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互害游戏|该死篇

△ 239|底层互害游戏 – 该死篇

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前几天还在《底层互害游戏》里面道貌岸然地评论了一番,认为底层互害是一种对权力膨胀让出空间的根本原因,结果今天就打脸自己了——有些情况,我认为底层互害是应该的也是必然的,说句难听的甚至其中一方本就是「该死」的。

前几天健康码被「黄」了,明明自己在所在社区连续6天的核酸检测都是阴性,结果被另一个社区标记成了重点关注人员。于是乎便有了连续狂拨电话4小时才能联系上对方的桥段,因为机会非常「宝贵」,所以为此还特地咨询了各种前辈,当自己因为社区流调数据问题导致的黄码应该如何处置。前辈称:中国人有不得一点权力,有了权力之后就会认为自己是一个高人一等的「官」,所以就要捧着对方,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一个能为民办事的好官。上去就得给对方喊冤诉苦,让这位「好官」觉得自己有能力有责任能帮民做点实事。

等我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我还没有说上三句话,就被对方不耐烦地推卸责任,认为我不是他们社区的人,需要我联系自己的社区处理申诉的问题。显然,对方不是一个想要「为民除害」的「好官」,在当下我明确询问她:你是不是准备推卸责任?你稍等一下,我电话录个音。

大概意识到我并不是「好说话」的人,又给我解释说他们社区和我的社区都能做这件事,但是他们社区今天很忙这件事如果要做就要等很久,不如联系我自己的社区。我继续回复对方:那你也应该帮我申诉,我的社区也打不通电话,你们也是好不容易才打进来的。

然后对方继续不说破的情况下推卸责任,然后还抱怨说今天一天他们就要处理一万多个异常数据,根本忙不过来,还带着抱怨的语气批评我找他们的行为——是在给他们添乱。我继续回复对方:你一万多个异常数据是我造成的吗?是因为我今天打进了这个电话你们就必须要处理一万多个数据吗?

见我并不是一开始打电话时那个「讲道理」的人,她便把电话交给了另一个人——大概是他们办公室最会「处理」这一类难缠、说不清、纠缠不清楚电话的专员,那个女人在接过电话的一瞬间就态度非常嚣张地呵斥我:你是不是听不懂我们说的话,你的社区也可以处理这个事情,你可以去找你们社区,你听不懂吗?

看吧!还要把对方当成是希望为民除害的「好官」呢,这跟地主财阀家门口狂吠的看门狗有何区别?见大家都不讲道理了,我便改了刚才和颜悦色的语气,直接破口大骂。结果对方不再跟我纠缠,态度依旧不好但明显能感觉得到少了嚣张气焰地问我的身份证信息——然后这件事情在半小时后解决了。

虽然前两天还在道貌岸然地说着「底层互害」的不公和可恶的,结果没过两天自己就露出了底层互害的嘴脸。不仅不体谅底层人员的辛苦,还各种刁难他们,甚至还要大骂三字经问候对方家庭的亲戚长辈,想想也觉得自己的嘴脸简直是可以载入到「在特殊时期不体谅底层工作人员辛苦的精致利己主义者的标准人物画像」之中。

所以,今天我得给自己的丑恶嘴脸找到一个开脱的借口——有些底层互害的游戏当中,也有底层该死的故事设定。比如我前两天经历的这件事,那些手握权力的底层,我们明明好言善话地说,他们不肯听,要被人捧成手握权力的「清官良官」,跪在他们面前低声下气的才能为民做事。结果更次的就是我遇到的这些手握权力的该死家伙,他们没有当良官的心,他们只喜欢当狗和孙子,土官僚主义的基因是刻在了骨髓之中。

当然,也有人觉得他们并不属于「底层」,因为他们手握了权力但又不利用好这个权利为公为民。而致使他们失去「底层资格」的原因,是他们说出了那句咒语——他们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你以为我们容易吗,我们每天也要处理几千上万的异常数据」,这跟物管每天给我发来核酸检测安排时所用的借口是一样的,「核酸检测的时间每天有变,是因为要检测的人员太多了,而大白的人数太少他们又非常的辛苦」。

你如果态度太好,对方觉得你「好说话」,就丢下一句你找自己的社区不了了之,因为你也根本不可能打通自己社区的电话,甚至连刚才联系过社区电话也会因为他们接了太多而直接拔电话线;

你如果态度嚣张,对方仍然不肯退让半步,便开始用道德绑架的方式让你败在道德游戏的规则之下,让你体谅他们体谅社会的不容易体谅这个世界的不完美,总之你的坚持和想法,都会给他们原本的辛苦添加更多的麻烦,如果人人都想你这样不依不饶,那他们的工作还怎么开展下去——说得好像就是没有你的坚持,他们就可以把原本积压的事情都做好一样;

你如果态度更加嚣张,甚至压过了他们,那他们的土官僚主义嘴脸也都就露了出来。欺软怕硬一直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也正是如此,他们手中好不容易得到的一丁点权力才可以找到使用的对象——而那些弱者、讲道理的、容易被道德绑架的、「你想想如果这是你的妈妈你的爸爸你的孩子你会怎么样」的容易换位思考的人,都是顺从这些权力的对象;

底层互害的游戏规则仅仅只是在最开始被「他们」制造了某种意义上的对立和矛盾,而之后的运作全靠底层互害内部的自发运作——那最初的那个赋能到底是什么。从这些「该死的底层」人的逻辑里,就能找到蛛丝马迹——强与弱。正是因为他们在拥有权力之后,行使权力又符合恃强凌弱的基本尊则,如果在底层游戏里,没有「弱者」,那这些可以造成互害的权力就不会有行使的对象,没有「强者」,这些拥有部分权力的底层的作用就会被无限放大,因为没人出来反抗和维系矛盾的存在,那他们势必会成为势力割据的藩王。上面的「他们」当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不平衡」出现,所以又得找到一个全新的「底层互害」的游戏规则,加入到此时此刻的规则之中。

前两天在《底层互害游戏》里的立意是说——当底层互害的双方意识到他们是被人故意设计的,当他们联合和共情,说不定就能成为对抗设计者的力量——我现在得收回这个立意了。

底层互害游戏从一开始被设定时,就不可能有彼此共情彼此理解的时候,那些在互害之中大部分获得了权力的人,并不会为弱者考虑,否则他们的权力就会失去效用;他们也不敢对强者实施权利,否则他们的不作为和权力贪恋会被拆穿,他们当然不会在手握权力的时候去共情权力的行使对象。

而权力的行使对象也不应该为权力的掌握者共情,一旦共情,反而上演了「他们」最想看到的底层游戏剧情,共情就意味着妥协、让步和让自己进一步成为了权力加害的对象,明明是他们可以解决的事情,却优先以「踢皮球」的方式丢给另一个权力主体——当然了,权力主体之间仍然还有底层互害的游戏规则,如果他们之间形成了权力的共情和联合,才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

该死的,就让他们死得彻彻底底得了。

《底层互害游戏|该死篇》有4条评论

  1. 标黄之后就必须要做核酸啦,而且还是三天三检,那就必然要消耗核酸检测耗材,这就要涉及到采购啦,一旦涉及到采购……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