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感是不是抓包出轨的最佳途径?

△ 259|第六感是不是抓包出轨的最佳途径?

首先,今天这篇文章的灵感,得感谢一个朋友圈的朋友为我提供——因为我发现她的朋友圈里其实有出轨的「细节」,只是她的丈夫没有发现,但毕竟这不是我应该去干涉的事情,所以装糊涂也是件好事。

我大学写过一篇很无聊的随堂论文,研究内容以「第六感」为题,也就是学名「超感官知觉」(ESP)的俗称。这是一种被公认存在于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之外的第六种超感官。不过那个论文研究的不是第六感到底是如何产生并运作的,而是来讨论它到底是不是抓包出轨的最佳途径。

由于是随堂论文,我仅仅只是把那篇「研究」起了个头,并没有打算深入研究下去——因为一旦涉及到感情相关的「方法论」,其实都是无效的,因为它们并不是测试题,就算当事人答对了所有的测试题,他仍然具有出轨的风险。这不是几道题、某种感官上的预判、或是一场预言的噩梦惊醒可以去阻止和改变的。

「第六感」的确太玄妙了,因为它没有一个可以被书面化的规范,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说自己有第六感,至于它的准确与否,这就是爱德华·墨菲这个家伙搞出来的事了,在他提出「墨菲定律」之前,人类的世界不会有「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会发生什么」的情况。

在抓包出轨的剧情里,第六感往往起到了重要作用。有一种说法是,女性在抓包对方出轨时的智商是∞。比如,他们会因为男朋友的手机在输入法输入「ting」时,出现在第一顺位的字是「婷」,而推测出自己的男朋友又开始联系那个名字里带有「婷」字的前女友。当她在追问下,果不其然,她的男朋友不得不承认了。

在五百日写作的内容里,有好几篇都提到了同一种内核的故事,比如在《扫雷游戏》《关于恋爱中反道德绑架指南 I》里都提到了同一种「抓包」,女方从男方的手机里看到了他和别的异性暧昧聊天的内容。「她是谁」「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你们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这三个问题只要问出来,那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差不多要走到终点了。但最初他们的这些「证据」又都是怎么被发现的?我询问过身边好几个有代表性的案例,她们因为什么契机想要去查对方的手机。结果得到的答案都是「感觉」: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总觉得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或者是我做了一个他出轨的梦,所以我总觉得心里有事;或者是我有天突然觉得头很痛脑子里闪过了她前男友的模样……

你看吧,如果第六感都他妈是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那这个东西还怎么研究?这些案例都是超脱了现实,变成了一种「感觉」的存在,而这个「感觉」并不是第六感这么简单,我倒觉得跟「修行」有关的程度还更大一点。

所以,我进一步追问他们,难道没有什么「具象化」的情形吗?所以我又帮他们提出了一些我能想象到的具象化的场景,让他们一一对比,是否是他们产生某种第六感的现实原因。

  • 手机有消息提醒或是电话打入时,不是第一时间看手机,而是小心地看对方一眼
  • 越来越频繁地把手机随身携带,甚至是洗澡的时候也会带着手机
  • 开始反常地打电话主动关心你的生活,特别需要了解「你接下来要去做什么」,打电话的原因往往是「我一会会忙可能不能及时回你消息,所以给你打个电话」;
  • 接着上一条:如果你真的在他「忙」的时候打了电话,有超过八成的概率会是在比如洗手间的空旷的房间接听你的电话,说「我在忙」然后再打就不会接电话了,第二天回复你的一定是「昨晚我太累了睡着了」
  • 以前吃饭的时候会用手机看短视频下饭的突然开始吃饭不用手机了;或以前吃饭不喜欢用手机的突然开始在吃饭时面带微笑地刷起了手机;

我问了8个因为查看对方手机而知道对方出轨的「样本」,有7个人回复我「卧槽」,还有1个回复我「操你妈你好懂啊」。

这五道题其实很巧妙,都是在没有决定要翻对方手机的情况下出现的某种「苗头」,而这个「苗头」就是引出某种第六感的引线,因为事态的「不寻常」让他们也有了「不寻常」的感知,随后就发生了抓包的剧情。而那个所谓的「不好的感觉」,其实本身是可以具象化的,只是情况有太多,而且各不相同,确实没办法找到一个「标准」,按照程序的方式,以一个行为推断出某种肯定的结论。

反之,如果真的有人总结出了所有的「苗头」供人们发挥他们的「第六感」,一方面第六感会失效不说,另一方面,这些被公布的「苗头」恰恰就成了一种可以被破解的「漏洞」。人们可以反过来利用这些漏洞,他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做贼心虚,所以他把手机放在你可以碰到的地方,因为里面的东西早就被他删除得一干二净。

我为什么会懂?一定会有人站出来说我本来就是这样的渣男,所以里面的游戏规则我都是玩透彻了的。这一点我没办法否认,因为我证明不了自己是或者不是。我在《非第一人称悲剧故事体验》里提到过,我从小就是一个男女通吃老少咸宜的倾听者,所以这么多年听到的那些狗屁倒灶的感情故事,我都足够整理成一本「人们看完就不想恋爱结婚」的故事会。

大概是善于总结,所以我能从这些狗屁倒灶的故事会里,总结出上面那些「共性」,结果没想到这些共性还真的打中了许多误以为是用「第六感」抓包出轨的人。当他们被我拆分案例,让他们意识到这些所谓的「感觉」不过是某种「苗头」和人类关于生育威胁的本能所产生的一种「应急反应」,他们多少有些失望。以为自己真的获得了某种「第六感」,可以让他们认清人渣的模样——只是我没好意思说下去,如果他们真有这种能力,就不会下一个遇到的还是同一个剧情里的人渣,上演的还是一模一样的苦情戏。

虽然这个例子不是很合适,但我觉得这是我能找到最适合用来最后结论立意的真实案例:出具的亲子鉴定报告结果为「非亲生」占比,全国平均值为78.59%。

感情的忠诚游戏,获胜并不是靠「第六感」,因为有人动念的那一刻就输了——更何况,感情的事,真的会有输赢的结局吗?

《第六感是不是抓包出轨的最佳途径?》有8条评论

  1. 成年人的手机中有太多的秘密,自从有了 Face ID,我的手机就安全了很多。在 Touch ID 时代,我前妻曾经趁我睡着了用我的手指解锁我的手机,害得我打那以后睡眠都成了问题。

    回复
  2. 大多数人心一虚,行为上就表现出来了,无论多小。要想掩盖,只能是不出轨时也心虚,随时心虚,随时偷偷摸摸。就如同,测谎仪唯一测不准的的,就是随时每一句都在撒谎的人。

    不过,那样总是心虚好像自己干了坏事儿的人,大概也不会有恋爱对象的吧?

    回复
    • 说不定哦,那些贼眉鼠眼的人,说不定反而会吸引到更多人,因为它们的不确定性让人有一种不可控的神秘感。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