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

△ 240|彩虹

不知道你们看过一部名叫《心理测量者》的动画没有?一言以蔽之,用犯罪者来预言普通人大脑里面产生的犯罪念头,以预判犯罪。不同的人心智、认知和情绪会推导犯罪发生的可能性,所以按照心理「健康」的等级划分了色谱。人们必须要出具自己的心理等级颜色,才能进出公共场所、消费、工作、接受服务、甚至是正常生活,否则那些带着混沌颜色活下去的人,要么只能变成阴沟里的老鼠,躲在人多混杂的贫民区藏匿自己,要么就会在犯罪发生以前被以「犯罪症候」的依据给逮捕,随后软禁起来接受心理治疗。

当然,对于看任何剧情都必须要讲究合乎逻辑的「合理党」来说,这件事情本身是无法实现的,毕竟人类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意识」到底是由人类的什么「器官」制造和运作的,更别说找到一个可以计算的公式来呈现意识的存在。

前几天,把《非公开梦境》的初稿丢给了一个朋友看,然后他打算站在故事中「犯罪者」的视角,提出了几个管中窥豹的建议。诡异的是,这些以「犯罪者」大脑去思考的角度,恰好就是我原本打算二稿修订时添加进去的。我把二稿的碎片灵感收集截图给他时,我们两个都沉默了好一阵,最终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原来「犯罪意图」在每一个人的大脑里,都会以一种共性的方式存在,只是看谁会把这种犯罪意图转译成行为罢了。

初高中的时候,我最喜欢在放学的路上,带着耳机听着音乐在脑海里上演各种纠葛的剧情,而且它们竟然还是分季的连续剧。在这些大脑连续剧之中,也难免会有一上来就打打杀杀的犯罪剧。这些剧情往往是被情绪牵动着的,比如走在狭窄的路上,一个人不仅走得很慢,还会把路中间给堵着慢慢走,走在他后面的我,难免会因为他的举动感到烦躁——所以在接下来的杀人的剧情里,就会出现他是受害者的情形。

我有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有心理疾病,为什么会让情绪操控着大脑去架构一些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后来,这种犯罪剧情越来越清晰、思路越来越缜密、谋杀的过程也越来越详尽。感觉是大脑放任情绪对内释放的后果,这几年,我也时常会想象自己从窗户翻出然后在花坛里被摔得支离破碎的桥段。如果这种情绪来源于厌恶,说不定那些关于自杀的想象,也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厌恶。

很可惜,到今天的科技水平,我们还没办法对情绪和意图做出计算,更不可能通过大脑里的犯罪意图来预言和阻止犯罪的发生。如果真的有了以色谱来区分每个人心理健康程度的计算公式,这个世界必定是像彩虹的五颜六色,但人们却妄图将这些彩色都驯化成同一种颜色。

再说说另一个彩虹——也就是今日每日写作的图穷匕见。

用色谱来计算一个人的心理健康和犯罪意图,以至于做到对这个人的行为的限制,拒绝那些深色的人进出公共场合、为那些清澈颜色的人放行,避免让他们产生交集,以维持清澈之色;但是有时候,也难免会产生时空上的交集,那些手持清澈之色的人会被另一种警告颜色的人染上危险的颜色,所有在色谱上,他们发生了「颜色偏移」,不至于被拖入深渊,但也无法留在原本的清澈之地。

而上述的颜色,清澈的是绿色,来自深渊的警告是红色,而那些不小心和红色发生过时空交集的是黄色。而这种颜色的规则早已经在实施中了,甚至和《心理测量者》里剧情一样,红色被限制人身自由,黄色被剥夺了进出公共场所的权力,他们需要接受检测和治疗,像是他们的「犯罪意图」被公之于众一般,他们一定会带着那些恐怖的红色和黄色,到处感染别人清澈的绿色,所以那些绿色的良民,对这些已经变色的人避而远之,甚至还会联合一群绿色的良民群起而攻之,不允许他们回到自己原本的住所,不允许他们离开接受纯净治疗的监牢。

当然,这套规则本身也会「优化」,一开始红黄绿只是一种关于动态的数据管理,避免红色交集绿色,从绿色中剥离黄色,避免他们在变成红色之后对原本的绿色造成恐慌。最近又更新了一种颜色,是介于黄色和红色之间的橙色,这不再是动态的数据管理,而是动态的行为管理。橙色是一种优先级的存在,附加在所有颜色之上,当人们完成某项特定的行为后,它才会消失。这可以说是这套色谱的一种超前的进步,它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样,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只不过它一直都存在,只是等着人去打开它而已,因为从这一天开始,他们发现,原来这个色谱不仅仅是一种单向的数据管理,未来还可以成为行为监控,不仅如此,它还可以计算出更多可以的或是应该被计算的数值,并赋予更多的颜色。

青色,适婚年龄不结婚的,会被标记为青色,这不是一种纯洁的象征,而是一种「病态」,因为他们不渴望婚姻,说明他们不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蓝色,结婚后不生育的,会被标记为蓝色,这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更是对整个社会的不负责任,他们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违背社会发展的规律;

紫色,忠诚的不绝对就是绝对的不忠诚,不忠诚将会被标记为紫色,这是深渊最深处的颜色,无限趋近于黑色,当人们跌入深渊的那一刻起,他们将再也得不到永远的纯洁。

自此,彩虹的色谱便全部用到了,当那个时候,人们不再允许这个世界上有彩虹的存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