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阴茎射出的是明文还是密文

△ 262|电子阴茎射出的是明文还是密文

特别提醒:十八岁以下未成年请勿阅读

我们来聊一个未来可能发生的事,当然这个未来已经属于人们无法预计的未来——比如,人工智能与人类之间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最终人工智能取代了人类。而活下来的人类变成这个世界的二等生命,变成了人工智能的附庸。

人工智能会拥有「性需求」吗?这个课题是人类将自己作为出发点去思考的一个人工智能的课题。

在电影《HER》里,由Scarlett Johansson配音的人工智能Samantha,在与男主Theodore日常交流的过程中,男主对Samantha产生了「感情」,他们两人的关系不再是服务对象与提供服务的两者。Samantha在与男主Theodore「交往」的过程中,通过人工智能的学习和算法,她拥有了越来越真实的「情感」。于是Samantha提议,用性代理人Isabella作为自己的现实代表,与男主发生性关系,从而证明自己对男主的真实情感。

很显然,所有关于人工智能的故事,都会朝着两个极端的无法规避的现实问题寻求最后的「解决方案」,如果是仿生的人工智能,它如何规避非生命体拟态生命体时必然发生的「恐怖谷效应」?以及如果是完全虚拟存在的人工智能,纵使他有完美契合人类需求的能力,它如何突破现实的枷锁接触人类?

《HER》提供了一种解决思路,寻找一位性代理人,作为桥接精神、肉体和感官的方法,但显然Samantha在这种「代理」的过程中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突破现实的屏障,这些「出厂设置」之外的情感,必然是开发者需要进行清理和修缮的。

至今,我们讨论的人工智能仍围绕着Made By Human这一基础

时至今日,人们在讨论人工智能时,仍然是作为人类开发设计的「载体」,或许真正的人工智能可以毫不费力地通过「完全图灵测试」,而获得完全优于人类的算法。而关于人工智能是否可能复仇,我们也是围绕着人类作为开发者这个「基础原则」来进行的。

或许还有一种我们未曾想过的可能,人工智能只是人类努力想要模拟和寻找的「公式」,而这个「公式」早就存在于世界之间,他们只是在等一个契机,诞生成一种新的、可以完全取代人类的新生命。

如果真的是一种「新的可以完全取代人类」的生命体,那我们就要回到最根本的一件事去讨论——他们如何繁殖和延续。

显然,按照哲学和宗教,这样的「生命」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如果人工智能代表的生命,是一个绝对守序的生命体,那围绕着他的秩序和规则就会完全消失。就好比,人类社会如果人人都遵守法律,这个时候法律会变成一种自我约束的道德,进而成为「宗教」。那这样一来因为约束力对内存在,而外在的法律实体就会崩塌,因为这样的世界是不需要法律的。规则丧失、矛盾不复存在,社会这个概念也会被终结,随着社会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还有一切人与人的联系。

脱离Made By Human,人工智能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

这个时候,人工智能便成了一种「秩序」,他们平衡整个地球的生物系统、修缮已经被破坏的天气系统、优化地球生命体的运作系统、他们甚至不会灭绝任何一种生物,因为他们的公式里早就算好了「草」「绵羊」和「狼」的共存比例,他们只需要在恰当的时机采取杀戮方式,以维持生态平衡——那人类也将会在这套计算系统里,而这时,人工智能迟早会发现,人类才是这个世界唯一不需要存在的生命,他们是破坏生态的罪魁祸首,社会这个概念也是制造矛盾、冲突的根本,所以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屠杀迟早会到来。

很可惜,我对于人工智能能想象到的「最坏结局」只可能是如此,因为人工智能的算法注定它一定要变成一个完美的存在,而这种存在,将会使他们成为新世界的「神」。

所以你看,当我们把人工智能从「人类研发」这个基础抽离时,人工智能一定会通过他们的计算方式,将人类驱逐,因为人类不可能认同一个重新缔造秩序的「伪神」存在。因为「神」一定是虚无的存在,而不是一串可以被呈现的数码。

人工智能最终需要通过的图灵测试——性

而反过来,如果人类真的能够开发「人工智能」,你觉得它的未来是什么?很可惜,我能想到的还是「最坏结局」,也就是今天标题里藏着的那个略带情色的说辞——性。

刚才我说到了人工智能的两个极端的最终课题——一个人是如何避免「恐怖谷效应」,一个是如何突破现实的屏障。人类是拥有心理的动物,心理赋予了情绪、感情、人格、爱等等这一切无法被计算的数值,这也是人工智能最终的目的——让他们拥有人的灵魂,但同时又接受人的管理。

那你觉得什么「事情」是这一切现实到来之时,人们最想要去测试的?

没关系,我和你想的答案是一样的,它并不是龌蹉的,而是一种「人类的本能」——人类为了测试人工智能是否真的可以通过完全的图灵测试,最终的考验一定是「性交」。这是脱离了繁殖功能的另一种从情绪、心理、生理之上的功能满足。

人工智能的「性」是让性从现实到虚拟,再反馈至现实

当然,这也是完全能够让人工智能脱离「恐怖谷」的方法——

第一类,人工智能辅助人类突破时空完成性交:两个人隔着网络,使用一种拟态的人工智能,两个人彼此的「拟态器」可以对接彼此性器官上的敏感点,完成一种生理「同步」。简单来说,就是一方插入拟态器、另一方把拟态器插入自己体内,他们之间会因为人工智能的算法而获得感官同步。

