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国

△ 241|云之国

在云层的上面有一个国度,那些转瞬即逝的国度为另一个更加庞大的国度制造着雨水和风岚。没有人能够看到那个国度的真实存在,在人类没有办法学会飞行之前。因为每当有雨水和白云挡住天空的时候,雨水和白云也为这个国度做了最好的庇护。人们称这个神秘的国度叫做云之国。云之国有不同的版图,他们在空中会突然出现,又被风吹散,每一朵云都代表着一个国度,每一朵云的诞生都代表着一个国度的兴起,而消失也就意味着那一个国度的城池被瓦解消散。时常有人会羡慕那些在云之国里面居住的居民,他们拥有飞行的能力,也拥有着没有纷争的秩序,在城市被摧毁之前,他们都变成流浪的游牧人,飘向另一个仍然还能够耕耘的云团。

但是有一天,云之国有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代表着独裁的黑色的风暴云吞并了无数的云之国,他们在黑云之中相互厮杀。闪电、雷鸣、风暴、冰雪……国家和国家之间都用着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魔法相互击杀,一瞬间风暴撕裂了一个又一个让人向往的美妙的国度,也有的的云之国被耀眼的闪电劈逝,战争持续了3天3夜,这一团代表着战争的黑云,缓慢的在天地之间移动,战争让它拥有着无法被分辨的外表,那些战败的云之国都变成了风暴的附属国,而这个巨大的黑云之国的中心是一个无比高大的空洞,人们称它为噩梦之眼,这个庞大的国度所经过的地方,都会下起倾盆大雨,他们说那是无数云之国的国民的眼泪,他们经历了绝望的战争又沦为了邪恶的附属。

所有的国民都留下了痛苦的泪水,等到最后一滴泪水流尽,一瞬之间,云之国坍圮了,消失在了天际,让阳光重新弥散在了天穹。不久,天空又出现了不同的云之国。

——《∞》369|云之国
云之国插图

当人类拥有飞行能力之后,他们制造的那些轰鸣作响的怪物可以划破任何的云层,那个时候便不再可能存在云之国。云层的上面是什么,已经不再是秘密。当飞机冲破云层,人们看到在那之上是绵延的云海,那便是云之国留下的遗迹,是他们原本的耕田。

《格列佛游记》里的那个拉普塔,是对云之国最详尽的解释之一。有人肯定会怀疑,《格列佛游记》是否记录的都是真实的世界,这件事不是今天需要讨论的,这不过是一个智者见智仁者见仁的事情。毕竟「没见过就认为不存在」和「就算见过但是假装看不见也可以证明不存在」一直是人们常用的两种生存方式。

我过去很爱写些伪装成童话故事的寓言,这是为数不多我可以把故事故弄玄虚地写得没有逻辑和可以制造晦涩暧昧的方法。而且童话是最不需要把故事讲完整但又可以让人留下各种瞎想探寻到故事真相的载体,它不需要真实、不需要逻辑、甚至不需要强烈的对与错是与非,因为那些看童话的读者心中,就自动地为童话故事里的人物贴上了对与错的标签。大概是因为,大部分人在接触童话故事的年龄,都是在那个用「对与错」来看待世界的年纪。

然而现实比童话要残忍多了,但那些对童话里的对与错罪与罚深信不疑的人到了现实仍然还保持着对童话的期许。

近段时间中南大学湘雅二院的刘翔峰终于从阴暗的角落被扯到台面之上,他利用医疗资源捞钱的行为刺激了很多生活在童话世界的成年人,他们不敢想象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可以为了追逐利益做出如此荒唐和草菅人命的事情。他就是童话故事里最明确的「反派」,坏事做尽但又没能及时地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你看,一时间所有舆论的矛头都会指向他,公布他的罪行制裁他的罪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的存在真的仅仅是因为他是一只「黑天鹅」?还是说他本来就诞生在一个养育黑天鹅的「泥潭」之中?

