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淘汰准则与二维码的赋色

△ 236|社会淘汰准则与二维码的赋色

在简体中文网络世界,已经不允许再对疫情防控有过多的思考和讨论,因为它本身是有「指导意见」规范言论朝向的,但人们对疫情的真实感受和「指导意见」又完全相悖,所以讨论这件事情本身也成了应该被「指导」的事情。

在「指导意见」里,原本不合理的情况,都能够找到合理的解释;遇到无法解释的,「指导意见」还可以缔造新的词语,用来涵盖超过注解的定义。总之,这场因为疫情开始的社会规则,到现在已经越来越「成熟」,活像是一段充斥着屎山但是又能运作下去的代码,在负载的数据计算过程中,必然会有(无视就代表不存在的)问题存在。

其实这个观念一直都存在,但终究会像是铁拳一样,迟早会砸到不特定的对象头上。比如,我以前只是认同「马太效应」,但不确信它是否真的是这个社会的规则之一。即越是富有或强势的群体,会因为他们的资本积累或是权力膨胀而变得越来越富有或强势。与之相反,那些贫穷或弱小的群体,会因为他们的资本积累被侵占或是权力被剥夺,结果会变成越来越贫穷或弱势的一方。

疫情封控状态下,就是一个最好的示例。既得利益者无论是否因为疫情产生封控,他们依旧可以通过既得利益关系获取到他们应得的。而一些机会主义者虽然也会从中获利,比如在封控区内因为无其他竞争对手而通过涨价获得利益的经营者,他们虽然从封控之中获得了更多的机会利益,但同时也将会承当风险,比如他会因为自己涨价的行为遭受到非议、或是在疫情结束之后,那些被他伤害了利益的人会断绝和他再建立更多的买卖关系;或许他还在期待第二次疫情封控,但因为第一次被抬高价格伤害过的居民知道了「游戏规则」,开始学会囤积储备资物,结果在第二次封控的时候,这个机会主义者失去了原本的稀缺性,从而大批量的货物砸在了自己手里;当然,这样的机会主义者也有可能会惹怒原本的既得利益者,他或许在这一次得到了利益,但而后也有可能会被既得利益者逼至绝境,乃至被淘汰。

另一些会被「淘汰」的,是既无法从中获得利益,还会因此遭受利益损失的人。比如那些本应该拿到救命药的绝症病人,可能在这个「游戏规则」中,无法及时拿到救命药,因此离世——那他们就是直接地被「社会淘汰」的群体。这个话虽然残忍,但「游戏规则」就是如此。

难道这些事情一开始没有人会想到?其实经常有人在讨论社会不公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反问那些铁拳还未砸在其头上的人——如果有一天是你或是你的家人因为封控而拿不到救命药,会如何?这群事不关己的人当然不会在意这个问题,他们虽然不是既得利益者,但自己也不是「游戏规则」里的牺牲者和受害者,对于很多人来说,不输不赢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对比那些在游戏中被「社会淘汰」的人,他们又可以找到一番赢家的趣味。

既得利益者就算想到会有人因为程序上的不合理而被「淘汰」,比如癌症病人拿不到救命药,但是他们明明考虑得到,但是却不会把他们考虑进去,因为考虑得越多,就越是会影响到他们既得利益的大盘;事不关己的中间人虽然想不到哪些人会因为什么被「淘汰」,比如家长被风控在异地,而家里只剩下一个五岁的小孩,就算有人告诉了他们这个事实,这群事不关己的人还是会假装听不到假装看不见,而别人的「淘汰」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对不输不赢最好的「嘉奖」;即将被「社会淘汰」的人,他们就算知道「游戏规则」有多么的不合理,有多么的不近人情,但他们的呐喊一定会被抹杀,就算原本可以传到既得利益者的耳朵里,结果却被事不关己的那群中间人给阻断。中间人才是最拧巴矛盾和自私的,他们既忌妒那些既得利益者,又奉行着「马太效应」去诋毁那些淘汰者正在遭受的悲苦;他们不肯正视自己的痛苦,以别人的苦难来麻痹自己,像是正被蹲在温水里的青蛙一样,他们还在呱呱呱地嘲笑着另一锅已经蒸好出锅的大闸蟹。

既得利益者、中间人和准淘汰者与淘汰者,他们在「底层互害游戏」里既是共生,但又不能让他们之间形成联合之力,所以有人想出了一套新的逻辑,将「马太效应」运用到了极致。既得利益者只能占比3%,中间人享用着正态曲线最饱满的80%,剩下的17%,留给的就是那群因为封控拿不到救命药的病人、因为封控没办法及时就医的给医疗体系添负担的「罪人」、因为封控没办法独立自主生活的对社会没有价值的「废物」等等。

但是刚才说了,中间人会因为自己不是「社会淘汰者」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也像是跻身进了3%既得利益者的身份,导致整个正态曲线的大盘混乱。所以既得利益者学会了一种全新的招数——赋码。绿色和黄色是用来调整80%中间人的比例,他们前一分钟还在因为自己没有被封控而沾沾自喜,下一秒就变成了被定义的「准淘汰者」,红色是用来定义「被淘汰者」的,他们的人生、过往、隐私都会被公之于众被道德审判——他们的死变得卑微和渺小,甚至不允许用来抗辩规则,「社会淘汰者」发出最后的虚弱求救的声音,但中间人装作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他们还会为既得利益者考虑更多:「你能不能学会牺牲,现在是什么关键时期,是你吃一顿救命药重要,还是所有的居民的命更重要啊!」

对,既得利益者学会了赋一种新颜色的码——橙色,你发现没有,这个橙色和大闸蟹刚被蒸出来时的鲜美可口几乎一样哩!而旁边的热锅里,是一群呱呱呱的绿色的嘲笑着大闸蟹的青蛙呢!

《社会淘汰准则与二维码的赋色》有7条评论

    • 很有可能,某一天开始,如果不是学习、熟读、背诵、领会伟人思想的,良民码给你变红了!进去给我好好改造!

      回复
  1. 限制活动范围,目前仍旧是疫情管控主要方式。
    社会生活本来建立在没有限制范围基础之上,如今的改变需要大众一起改变,无论是否跟得上这种变化都会受伤,过程极其痛苦

    回复
    • 当时有想写这个梗,但是想了想,如果把话都说圆全了,就少了多少乐趣了,主要是我也想吃大闸蟹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