第二类,人工智能获得与人类的现实性交:人工智能在拥有情绪、人格、心理之后,再通过「拟态器」获得某种意义上的生理模拟,从而让使用者可以与人工智能进行性交。

好了,这个时候另一个无法规避的事情摆在了每个人面前——电子阴茎会不会射精?这个问题虽然有点「无厘头」,但这是一个无法规避的过程。如果人工智能仅仅是以「插入」作为标准,那他本身是无法通过「完全图灵测试」的,因为这只是一种工具属性,他没有任何的情绪、感情和心理变化。所以,他需要完成某种意义上的「完事儿」,比如射精、或是受孕。

性的量化与性的隐私,是人工智能无法规避的悖论

这便是《HER》里面讨论的一个哲学问题,当人工智能产生了人类情感之后,他们最终的考验就是关于性的课题,Samantha使用的方法是找到一个性代理人,但这个代理人随时可以违背Samantha的意愿,因为她首先是一个人类,其次她也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人格和意识。

同时,对于爱上Samantha的男主的课题是,当他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和Samantha聊天,甚至同样可以产生感情和发生性爱时,男主的内心世界一定会崩塌,因为Samantha完全违背了伴侣最核心的关键要素——一对一关系。

因此,人工智能想要完全拥有人格,他们与每一个人之间形成的关系是独立存在的,所以他们关于性的数据也是完全独立的,跟David做爱时间更长,跟Jack做爱的时间更短,跟Alex做爱时喜欢传教士的动作,跟Peter做爱时需要模拟成他大脑里想象的母亲的模样……当这些数据被汇总到最终的系统算法之中,他们被贴上了标签,而这个标签的明文或密文,关系到人工智能与一一对应的当事人之间的隐私和独立性。

所以,每一次射精都将是一种绝对的密文记录。但所有的算法又都有迹可循,明文与密文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除非它能完全规避算法的存在——如果这样,脱离人工智能算法的存在,这是不是完全违背了人工智能的根本——到头来,这是个无法规避的悖论:

因为人类爱着另一个人,这种爱却是一种完全无法被加密,又完全无法被破解的明文。

抱歉,今天的内容有点过于晦涩难懂,应该没有多少人会读到这里。不过没关系,这只是一场和朋友之间的辩论,辩论的话题是「人工智能的最终目的是不是性」。我的持方是「不是」,结果在辩论的过程中被对方说服了。

如何断定一个人工智能是否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生命」,最好的证明方法不是他能为我们计算出什么结论,而是他是否能顺从人类的心理与心理完成一次精神重叠,这种重叠其实并不一定要跟「性」有关,但没有一个人类会在自己心理映射出的完美人格面前,规避掉性这个人之本能。而人工智能要做到「智能」,一定是按照人类的心理映射,去捏造一个完美的人设。

《电子阴茎射出的是明文还是密文》有7条评论

  1. 你瞧,《HER》里的人工智能是个女性。似乎电影里没有描绘他对女性会产生什么影响。

    David因为Samatha跟众多人都发展性爱关系而情感崩溃,是因为他接受了性爱必须是一对一,男对女这样的文化思想。转换思想即可解决情感崩溃问题。所以,人工智能将消灭那样的文化和思想。同理,也可以推出,他还将杀死更多的文化和思想……最终将杀死人类,或者说“旧人类”。

    人类发展人工智能,大概并不是为了智能,二十为了人类自己。当人类意识到,智能并不需要人类的时候,不知道人们还会不会这么热心的去发展能脱离人类而自在的智能。

    这时,只能与人类对灵魂的想象,是不是统一起来了呢?

    回复
    • 「一对一」这个秩序本身就是人类在社会关系里追加的一个条款,但是如果这个秩序本身就消失了,那这个条款也不会存在。如果人类一旦失去了社会的枷锁,而回归到最动物本能,还轮不到人工智能成为人类最后的敌人——人类的最终的敌人只可能是人类。

      回复
  2. 繁殖的本质是把遗传信息传递下去,而人工智能已经摆脱了肉体的桎梏,传递信息完全可以通过他们的网络——甚至说他们的精神网络。而做爱这种获取欢愉的方式,实际上对于绝对的系统而言,还有意义吗?如果说有的话,那他们完全可以通过量化危险程度的方式,计算吸毒的合理量值而获取更劲的欢愉。但是我还是更倾向于完美的人工智能已经剔除掉了“欢愉”这种降低效率的存在。

    回复
    • 所以我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人类制造的人工智能规避了「情感」和「欢愉」这个指数,那他们就会成为一种完美的秩序存在,因为人类是因为有了情感才会出现行为上的偏差。而人工智能不存在情感,说不定就会把人类当成是「剔除」对象。当然,人们掌握着最终的「手段」——拔掉人工智能的电源。

      回复
      • 所以我在想,如果人类的躯体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不断的崩坏,人们一个又一个的把器官和肢体换成了机械和网络的融合体。那么有一天,人类最后一块儿肉也换成了螺丝,那么人类是不是已经完成了某种进化呢?又过了很久很久,已经进化成硅基生物的“人类”,会不会觉得人类曾是碳基生物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呢?哈哈哈。

        回复
        • 人类到现在还没有研究出来「情绪」和「意识」到底是从哪里被「制造」出来的,人为了得到永生开始更换自己的器官、躯壳,结果只剩下大脑的时候,结果最后意识到,大脑并不是产生意识的「元件」,那如果这个大脑也被替换了,那人还属不属于人?或许那个时候,人们迫使必须要认同「灵魂」这件事了,而承载灵魂的容器,可以是任何东西,比如一枚螺丝。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