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光性

△ 261|趋光性

昆虫按照光照的角度飞行,以自然光作为生物本能,按照一定的光线夹角飞行,以此定位。但当遇到光源更近的光点,其光束为放射状,如果昆虫仍然按照这个生物本能的趋光夹角飞行的时候,就会绕着这个光源形成螺旋飞行的情况,最终昆虫会一头栽进灯泡甚至是火源之中——这便是飞蛾扑火的原因。这种趋光性并不是生物界的bug存在,就算没有人类制造的火焰,一场森林大火,也可能是一场昆虫求欢仪式的高潮与毁灭。不过人类的介入,为这种趋光性制造了不小的bug,比如人类利用电制造了光与暗,致使昆虫走上了另一种歧途。

看过有人对昆虫的趋光性提出过一个疑问,为什么昆虫没有进化出能够规避趋光性bug的能力,比如分辨平行光源和放射光源。我对这个疑问有一个非生物学家的回答:大概是人类太把自己的文明当回事了,所以还认为人类的文明可以改变某种生物几千年甚至几百万年的进化规则。

就跟一些人一次次被对方所欺骗,到最后还是会因为对方的花言巧语给欺骗到,一次又一次摔坑后也不见得人聪明半点,与其同情飞蛾扑火,不如想想为什么人到最后也跟昆虫一样拥有着「趋光性」。

我记得很早以前就听过一个关于感情的理论——即人们总是容易被「坏」人吸引,感情世界越是丰富,就越是容易让人沉迷。不安分于「细水流长」的人,最终都会像飞蛾扑火的趋光性一样,扑向那些危险的火焰。不过我一直深信,无论哪一种选择,都只是当事人为自己人生做出的主宰,无论旁人再怎么评价和不舍,都不会知道沉沦在趋光性游戏之中的当事人,通过这样的感情世界得到了怎样的收获。

正是因为这种「信息差」,人们才会去关注着那些飞蛾扑火的瞬间。

我「经手」过许多奇怪的感情,当然不是自己去经历的,而是作为一个「救援者」参与到了别人的感情之中。比如,得知自己喜欢的男生和老师之间存在某种暧昧而崩溃的同学想要鱼死网破、高中生和比自己大10岁的成年人准备一场私奔、一方因为回去的日程延期而让对方遇到了自己的真爱、替主管策划一场精心的骗局以隐瞒他的出轨行为……「救援」的工作很简单,促成计划、或是暂缓矛盾的发生、或是站在局外人的身份去打醒那些到最后都没办法叫醒的人。

前两天因为看到一个人的朋友圈,从细节里看出了她出轨的迹象,所以写下了《第六感是不是抓包出轨的最佳途径?》

只是,我根本没打算参与到这件事里,就算发朋友圈的人和被她出轨的人,曾经都是我的同学,不过这种蒙在鼓里的游戏,就算你真的敲破了鼓,也不见得那个人会从中钻出看清真实的世界。

讲个故事,我姑妄说之,你们就姑妄听之。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坏男人」,如果按照飞蛾扑火的剧情设定,他一定是那个「火」,所以他的身边总是不缺乏女人。我认识他的那会,他一直都保持一种玩世不恭的模样,虽然没有确定的关系,但身边的女人一直都在换。他经常跟我开玩笑,如果自己35岁还没有确定下来,就会考虑出家的事情,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适合谈恋爱。我很好奇地反问过他,他经常换身边的女人,这恰恰证明他不是不适合谈恋爱,而是自己选择了一种不需要通过谈恋爱负责的方法罢了。

30岁那年,他好像结婚了。不过因为联系越来越少的关系,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跟怎样的人结婚,因为什么结婚——毕竟他是我非常好的「样本」,我一直想等到他决定要「出家」的那一刻,去询问他出家的理由到底是因为「找不到」而是自己觉得「是时候了」。

果不其然,结婚第一年,他就开始出轨。他活在两个世界里,我所关注的那个微信号,是一个原原本本的他,依旧是过着过去那种不需要负责的日子;另一个微信号,应该就是他用来营造自己已经结婚的身份。

有一天,他发了一个朋友圈,像是要做父亲了,他决定和那个「身份」告别,所以在朋友圈发布了一篇关于告别的朋友圈。接着他真的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当然,我对他还是非常有信心,因为他的那次「告别」仍然没有搞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找到了」或者是不是「时候到了」。

插个有趣的题外话,在学生时代喜欢上他的那两个女生,后来从朋友圈能看出来他们的结婚对象,其实能看出这个男人原本的轮廓。不知道这是一种「诅咒」还是一种必然的「循环」,就像是飞蛾被光束欺骗,而形成了一个「逐坏」的夹角,最终只能朝着那个光源而去。

最近,那个许久没有出现过的「身份」又开始发起了朋友圈,和以前一样,他仍然过着另一种「身份」的生活——刚才忘记说了,他的朋友圈不会直接发布和「女人」有关的话题,但他朋友圈的内容,都是容易让「女人」想要与之产生话题的内容。

好巧不巧,我那天给我的「样本」点了个赞。于是他意识到我好像还存在于他的人生里,便和我聊了起来——当然,这本身就是我的目的。我并没有问起他的近况,所以等到他自己的倾述,他觉得自己「是时候了」,好像离那个结局越来越近,他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接受婚姻契约的束缚,但也无法从虚伪的情欲关系里找到一个真正懂自己的人。

其实,这是很多「火」会遭遇的问题,他们越是努力地发光发热,引来的只可能是趋光性的飞蛾。

他:哎,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你觉得你是飞蛾扑火的火吗?
他:你的意思是说,是我故意在吸引别人吗?我觉得是。
我:不,我是说,你觉得自己只有在燃烧着吸引别人的时候,你才会存在。
他:怎么说?
我:你上次不是消失了一段时间吗?你为什么现在又出现了?
他:我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所以你想要继续燃烧着,至少能让人看见你发出的光。
他:呵呵,对,是这种感觉。所以我是不是要到熄灭的时候了,我觉得我真的快要出家了。
我:你觉得你在燃烧的时候,周围是什么?
他:飞蛾?或者其他可以被火吸引过来的。
我:不,是一个万花筒的内部,你想要看到的只是自己燃烧的火,在万花筒里构成的图形。
他:……

「你只不过是在趋自己的光,而那个光被你扭曲成了自己。」

《趋光性》有3条评论

  1. 人类觉得自己使地球变暖了,那么认为能影响进化也毫不奇怪。自大惯了。

    关于那个故事,认知不变,行为不变。

    回复
    • 试着研究过很多飞蛾扑火的「火」,他们并不是享受吸引别人的过程,而是享受自己的火光在被人生命中不同的形态和模样。一旦他们失去了观众,火焰就会熄灭,或者他们遇到了一个不需要他们再点燃自己证明自己存在的人出现,否则他们总有一天会被烧尽。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