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誓要在零点以后

△ 245|发誓要在零点以后

历史是一个圆圈,哪怕只有不到三年的时间。

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会记得李文亮这个人的名字,倒是他的微博还被留了下来,成为了现代哭墙。比去孟姜女时期的那堵哭墙,我反倒觉得李文亮微博代表的这堵哭墙更具相更实际更具有一种超现实的讽刺意义。所以我才觉得,说不定某一天,他们就会以「技术原因」将李文亮的微博彻底进行社会性抹杀,让他彻底归于死亡。

如今,不到三年里,又出现了像李文亮一样的存在,以及和上海那时的封城前出现的「预言家」一样,成都出现了一个叫「热带雨林」的人,他提前「预判」了成都即将实施的「静默管理」,但他却成了一个历史罪人。与以前不同,这一次「热带雨林」不再是一个孤军奋战的人,而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自媒体,站在他的对立面,洋洋洒洒地写下了各种反对「热带雨林」存在的文章,以表达他们坚决相信谣言的另一端并不是「空穴来风」,当然,这是他们在表达自己的政治正确的方式,以此来维系他们的生存。显然,这群站队的人也被玩了一把,果然成都还是「静默管理」了,不过他们换了一个新说法,叫「原则居家」。

一些人听了「热带雨林」的「神谕」,去超市抢购了食材;一些人听了反对「热带雨林」的「猎巫誓言」,决定在家观望,甚至还有把抢购的东西又选择退货的。总之这不是一场会有输赢的比赛,囤积物资的不一定吃得完这么多的食材,还会被「猎巫者」带头的抱团群体嘲笑;没有囤积物资的,在冰箱里装满的是对政府的信任,结果等到零点之后,他们偷偷发布了政策公告,才发现自己真的被摆了一道。

同样被摆了一道的,是那些在白天群情激昂讨伐「热带雨林」的自媒体,在流量至上吃了另一种流量红利的公众号自媒体,甚至还直接给「热带雨林」扣上了「谣言」的高帽子,不仅嘲讽了「热带雨林」也讽刺了相信「热带雨林」参与到抢购食物中的市民,当然也向天发誓,在这样谣言横飞的时代自己的思想觉悟仍然是坚决拥护和相信「他们」的根红苗正。结果哪知道,零点以后,「原则居家」的公告发布了,这些发誓的人也销声匿迹了。有的删掉自己发誓的文章,有的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出现在自己的评论下方。

当然了,「热带雨林」也必然可以被扣上「谣言」的高帽子,因为他用的词是「封城」,而官方的用词是「原则居家」,这两个词因为不同就可以用本质上的区别,再不济给他扣上一个「制造恐怖气氛」也不是不行,只要他们想,用任何的定义都可以将他置于死罪。再过不久,我相信还有一批新的「顺应时代」蹭上流量的人会站到另一个对立面去——你们应该给「热带雨林」说一声道歉。

来说一个毫无关系的题外话,首先说明,并无影射之意,如果你读出来了其中的影射意味,你就得反思一下自己的思想觉悟是不是不够根红苗正。

宙斯诱奸山林仙女迈亚之后,迈亚为宙斯生下了一个小儿子——赫耳墨斯。这是宙斯众多孩子里「最快」的一个,无论是他的成长,还是他的心智,在天地冥府之间来去自由,甚至还可以在过去和未来之间传递着信息,所以赫耳墨斯也是希腊神话中的「信使」,帮助宙斯传递着神谕。在占星学中,希腊神话的赫耳墨斯以及罗马神话的墨丘利,都代表的是「水星」,也就是如今掌管着人类世界通讯、信息、出行等领域的星体。

赫耳墨斯从小就表现出他过人的聪明才智,但是所谓的能力只不过是一个天枰的两端,选择那一段沉下去是拥有能力的当事人自己做出的选择——所以赫耳墨斯从小也利用这样的聪明才智做过很多恶作剧。

有一天,他从众神牧场偷走了自己的哥哥阿波罗的五十头牛。他先是给这些牛的腿上绑上芦苇树枝,让他们在边走的时候可以边扫除自己留下的脚印,接着他把这些牛赶到了山坡,杀了两头牛祭祀,当然自己也在里面大快朵颐。再接着他把这些牛赶进了山洞——不过他是让这些牛倒着退进山洞的,在天上的众神看来,就好像是牛正在从山洞里慢慢走出来一样。

阿波罗发现牛丢了,便找上门来,赫耳墨斯仗着自己「还是个孩子」,矢口否认自己偷牛的事实。结果两个人闹到了父亲宙斯那里,其实这一切宙斯都看在眼里,但也不想揭穿心爱的小儿子赫耳墨斯的调皮,便让阿波罗和赫耳墨斯自己去处理。见父亲给自己台阶下,赫耳墨斯假意跟着阿波罗去找牛,实则在出了神殿之后便向阿波罗承认自己偷走了牛。

赫耳墨斯带着阿波罗来到了藏牛的山洞,阿波罗气急败坏地准备赶回自己的牛。这时赫耳墨斯不慌不忙地掏出自己用龟壳和牛皮制作的里拉琴演奏起来,里拉琴悠扬的声音在整个山洞回绕起来,让气急败坏的阿波罗神奇般地冷静下来。热爱音乐的阿波罗见这乐器别处重来没有过,便主动询问赫耳墨斯能否以五十头牛作为交换,换走赫耳墨斯手里的那把里拉琴。(里拉琴Lyre在后来的文明中渐渐演变成了欺骗者Liar)

有人会站出来指着我的鼻子骂——明明赫耳墨斯扣押在山洞里的牛只剩下四十八头,有一天用来祭天,有一头被赫耳墨斯大快朵颐,甚至连他的皮还被做成了里拉琴,让阿波罗自己拿了回去——这样算下来,阿波罗说用五十头牛来换里拉琴,那他是不是还倒欠了赫耳墨斯两头牛呢?

哦对了,忘说了,赫耳墨斯偷牛的时间,是在月上山冈的零点以后。

更多奇怪的小合集:

《近未来》- 赫耳墨斯的末法时代神谕

《巴别塔》/《伊甸园》

《发誓要在零点以后》有3条评论

  1. 我们从小的时候,小学的时候,就被教育要“合群”。
    倘若不合群,会被老师区别对待,会受到别的同学的校园霸凌。
    潜移默化的让我们听话,因为不听话就是不合群。
    以至于现在的社会,就是不允许听见不同的声音。
    直至撞到南墙,头破血流。

    回复
    • 我以前就不太听话,但让人头疼的原因有在于,我虽然不合群,但是我能拉党结社一群人,但这种平衡被打破之后,老师就总是定义我在跟他对着干。我就像是一个在教团里面给别人洗脑的异教徒一样。
      但是现在这个社会可不允许这件事了,当抱团的人们意识到有一个人跟他们的声音不同,就会想尽办法除掉这个不同的声音,我一位老师说过:你既然发现自己是3%的人,那你就得把自己伪装成跟97%一样的猪,这样才能活下去。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