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标点符号竟然贬值了!

△ 257|震惊!标点符号竟然贬值了!

前两天和朋友聊到一个蛮有趣的「概念」——「标点符号贬值」

简单来说,就是如今很多自媒体为了吸引用户流量、通过标题党吸睛用户提高点击率,很爱在标题里使用大量的「!」符号,比如:《震惊!家里有这三种东西很危险!》大量使用感叹号,确实能提高标题里某种惊讶、震惊、惊喜、重要性的程度。但放眼看去,如今大多数的自媒体都已经约定俗成,认为标题中带有感叹号,是一种趋势,也是一种用户「阅读习惯」。

就在刚刚!我打开了自己的微信,看了看微信公众号这几天由不同平台推送的图文,竟然有这么多标题都用了感叹号!

一般来说,政务信息的发布平台真的很爱用感叹号。仿佛没有感叹号,就无法吸引用户点击查看他们明知道是一大堆废话的政务信息;其次,是一些营销性质非常明显的图文,也很爱用感叹号,他们喜欢在标题部分就把气氛先煽动起来,诱使用户点进图文,以提高软广图文的点击率。除此之外,那些没有感叹号、问号的图文标题,虽然少了些「气势」,但内容本身并没有因为标题不够吸睛而大大失色。

这即是一种「标点符号贬值」。感叹号原本用于句尾,以表示惊讶、感叹或号叹;强烈的祈使句、强烈的反问句也可以在句尾使用感叹号,以体现比一般祈使句、反问句更富有的情绪色彩。

我在现实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绪的人,所以在写作时,可以让我有机会释放隐藏的人格。但我也很少会大篇幅地使用感叹号。一个原因是按照传统文学的「约定俗成」,过分使用感叹号是一种禁忌。因为它过分地释放文字展示的某种情感,在一些国家感叹号的过分使用甚至被视为「创作恶劣」;另一方面,我的内核毕竟还是一个男性,根据研究表明,事实上女性因为情绪更为丰富,比起男性在写作当中更喜欢使用感叹号。(无意挑战女权)

为此,我找了一个非常好的样本来研究自己的「感叹号通胀情况」。以我上一次完成的五百日写作为例,共计1,500篇文章、1,537,378个字,以常用的逗号、句号、省略号、问号以及感叹号作为样本,统计如下表:

符号计数符号占比排除“逗号”的文末符号占比
逗号77,06077%
句号17,39717%79%
省略号9570.9%4%
问号2,4562.4%11.1%
感叹号1,1541.1%5%
统计求和99,024排除逗号:21,964

当然,上一次五百日写作大部分内容都是信马由缰以意识流为主,明显看得出我在使用逗号方面,非常不规范。排除这个异常数值,我在对使用感叹号还是非常克制的。对我而言,但凡必须要用到感叹号的句式,其内容本身一定是带有某种强烈的情绪。所以一旦要用上感叹号作为结尾,就必然会是某种情绪的饱和和溢出。对于我个人而言,如果我在写作中滥用感叹号,带来的结果必然是某些文字所要传递的情绪会因此「贬值」的情况。

举个例子,在送丈夫远行的在月台上,从妻子嘴里说出的「我爱你。」、「我爱你……」和「我爱你!」是三种完全不同的情绪,甚至会因为这三个符号的使用不同,而推展出三种完全不同的故事。

「我爱你。」看上去没有情绪,但可能已经饱含了妻子对丈夫的感情,虽然只是一次普通的分别,不过这句话已经可以交代两个人的关系了。然而,这句话也可以不饱含任何的情绪,它是一句客套的告白,她其实已经知道丈夫所谓的出差,只不过是去他在异地的另一个家庭,仿佛是见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她的那句「我爱你」没有任何的实意,不过是她在当下唯一能想到的台词,妄想它是一句魔咒,能让他就此停下背叛的脚步,回到那个她已经不再奢求的曾经——直到男人头也不回地上车,她才意识到那确实是一句魔咒,但惩罚的是她自己。

「我爱你……」或许是在丈夫转身离开之后,妻子对着空气说的,这个时候空气里已经能闻到隐约的硝烟味。她的那句我爱你声音太小了,甚至十万英尺以外一枚刚落在战场上的炮弹爆炸的声音,都可以盖过这个女人的喃喃自语。丈夫答应她,这场保家卫国的战争结束,他一定第一时间回到她身边。所以,她本想用一句「我爱你」作为对这个约定的签署方式,她现在后悔了,那句「我爱你」根本就没来得及被签署在这个根本不可能履行的契约之上。不知为何——是她自己说服了自己,她意识到丈夫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他就违约了。

「我爱你!」是妻子朝着丈夫离开的背影大声喊出的最后一句话,因为这句话,丈夫停下来他的脚步,整个世界也因为这句话而静止。但丈夫并没有回头,他伸出右手,有点不知所措。他先是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但自己又驳回了这个动作,改为捏拳后,又马上驳回这个动作。那只手好像不被他控制一样,在空中胡乱地切换着手势,最后他挥了两下——示意那是最后的永别。随后他便上了那辆空荡荡的列车。丈夫信守了那个奇怪的承诺:不允许回头、不允许出声、不允许留在这里。只有完成了这三个承诺,他才能顺利地进入死亡的轮回,否则他们两人无法在下一辈子再次相遇。

