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脸贴上冷屁股伤害最深的是脸还是屁股?

△ 244|热脸贴上冷屁股伤害最深的是脸还是屁股?

昨天逛论坛,看到一则帖子,是说女友让他给推荐符合预算的笔记本电脑,从各种维度、各种性价比进行分析,确定了几款男友自己觉得非常符合预算的产品。结果没想到女友最后自己花了更多钱买了MacBook,男友觉得自己「被玩弄」了,心中的软肋被掰断了一般。所以发帖进行了抱怨,觉得自己不应该对对方如此地上心,有的时候糊弄糊弄即可,越是在意越是想要控制对方,就越是得不到好结果。

其实这个发帖的男友自己已经找到了「症结」所在,是因为自己太有操控欲,想把自己的认知和「我认为是对你好」强加于人,所以才会落得这样一个「热脸贴上冷屁股」的结局。

这样来看,「热脸」在贴上冷屁股的时候,受到的伤害确实要比「冷屁股」重一些。

「我觉得这样才会更好」一直是很多人总爱陷入其中的一个认知怪圈,毕竟站着说话不腰疼,所以总有这样的一群人,会在不经他人苦的情况下就努力地劝人向善。仿佛只有他们的方法论可以将一个人从苦海之中解救出来,再不济,若对方不顺从自己的方法论,便会换到另一个姿态上面,高高在上地等着对方做到「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地步。

当然,换一个角度,别说人们互相之间劝告的方法论,就连「说书唱戏」都能「劝人方」,但真的能听懂的能听进去的、亦或者是就算听懂听进去了又不会去做的毕竟还是大多数人,道理就在那里摆着,但要不要这么做,人们往往在面对那个抉择的时候,一定会选择一个与大道理大相径庭的方法——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抉择,让人们更加深刻那个道理原来是有存在之原因的,要不是人们违背了它而遭受到了某种像是神谕的结果,也不会体现出道理存在的价值。

中国有句古话,叫「解铃还须系铃人」。原本说的是,金陵有一个性情豪迈泰钦法灯禅师,因为整天无所事事,所以其他的禅修和尚都懒得正眼看他,唯独只有一个名叫法眼的禅师看重泰钦法灯禅师的悟性。那一天,法眼询问众人:「虎项金铃,是谁解的?」众人面面相觑都答不上来,他又问了泰钦法灯,他慢悠悠地回答道:「系者解得。」

「解铃还须系铃人」原意指的是要解决麻烦还得让制造麻烦的人去亲自解决。但这个概念倒是越来越模糊了,最终变成了一种教化他人的「方法论」,即「心病还需心药医」。那些听不进劝、不肯罢休执念、别人好不容易凑近个热脸却被他们露出的冷屁股贴上的人,用「解铃还须系铃人」来做最终总结的时候,颇有一种「没救了,等死吧,反正你也意识不到自己问题在哪里」的死亡宣告。但我们回到原意来讲,制造那些「麻烦」的并不一定是当事人自己,他们或许本就是那头被系上了铃铛的老虎,而要解下这个铃铛的并不是他们自己——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他们明知道是谁为自己系上了那个铃铛,但他就算已经认识到那是一个枷锁桎梏,他还在袒护那个为自己系上铃铛的人。比如那些明知道丈夫已经出轨外遇的妻子,因为不想断开这份感情,宁愿自己骗自己接受现实。

如果从这样来看,好像「冷屁股」仅仅靠「热脸」贴上来的温度也解决不了他们冰冷的状况,甚至还会因为「热脸」在贴靠之后丢下的那句「解铃还须系铃人」,而被彻彻底底地推进只会越解越纠缠的深渊。

