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换算系统

△ 265|人命换算系统

一场车祸,致使27人死亡,因为死亡原因是交通事故,所以他们的死亡,在自圆其说的游戏规则里就变得「不重要」了。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是把因为车祸死亡的27人,在都算成是新冠疫情以来非偶合死亡的情况下,需要412万人的基础数据。它是怎么被算出来的呢?

1、这次贵州疫情的毒株明确是奥密克戎毒株,与今年春天的上海一致,我们不妨以上海的数据作为参考。

2、上海累计感染约61万人次,死亡病例588人,于是死亡率约万分之9.6。

3、588个死亡病例里,平均年龄是82岁,而且都有基础疾病。

4、管老师在此完全可以论证,上海这588个死亡病例,几乎都是偶合死亡,也就是说,这些人中绝大部分不感染新冠也得死。这个非常好理解,因为本身一个人有严重的基础疾病,那么他别说五年生存率,能活过三个月的生存率都没有多高,上海这波疫情持续两个月,这些人随时偶合死亡一点都不奇怪。

5、那么我们看,这588人有多少,是年轻、没有基础性疾病的呢?找了半天,参考上医的一篇论文《Estimation of disease burden and clinical severity of COVID-19 caused by Omicron BA.2 in Shanghai, February-June 2022》,588人中的60岁以下人员4人。

6、也就是说,61万的感染,能让4人非偶合死亡,死亡率仅有百万分之6.6%。

7、那么今天这27人,可以说都是非偶合死亡的,为了造成27人的非偶合死亡,需要感染多少人呢?经计算,需要感染412万人,也就是贵州总常住人口的10.7%。

——节选至《贵州大巴侧翻,相当于多少人感染新冠?》|管球师

当然,这样的「人命换算」是一种近乎荒诞主义的手法,我相信能看懂其中玄妙的,其实也都能「清醒」地看到造成这场「交通事故」背后的根本原因。

不过很可惜,大部分的人都宁愿把自己蒙在鼓里,也不肯面对真实。甚至这套有趣的「人命换算系统」其实早就深刻在了大部分中国人心里。

不久之前看过一篇分析中美校园凶杀案的文章,内容以「美国的校园惨案几乎都是枪支造成」,从而立意「中国的校园非常安全」。有人在文章下质问文章作者,用枪击案作为标准,中国的校园样本为0,这根本没有比较的意义。结果这群人提出质疑的人,被文章作者一顿臭骂,骂的内容大家应该也都能猜到:你这个崇洋媚外的狗汉奸。

说实话,我其实挺想研究中外校园霸凌致死数据——但我相信,我是没办法在「保证自身人身安全」的情况下拿到中国校园的霸凌致死数据的,就算有,我们还得考虑关键时候的监控视频是不是会「刚好」坏掉。

显然,就算按照校园霸凌致死这个样本来进行研究,我相信中国还是可以赢麻的,因为能够找到的样本已经是被「优化」过的,所以这项研究,本身并没有太大的社会意义。更何况,这个通过研究中美校园枪击案,得出「中国校园更安全,但无视实际的校园霸凌致死」的结论,更不具有社会意义——倒是挺符合现实主义讽刺主义文学的风格。

2020年,中国大陆道路死亡的人数约61703人,将27人的样本丢入其中,微乎其微;如果把这27个,换算到中国大陆5226的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里(注意,这是官方认定是因新冠病毒造成死亡的,而不包含次生死亡数据),那这27人的离世,就显得那么的举足轻重了——这或许就是现实意义上的轻如鸿毛或重如泰山。所以到最后,也没有人把这27人的生命,给划入到该被划入的区间之中,他们只不过是一个数字,甚至连历史都不允许记住他们。

这就是「人命换算系统」的本质,把他们的生命丢进不同的样本和基准之中,得出的结论甚至可以截然相反。明白人都能看出这里面的问题所在,但谎话说一千遍,再让一千个人重复,那这个谎话必定会变成真话,以至于人们都学会了这样的人命换算。

我在学生时代,因为还算有点文笔,所以有幸做过会议书记员,去参加学校教职工员工的内部会议。那场会议一开始都是废话,直到最后一个议题,使我眼前一亮。校方领导在总结截至本学期以前5年的校园「死亡」数据,我所在的学校共发生了3起学生死亡的事件,2起自杀,1起意外事故。这个数值到底算不算是「严重」,我其实并不清楚,我如实地记录下这个数值,听着校领导继续讲话。

他继续解释道,这3起事故,都及时报案,并且得到了警方的裁定,跟学校的管理本身没有责任,但还是让这三个失去孩子的家庭跟学校发生了纠纷。所以未来一个学年,学校要加强教师对学生的心理干预,防范和杜绝学生因心理造成的人身伤害问题。

当然,这个数值在我心中仍然没有「概念」。他又继续道:但是我们学校对学生人身伤亡的干预做得很到位,在我们学校周边的另一所中学,仅仅是去年就发生了4起学生人身伤亡的事件,比我校过去5年的总和还要多。

说到这里,我也猜到他的立意了:我校在管理学生人身安全方面,还是很有效果的,希望各位教职员工保持,并做到更好。

这个「人命换算」的账不得不说,做得很拙劣,但至少校领导自己把自己说得感动了,从死亡的数量对比,特别是我校用了5年的时间才死了3个,而隔壁学校仅仅用了1年就超过了我们5年的成就,从这一点来说,很显然,那3个因何而死的同学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他们代表的「数值」,在这样的对比和「换算」之中,已经完全失去了它们本身代表的赋值。

再后来,别的学校谁因为什么原因死了,我校知道得清清楚楚,都可以引以为戒;而我校那3个死去的同学,至今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以及他们是谁。

多年以后,我们会忘记那27个人,但是他们还徘徊在那段漆黑的路段,成为地缚灵的他们,会不停询问路过这里每一个被教化了正确集体记忆的我们——疫情结束了吗,我们能回去了吗……

《人命换算系统》有5条评论

  1. 统计学上有平均数和中位数的区别,不过在我天朝,不怎么喜欢用中位数。因为在平均数模式下,我天朝的许多事情,都会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比如我和王万达一平均,便能够轻松实现一次赚钱0.5个亿的目标,从而宏大叙事,星辰大海^_^
    这27个人的意义也同理,在某些领导强力定调为纯粹的交通事故之后,统计学和宣传口就得从浩如烟海的理论中找出最能够证明领导定调结论的理论,于是,这27个人的经历,只能是最简单、最普通、最需要被遗忘的“交通事故”,而围观的其他人,则需要迅速撤离,然后自觉健忘。

    回复
    • 最近不是把这几年的经济发展水平翻出来了么,做了个平均数,然后统计了老早之前的数据,用来平均疫情以来的这两年的颓势,也不知道是说他们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还是傻子学聪明人讲话还真以为自己变聪明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