当然,这是我根据这三种符号,在脑海里上演的三种剧情,符号赋予了文字拥有感情,而感情又推进了剧情的发展。如果按照「程序设定」,是因为此时此刻上演的剧情需要何种情感,所以才需要考量最终呈现在文末的那个标点符号。

小时候学写作文的时候,文章最后一个标点符号也是课程内容之一。句号是陈述的结尾,铿锵有力的结尾,让故事终结在一个闭环的圆圈之中。但它似乎又预示着某种循环,故事的最终即是伊始;逗号是一句话还未说完。我用过逗号的结尾,因为想要表达那个主人翁还有一半话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的话语被呼啸而过的列车打断了,当然这个设计被老师扣分了;问号用在作文的结尾时,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把问题回抛给读者,顺带打醒了他们;感叹号用在作文的结尾,一定得是当情绪堆叠到最终的高潮,否则它的出现会因为突兀而让人觉得「无病呻吟」;省略号是学习作文的时代最爱用的,它表示故事未完待续,留在无限的遐想给读者,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进展故事,但又猜不到最终的结尾到底会如何。

很多文学大师的作品里,一个标点符号的微妙变化,即是一个剧情走向另一个分支的关键。标点符号为文字所要传递的情绪和虚构类小说的进展赋值,因为「稀缺」,所以才让那一句难得用到的感叹号句式,拥有了在全文起到关键作用的「价值」。

不过很可惜,如今它们在不停贬值。这个快消文化的时代,标点符号的效用已经完全脱离了原本的意义。铺天盖地的感叹号,或者说标题里必须添加感叹号,才能让它拥有可以被正确送达至用户同时让用户觉得「有必要点开」的功能。

再这样「贬值」下去,感叹号的通货膨胀迟早让人们对它产生麻木情绪。

求求你们点开看!——标题党。

求求你们点开看!!!——营销软广。

求求你们点开看!!!!!——你有病吗?——但它可能说的是真的想让你看见的。

我在这一轮的五百日写作中,竟然一个带有感叹号的题目都没有用过,所以我决定写到这里,把标题修改成有感叹号的!(原标题:标点符号贬值与通胀)

《震惊!标点符号竟然贬值了!》有20条评论

    • 说明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标题党和用最简短的方式煽动一个人的情绪,确实是最快的方法,但久而久之也会脱敏。到最后发现,都不如直接贴一个性感自拍来得有效哈哈哈。

      回复
    • 看吧,是不是这样标题党之后,反而会让人想要点进来。但是一旦我的博客总是用这种煽动性的题目,人们渐渐就会麻木,G点被太高,我就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大家高潮了。

      回复
  1. 我已经快忘记标点符合应该在那个段落使用,也不知道改在那个结尾使用正常的符号,长年的网络打字和表情图案让我迷失了。

    我现在已经开始不会写字了。

    回复
    • 很难想象,如果未来有一天,文字还要再一次精炼,标点符号也取消了,那小说还要怎么写,说不定那个时候的文学作品都不需要让读者再通过文字在大脑内加工的方式呈现了,会直接呈现成全息图片,不知道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文明退化。

      回复
      • 我脑中有对你的回复的“答案”但我不知道怎么用文字能更好的“描述”或者“表达”出这个观点,我借用我前段时间看过的一个视频作为你回复的“回答”吧。

        【钟表削弱上帝,电视毁灭文明——二十分钟读懂《娱乐至死》-哔哩哔哩】 https://b23.tv/YppsMlO

        回复
    • 所以才觉得滥用之后,一些原本可以通过标点符号表达的情绪无法正确地表达出来了,就算表达出来,又因为太多人不规范地使用而变得廉价和“发”出来了。

      回复
  2. 说来惭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用「」来替代“”作为引号,这个本身就是「恶劣」的使用习惯。我觉得是「」比起“”来说,有一个竖线存在,区隔感觉更明显,但是这本身不是一种使用规范使用。

    回复
    • 说起引号的用法,我记得曾经还有过争论,某一方说「」更适合表意的方块字,而“”更适合横向拼写的拉丁字母。后来为了避免中英文混写时半角和全角引号混淆,我干脆中文都用上直角引号,也显得逼格更高一点…
      统计标点比例的表格很有趣,等我什么时候也算一下。

      回复
      • 确实以前是繁体字时,引号还是用的「」,这个引号无论是横排还是竖排都很适合方块字。不过中国大陆使用“”也不是强制性的,是优先使用,「」在电脑写作时,能很快分辨引号的顺序问题,“”有时候要盯着看一阵才会分辨清楚是不是反了。

        回复
    • 话说,为什么你们留言都有头像,而我是空白… 因为 wordpress 可以互相引用到吗?

      回复
      • 可以在Gravatar或者Cravatar上面给自己的邮箱设置一个头像,这样制造你在别人博客上留言时有邮箱的情况下就会显示。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