我们又回到最开始的那个故事,男友给女友推荐性价比更高的电脑,在这个过程中,男友难免会把自己的认知和见解带入其中,就会形成某种意义上的「道理」,而这个「道理」一开始只能说服一个主体,即当事人自己。如果这个道理继续膨胀,有第二个人认同他,那这个道理的「真谛程度」就会提高一点点,越来越多的人认同这个道理,那这个道理就变成了类似「道德」的存在——但问题就出在了这个环节,大部分的中国人认为「道德」对他人是具有约束性、甚至是强制性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帖子会引起这么多人的讨论,而他们讨论的点最终不再是落脚于对这个发帖人的安慰,而是一种对内的「道德战争」,一群人认为发帖人推荐的电脑配置性价比很好,代表了一种「道德」,而另一群人则认为女友最终选择了MacBook兼顾了性能和颜值也是一种「道德」,两种道德在碰撞的时候必然就会发生对与错的争论,最终这个帖子就演变成了「品牌战争」,支持Windows和支持macOS之间的对与道德高地占领的丛林游戏。

当然,并不是只有在中国才有这种「道德越俎代庖释放约束效能」的事情。比如在如今的外国机场,往往只有中国人会穿上大白的防护服,做好隔离防护。而绝大部分的外国人是不会这样夸张地防护,甚至连口罩都不会戴。也有的外国人,会向机场投诉,认为这群身穿大白防护服的人,是在制造恐怖气氛,要求他们脱下这样的衣服。这就是典型的自己认为的「道理」一下子跳跃三级,成了约束别人的「法律」。

但换一个地方,比如东京的涉谷,那些穿着夸张的视觉系,或是满脸纹身、全身都是各种金属针环的人比比皆是,但是没人会站出来制止他们的行为,认为他们的样貌违背了「道德」甚至是「法律」。那些无法接受这种形式的人,会在涉谷的小巷快速穿行,而不会走到涉谷的中央去混杂在这样的人群当中。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由「道理」进化成「道德」的自我约束,我不干涉你,所以也请你不要来干涉我——不过可以想想,如果在中国有这样一条类似于涉谷的街道,别说那些身着奇装异服的人了,就连这个街道上的避孕套广告都可能被一些孩子的家长投诉。

总结一下,「热脸贴上冷屁股」:

  • 「热脸」觉得自己的温暖足够,应该温暖冷屁股,是一种「道理」。但这个道理只针对当事人自己,是他自己认为「热脸」的温度是足够温暖对方的,所以这个时候「屁股」的冷很有可能伤到对方。
  • 大多数人认为「冷屁股」本身就是冷的,是没办法通过「热脸」来温暖的,是一种「道德」,是一种公共意识,但问题在于,这种「道德」不应该具有约束力。如果有人的「屁股」天生就是热的,就不应该被这群「冷屁股」嘲讽甚至是诋毁——当然,这一点在中国还是蛮难做到的。
  • 「热脸」贴到了「冷屁股」,结果自己被冷到心,转而去寻求更多「热脸」的安慰,「热脸」们联合起来决定为自己的温度发声,这也是一种「道德」,但这个「道德」的边界扩展性极其不稳定,会变成一种「只要你不认同我的脸是热的就是在诋毁我」的道德游戏,所以这样的「道德」会演变成另一种东西——「平权」
  • 「冷屁股」被贴了也没能被暖回来,所以「热脸」联合起来讽刺「冷屁股」,他们就是一群冥顽不灵的存在,迟早有一天他们会遭到现实的残酷惩罚。「冷屁股」也决定抱团起来,捍卫自己的「冷」的权力,这个时候便是「道德战争」
  • 最后,「热脸」赢了,他们掌握了脸和屁股的政权体系,认为「热脸」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温度的存在,它可以温暖任何存在,那些无法被温暖的「冷屁股」是病态是流氓是这个社会的垃圾,于是他们冲进「冷屁股」的家,把那些他们认为导致「屁股」变冷的东西都砸了烧了,然后建立起了一种比「道德」更高的存在,他们称之为是「法律」
  • 「冷屁股」开始感到害怕,只能伪装自己被「热脸」温暖,但自己又不能被「热脸」真正贴上,否则就会暴露自己的「屁股」还是冰凉梆硬的。于是他们学会了接受现实,无论「热脸」又提出了什么新的关于「所有人都可以被他们温暖和拯救」的言论,「冷屁股」们都必须要接受,否则他们就会被缝上屁眼不允许他们看到未被粉饰的真相,堵上肛塞不允许发出任何的声响,他们称之为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