真实案例,一个被铁链拴起来的女人,爱上了囚禁她的男人,还为他生下了这么多的孩子。

一个网约车司机,希望能快速地明白乘客的需求,所以在后排座椅贴了一张说明,希望乘客遇到任何事情可以先和司机沟通,比如需要开关空调、若晕车可以提前告知、更希望乘客不要采取跳车、捅伤司机的过激行为。这时,有人站出来指责这个司机:「你什么意思?对女性阴阳怪气就算是懂礼貌了吗?」又有人回应了这个指责司机的人:「司机没有假定乘客的任何性别。你为什么默认这是对女性说的?难道不是你对女性有强烈的刻板印象吗?」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前。有男子高呼「全世界都在因为一个人而受苦!」然后他被捕了。审讯期间,他被人问那人指谁?他说:「泽连斯基!」然后他被释放了。在警察局门口,他转身问警察:「你以为是谁?」

为了向公众证明本次事故的死亡数字,政府官员非常郑重地在事故发生现场接受记者采访。面对镜头,官员仍在强调此次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只是一场普通的意外事故。记者追问:「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本次事故的伤亡数据为0吗?我们作为民众,想要看到的是真相,而不是你们的一面之词。」官员不以为然,甚至说他的脸上显露出了「这个问题在我准备的通稿之内」的自信,他振臂高呼:「请因为这次事故死去的人们举个手,证明你们是因为这场事故死的。」现场一片安静,果然,他证明了伤亡数据为0.

丈夫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这时医生一脸严肃地从手术室出来,问男人:「保大还是保小?」丈夫如释负重,他似乎一直在等这个问题,于是他冷静地反问道:「保大怎么说保小如何讲?」医生先是愣了一下,他从未见过听到这个问题还如此冷静的人,他只能进一步解释:「你的妻子在生产时大出血,我们我们正在努力剥离婴儿,但是很有可能……」丈夫打断了医生的话:「我妻子怎么说?」「她麻醉着呢,没办法沟通。」「那等她苏醒了问她吧,这个还是得当事人决定。」「什么?」「我可不想被发到微博上攻击我剥夺了女性的生育选择权,她怀孕我是有《合同》的,她同意我为她受孕,但是保大保小我们在合同上没有写。」

「美女请你带好口罩,现在疫情很严格的请你带好口罩,请你带好口罩,请你戴好口罩!请你戴好口罩!请你戴好口罩!请你戴好口罩!!请你戴好口罩!!!」

医务工作人员敲开老王的房门,见独自在家的老王没戴口罩就来开门,医务工作人员立马呵斥道:「把口罩戴上!」老王有些不解:「我自己在家,干嘛要戴口罩。」医务工作人员进一步解释:「我们现在要给你做核酸采样,你就必须戴上口罩,否则我们没办法给你做,到时候你健康码变色了可不是我们的问题。」老王无奈,只能戴上口罩,见状,医务工作人员才决定后续的动作,他说道:「把口罩摘下来,张开嘴,啊!」

琼西把「死期」准确地告诉了自己的朋友:病房外的常春藤掉下最后一片叶子时,就是她离世的日子。这个故事传到了老画家贝尔曼的耳朵里,于是他决定为琼西做最后一件事,他打算在窗外的围墙上为琼画一幅常春藤的画作,让上面留下永远不会掉落的叶子。但是事情并不简单,因为那堵墙已经被粉刷了领导人的语录,想要再创作总得有一个由头。于是贝尔曼向医院申请,医院说这个归市政管,他又去找了市政,市政告诉他这个并不是他们粉刷的,得着当时粉刷的机构,多方打听他问到了宣传部,宣传部很为难,说语录要改不是他们决定的,因为这个语录虽然是几年前的但是还没有接到通知说它「过时」了,仍需要全民学习……折腾了一大圈贝尔曼都无计可施,倒是琼西完全接受了这个「死期」,因为那篇常春藤覆盖的地方,下面原来是领导人几年前的口号:「让每一个人都看得起病。」而自己的窗口对应的刚好是「病」字。

近期跳桥的人越来越多,有专家表示,防止跳桥最好的方法,就是给所有桥面下方的区域安装防护网。另一个专家不太同意这个建议,他认为如果桥面下方有防护网,一方面是人们意识到自己跳下去不会死,就会更多人选择用这种威胁自己生命的方式威胁别人;另一方面真正想要寻死的人可能会去选择其他的地方自杀,这不利于管理。见他颐指气使的嘴脸,有人不满,反问他有什么高招妙招。专家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我建议给所有水域加盖金属盖,这样跳下去的人必死,而且还不会因为跳进河里需要捞人而动用更多的市政人员,如果自杀的结果是必死的话,那那些以死相逼只求一个结果的人,就不敢去死了。」听完,众人频频点头。

「怎么这盘香辣蟹只有腿没有身体啊!」

「你这就不懂了,这叫耳听八方耳听八方啊呀!」

「什么意思?」

「你有所不知吧,螃蟹的听觉器官在腿上的,螃蟹有八条腿,那不正好是耳听八方,听八方之事取八方之财,好寓意好寓意呀!」

「去你妈个逼的!」

《螃蟹的听觉器官在腿上吗?》有2条评论

  1. 接着,专家把螃蟹的腿都拆掉了,放在地上后继续试验——他们又弄出了声响,这下子螃蟹在实验室的中央岿然不动,丝毫没有恐惧和逃跑的意思

    矛盾,腿都拆掉了,怎么逃跑呢?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