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权」的内核是奖励还是惩罚?

△ 270|「失联权」的内核是奖励还是惩罚?

有记忆以来,我记得法国是最早开始强调白领应该拥有「失联权」的国家,直至今天,「失联权」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白领决定为自己争取的「权利」。当然,这里面也包括中国,我们也开始在讨论白领该不该在下班之后还要及时回复公司领导的微信。

搜索了一下相关新闻,能够被发稿成新闻的,当然都是那些「成功案例」,都是一些员工因为没有及时回复微信,被公司开除之后,反告公司获得加班赔偿的案例。但是这样的「成功案例」到底占比有多少,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

当然,今天不是来讨论中国到底有没有「失联权」的,正如题目所示,今天想要讨论的是,「失联权」到底是一种对内的「奖励」,还是一种对外的「惩罚」。

我过去有一段时间,经常希望能「失联」一段时间,不仅仅是因为工作带来的压力,还有不停搜寻周遭的负能量,并努力想要维系别人与自己的平衡,或是总是担心自己会惹到别人而反过来伤害到自己,这种情况带来的情绪失控和处理别人的情绪失控,会让我消耗过多的能量。所以每过一段时间,这种想要「失联」的想法就会非常明显和迫切。

琼·艾丁所著的《如何搞定一个难搞的人》里,提出了一种人格的划分,被称之为「豪猪型人格」。不过在95年的一个动画里,其实「豪猪型人格」就被提出过一次,在《EVA》里,对碇真嗣最佳的形容是「豪猪吉列姆」,及像豪猪一样的人格,浑身带刺,它既希望获取到来自别人的温暖,但又会因为浑身带刺而伤害别人,久而久之这种性格的人就会越害怕与人建立更深的联系,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一定会伤害别人——事实上,这种伤害别人的恐惧,其实完后继续推论,他们害怕的不是伤害别人,而是因为自己的行为导致别人反过来伤害自己。

所以,如果按照「豪猪吉列姆」人格来讲,当豪猪型人格打算藏匿起自己时,这确实是一种「失联权」,但这种「失联」你认为是豪猪型人格的躲藏还是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来修缮自己?

因为我是从这样的人格进化而来的,所以我比较有发言权,也是我对「失联权」的一种全新的理解——它是对别人的一种惩罚,而这种惩罚是为了预判自己可能受到的伤害而把对方当成了假想敌,会过分解读对方的一举一动,进而再来折磨自己。

今天的文章,本来是昨天每日写作的开场,结果写着写着就拆分成了两则内容。因为人们在行使「失联权」时,能想到最直接的方式方法,就是彻底和周围断绝联系——因此人们根本不可能想要在这段时间接到任何人的电话,甚至连任何人的文字内容都不想要看到。

但这就是矛盾的本身,当人们在享受「失联权」自我封闭的时候,又渴望能有一个人能理解自己,像是「豪猪吉列姆」一样,想相互取暖,但是又会彼此扎伤。所有宣泄通路其实才是「失联权」最为关键的东西——比如我,在以前想要消失的那段时间里,会大量地产出写作,把自己的情绪和烦躁都通过文字的方式发泄出来;而另一些人,则喜欢通过朋友圈、微博写小作文;更为直接的还有更换头像或是社交媒体签名。用一种细微不明显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变化,妄图用这种方式得到他人的理解和关心,其内核本身又是在违背「失联权」的——我把这样的「失联权」归纳为「博取关注式的失联」。

而文章最开始说到的白领为自己争取的「失联权」,事实上是更高阶的形式。我们可以把「博取关注式的失联」简单地理解为「逃避」,那么白领追求的「失联权」,是一种「被尊重」。文章最开始提到,我去Google了一下到底有多少「真实案例」是呈现白领下班没有积极回复企业高管的信息,而被开除的。虽然他们的结局都是善始善终,得到了仲裁机构认定为「加班」的赔偿,但是这些仅仅是被呈现出来的案例——也就是说,一个白领下班之后不及时回复企业高管的消息,确实是可能造成他们被开除的原因之一。

在昨天的每日写作里,我还有一个通过搜索自己的聊天记录观察到的现象,我很少跟同事私下聊天。一般来说,都是他们先主动找到我,我才会就这话题说下去。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是在公司群里处理事情。不过我跟老婆的灵感作息有点诡异,我们经常会在大半夜灵感爆发,构想出一个产品或方案,所以我们也会在群里留言,然后交接棒给第二天早上起来的同事。虽然习惯如此,但是还是难免会给人压力,所以我们也会在这样的灵感爆发里,特别给同事强调:我们先记录一下,明天你们起来了看了之后再提出你们的想法。

在这方面,我们还是给予了工作室其他小伙伴该有的尊重,根本因为我们自己就是定期会需要「获得尊重式的失联」,比如每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把自己从工作和逻辑里面摘出来休整一段时间。当然,在这段时间,我们也不希望自己会被同事用工作来进行打扰。

显然,这样的「获得尊重式的失联」是一种对内的奖励,但相对的,对于那些因为你选择失联而联系不上你的人来说,他们觉得这是一种「惩罚」,凭什么你有资格「失联」。

如果这篇文章会被丢入「他人即地狱」这个Tag,你应该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认为「失联权」是奖励还是惩罚的关键,是看谁站在怎样的位置上:

  • 如果我是一只豪猪,在感情关系中想要「失联」的原因,是想要博取特定人的关注,而这种「失联」的核心是想通过自己的消失而让我想要博取关注的人感到担心,从而用这种方式「惩罚」那些没有对我付出关注的人。
  • 如果我是一只豪猪,在职场关系中想要「失联」的原因,是想要逃避工作本身带来的压力,越是努力把自己表现得很「辛苦」的人,其实越是只能从「辛苦」的形象里找寻到自己的职业定位,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能做什么做得好不好。所以这种失联,还是一种「惩罚」,而惩罚对象是将自己的「无能」投射到那些嫉妒对象之上。
  • 如果我不是一只豪猪,在感情关系中想要「失联」的原因,我觉得大概率是不会的,反而是会主动给予对方空间感,身上没有尖刺的两个人,他们可以彼此取暖,也可以彼此躲在自己的空间里按照自己的节奏思考、创造。(当然,但凡其中一个人是一只豪猪,那这个关系就会回到第一种情况)
  • 如果我不是一只豪猪,在职场关系中想要「失联」的原因,是想要让自己获得尊重,我既然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计划,这是对工作本身的一种尊重。那么,那些工作以外的私人时间,是我的权利,也是应该得到工作层面给予的尊重,这是一种对内的「奖励」。(当然,但凡你在享受应得的「失联权」时,对方是一只豪猪,那你的行为在他们看来,就是对他们的「惩罚」,所以情况又回到了第二种,是他们将「无能」投射为对你的嫉妒)

《「失联权」的内核是奖励还是惩罚?》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