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社交网络绝对不可能存在的游戏广告


△ 266|简体中文社交网络绝对不可能存在的游戏广告

别杠,标题里说的「这种游戏」一定不存在于简体中文的社交网络,纵使它比现在微信朋友圈的那些傻逼广告更洗脑、更吸睛、更容易让人成瘾——因为它是「黑帮」经营游戏。

说实话,我每次都会被这种剧情傻逼但是充满反转趣味的广告所吸引。广告内容很简单,一开始一个只有Lv.5的「黑帮小弟」在黑帮里水生火热,被人处处挤兑暗算。随后,他会遇到一个被警察或是其他黑道追杀的「黑帮女王」,在Lv.5的「黑帮小弟」有两条路可选——一个是英雄救美,一个是见死不救。我相信没人能忍不住想要救这个巨乳女王,之后Lv.5的「黑帮小弟」在救人之后立刻升级成Lv.30的「黑帮干事」,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复仇之路,对过去那些欺负过自己的Lv.15的黑帮成员开始赶尽杀绝,让他们统统变成Lv.5,同时自己还可以不断升级、招贤纳士、坐享名利。在一次与另一个Lv.99的「黑帮老大」交火当中,故事里的男主选择为「黑帮女王」挡了一枪,虽然自己的等级又回到了Lv.5,但是他得到了美人归,不仅最终得到了「黑帮女王」的真爱,还通过自己的野心吞并了对方黑帮,最终成了人见人爱的Lv.99。

其实这一类的广告内核都是如此,一开始是个无名小卒,甚至还受到各种羞辱,但是通过他每一次在命运十字路口的抉择,而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奇迹,从而平步青云,终究成了那个「英雄」。给得起更多广告钱的游戏公司,还会在多出来的广告时长里,追加一个「英雄被误会」和剧情,让剧情发生反转,让他失去一切,跌入低谷,通过一次契机再一次重回人生的巅峰。是否觉得这样的剧情有点熟悉——以「小人物」视角,从无名小卒最终变成人生赢家的周星驰电影,很爱用这套人见人爱的逻辑。

在此前的文章有顺带说过一句本该「另起一行」的话题,即中国人总是爱做「武侠梦」武侠小说之所以会存在,就是因为它弥补了人们求而不得的那份期盼。从「小人物」进化成「人生赢家」,虽然这是个梦,但它春淫的程度会让人不愿意醒来,宁愿永远活在这种自我麻痹的美梦之中。而「黑帮老大」的美梦,虽然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但他背后的诱惑会更大,钱财、美色、权力、甚至是对别人生命的制裁与控制,所以这个游戏广告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我看到——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我手机里的各种软件都是关闭了「追踪」功能的,也就是说,部分软件的广告投放,是没办法通过对我的账户进行用户肖像描绘之后,进行精准广告投放的。在无法得知用户肖像情况下,我往往收到的广告都是这一类的消磨时间的傻逼游戏。而且其中「黑帮」这个概念占了绝大部分,不同游戏厂商的游戏,都喜欢用同一个套路和逻辑来投放广告。

也就是说,按照市场的反馈来讲,这一类的「黑帮」题材的广告,确实是因为最容易吸引到用户点击,并且产生对游戏的兴趣,甚至是沉迷其中,这些游戏开发商才会更愿意投放这种同质化内核的广告。

反过来,你会发现「侠客梦」似乎跟「黑帮梦」是两个极端。侠客以其品行、个人魅力、入世与出世的准则、信仰与坚守,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道德标杆,甚至还有一些人们所期盼的「功能性」,比如能让有钱人的钱救济自己的「劫富济贫」,或者是让世间所有的不公平得到伸张的「逞凶除恶」,甚至还有的「功能」会更偏向于一种个人主观,比如能否存在一种英雄,能够将所有在公众场合大哭大闹的孩子徒手撕碎等等。

既然讲到这里,就引用一下美国实用主义派哲学家悉尼·胡克对于「英雄之功能」的拆解。简单来说说,人们之所以会期盼「英雄」的出现,有以下几种原因:

其一,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英雄」是人们对「心理安全」的追求。当社会规则越稳定,人们越是能从健康的规则之中获取到需求满足,人们就越是会服从于规则,并且会主动承担起对规则维系的作用。相反,社会越不稳定,人们越是无法通过现有规则获得「公平正义」的利益分配,人们就会形成反抗和抱团。前者,他们会失去原本对原则的信仰,所以他们希望有一个可以改变这一切的「契机」出现;后者,乌合之众需要一个领袖来作为凝聚的存在,让乌合之众个体的力量得到集体化地放大与巩固。而前后两者具象化,就是一个实际存在的「英雄」;

其二,规则的破坏,就意味着「罪」的诞生,所以他们希望「英雄」同时能代替他们承担「罪孽」。本质上来说,道德绑架和「英雄主义」其实有一样的内核,道德绑架的关键在于「道德收益归自己,实际付出由别人承担」,「英雄主义」的关键也在于「英雄破坏规则后,带来的秩序重构之收益归自己,实际需要承担破坏规则的罪名归英雄」——所以,英雄需要被超能化、神秘化、甚至是神化。做好事的黑帮老大和深藏功名的侠客,事实上都是可以逃脱罪民的存在。

其三,既然规则已经被破坏了,那么重构的规则就必须要满足新的「既得利益者」。很显然,没有一个人的「英雄梦」仅仅是为了让英雄得到「英雄」的嘉奖,他必须要做出某件让大家尝到甜头的事情才可以。超人拯救从天而降的美女、蜘蛛侠拦下危机边缘的列车,英雄的目的是在破坏规则之后,建立一种「弱者转换为强者,甚至是惩罚强者」的新规则。

其四,「小英雄」是对个体缺陷的弥补与修缮。不仅仅是大英雄,为什么那些无名小卒成为人生赢家的故事依旧让人着迷。无非都是那些人生至暗的小喽啰,因为他们的某种「你有我也有」的能力,从而使他一步步成为英雄。这种梦,更真实,也更容易让人不愿醒来,因为人们可以在这种逆袭的美梦里,在睡前的半小时里不停幻想自己一步步成就时的模样。

当然,「英雄」也需要被带上人性枷锁。这种枷锁事实上是人们对自我的不信任,从而映射到英雄身上。人类明白,当自己拥有这样的能力时,他们将无法掌控自己的欲望。比如《The Boys》里的Homelander,我其实认为他才是最接近「英雄」的设定,自负、反社会、俄狄浦斯情结,他的不完美让他的「英雄」属性变成了一种失控的存在,但这恰恰就是人们推举出一个人作为英雄时必然会发生的惨剧。

结合以上,你会发现,好像这种「英雄」本身是不可能存在于社会当中的。正是因为不可能存在,「黑帮老大」的美梦,才会如此深刻地刺激着人性,就算它的广告设计得再Low,也一定会有人看进去,甚至被那些几千万的数值、巨乳美女、大快人心的复仇、英雄救美的高大形象所吸引并越来越深陷这个美梦之中。

当然了,不仅仅是因为「黑帮」这个概念不允许出现在简体中文的社交网络,而是因为这个时代的秩序已经达到了「我们需要一个英雄」的剧情标准,如果真的让我们的心中产生了那个对「侠客」的期盼,那「他们」就得真的担心了——我们是不是会投射到自己现实,去期待那个扬善除恶的英雄出现。

现在倒好,还不如让我们沉迷在「羊了个羊」的傻逼游戏里算球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