在刘翔峰之前,其实中南大学湘雅二院就已经上过一次新闻,是整个医院体系通过违规开药、给并不需要住院的病人挂住院床位的方式套取医疗保险金。也就是说,这套暗地里的规则其实一直都存在,如今只是在「童话故事」里抓到了一个可以推上火刑架的女巫罢了。他的恶已经是对与错罪与罚天枰的一边沉到最底的砝码,此时此刻再在另一边放上去多少无法与之抗衡的罪名,那个天枰都不会变化半点。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刘翔峰的头上,所以他们也同时忽略了在天枰另一边放着的,本是这个「以药养医」医疗体系的恶,但人们不在乎,谁叫童话故事里只会有一个可恶的后母呢!

另一个现实的故事是原本人们打算用童话的方式去评价,却发现人们根本不相信童话。

芬兰女总统马琳近期深陷「跳舞门」事件,是她在非工作日以外,在政府宅邸里举办party的照片和视频被流传开来。一开始,曝光她的,是她和一群其他女性在宅邸之中举行烂醉趴,期间她还面对镜头跳热舞。

视频曝光后,原本以为会掀起对这位女总统「不雅行为」的声讨浪潮,结果马琳第一时间站出来公开道歉并解释「自己也是人类,拥有人的正常情绪和欲望,而自己举办派对的时间并不是工作时间」,随后她还及时去做了一份是否吸食毒品的检测。因为她的危机公关行为处理得到,她其实并没有遭到多少人的攻击,反而人们开始同情和褒奖这个拥有正常人类情欲的女总统。

随后,关于马琳的「内幕」还在不停曝光,第二个曝光的是她与另一名女性好友在酒醉之后激情地舌吻。其实到这一步,聪明人也都看得出来,这明显是一个准备了诸多手牌准备要搞垮这位女总统的暗线记者。他手上虽然有很多手牌,但这个牌局他又打得超烂——第二份爆料他自己明显没有认真想过,第一个中伤女总统的思路就已经错了,因为女总统的公开声明和陈述已经引起了世界发达国家女权运动者的好感,第二份爆料用的是她与其他女性舌吻,这不就正中了LGBT+权益运动者的下怀。结果第二份爆料也完全没有掀起任何涟漪。

紧接着第三份爆料,是有妇之夫的女总统在烂醉趴期间和其他男性过分亲密的照片。结果第三份爆料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没人再关注这件事了,认为这仅仅是马琳的私人生活,她跟谁暧昧跟谁不雅,该关心的是她的丈夫而不是由公众来进行审判裁决。

当然人们把医生幻想成是童话故事里那个神圣的存在,他们就应该救死扶伤拯救苍生,所以他们的恶就会被童话故事给无限放大;当人们不把女总统当成是童话故事里那个至高无上谨言慎行的王权,所以当他们在工作时间以外,也是那个摘下了王冠的普通人。但是换句话说,如果这个像是在童话故事里被人们创造出来的「神」放在了如今的中国社会,那她也已经是被乱石投死的罪人吧。

拉普塔实际上是一个独裁王权,拉普塔的国王会命令「云之国」对那些身处陆地的反抗国进行镇压。拉普塔会移动到反抗国的上方,截断他们的阳光和雨水;再不济就会从云之国之上往下方面的国土扔下巨石毁灭村庄农田;如果还有持续反抗的,拉普塔怎会下降国土,直到把反抗国压成平地。

这一天,拉普塔遭遇到了他们的劲敌林达因。林达因曾研究过拉普塔的国家构造,所以在自己的城内修建了非常多的高塔,高塔的顶上是坚不可摧的塔尖,可以直接刺穿在拉普塔底部用来维持飞行的金刚磁石。拉普塔带林达因交战的过程中,因为林达因的不屈反抗,拉普塔不得不采用以往的镇压方式,他们决定向下降落压垮林达因的城池,结果没想到自己上了圈套,金刚磁石被毁,拉普塔的朝代就此更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