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互害游戏

△ 235|底层互害游戏

连续几天需要做核酸检测,但是每天的规则都不一样。

每天都会由物业的楼管发来消息,确定当天做核酸的时间安排,但基本上时间调整的原因都是「医务工作者体力不支」。只不过,安排检测时间的是「他们」,但更换时间的也是「他们」,而更换的原因却是因为「我们」。总之这个逻辑很好用,以至于每天「他们」都是用这样的逻辑在折腾所有人。

这件事情的受害人看上去只有一方,就是那些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几个小时的「大白」,因为他们的辛苦已经找到了一个最直接的责任人——就是片区的居民,从楼管发来的消息里能看出,片区居民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导致了大白们的辛苦——居民太多了、明明早上可以做核酸但是大家都不积极、晚上做核酸大家又在一个时间点一窝蜂地出来排队。在居民没有明显「过错」的情况下,还会有一些绝对抗辩:大家都辛苦,能不能理解一下;你以为我们愿意穿着这样不出气的衣服来做核酸吗;我们这样大规模地筛查不就是为了让大家过上正常的日子吗……

那其实根本原因在哪里,居民真的愿意每天在四十几度的高温里被折腾来折腾去,这群大白是什么原因必须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连续工作数小时?只不过大家也只能把原因说到「这里」,如果再深究和推本溯源,就有些「不识抬举」甚至是「胆大妄为」了。

到最后,这不过是一场底层互害的游戏,被要求必须应检尽检的居民,和那些必须要服从上级领导要求的医务工作者,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共生的关系,但又必须让他们之间保持着某种微妙的「敌对关系」,否则他们的联合势必会带来一种不可控的「觉醒」。所以在最开始就把责任划分得清清楚楚,未尝不是种最简单也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是因为居民太多、居民的不守规矩,导致医务工作者每天都如此辛苦,因为医务工作者的辛苦,所以不得不随时改变规则,就算以此折腾了所有人,也必须理解和尊重。

我小时候经常做「组织者」,比如放学不回家在外面「探险」。特别是每周四,教职工会召开每周的例会,所以那一天小学会提前在4点钟放学。每周的这一天都是我们的狂欢日,我会拟定每一周的游戏主题,然后在学校周围进行各种消磨快乐时光的活动,但是难免会被提前开完会的班主任抓个正着。有一次在废墟里的攻防战被班主任抓了个正着,当时班主任的脸色非常难看,当下并没有打算要处罚我们,只是说明天去学校之后自动都去办公室站好等她。所有人看到这个场面,肯定也有些害怕。我更害怕,毕竟我是主谋,而且保不齐这群人里又会有嘴软的人会供出更多周四狂欢日的事情。所以在当下,我召集所有参与者,并在当下恐吓他们,如果我们明天不统一口供,我们一定会被挨个请家长。

我下令所有人在当天晚上必须完成一份「检讨书」,提前承认自己的过错和摆正自己的态度。当然,在这群共犯之中,也有想一了百了借供出我的方式来获得轻判的。所以,在公开「会议」之后,我又召集了「核心成员」——也就是以往周四会常常跟我玩的小伙伴,召开了更进一步的秘密会议。这一次我换了一个态度,不再是恐吓,而是告诉他们内部一定会有人想要通过「出卖」组织者的方式来换取更轻的处罚,但是他们都没有想过一个道理,他们如果就直接把矛头指向我,而我做出鱼死网破的行径,那大家又都会回到最开始的那个最惨的结局——全员请家长。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得把内部的矛头分散,而且我可以保证,如果矛头被分散之后还是遭受到了责罚,那我会站出来承认自己是唯一的组织者,但这个是最坏的结局。所以「秘密会议」的决议是:我们必须得写态度更好的检讨书,并且提前将那些极有可能就会出卖我的风险给分散,我们主动承担,承认是自己是策划者,同时承认是我们主动邀请的那群「可能的叛徒」。

最终,因我们承认错误的态度很诚恳,并且还主动承认是我们邀请了别人——当然那群确实想要通过供述我而获得缓刑的人,也确实在检讨书里只字未提他们自己的责任,都将矛头指向了我。当然我的检讨书是最诚恳的,我还留了最后一道保险——我承认自己是组织者。当「秘密会议」的核心成员在没有背叛我的情况下,这个「组织者」的罪名是被分散了的——所以我们所有人都逃过了惩罚,班主任见我们态度诚恳,也只是嘴上教育了一番,她特别强调,本来今天是打算请我们所有人家长的。

由于小时候太会与老师斗智斗勇,同时又必须在家长面前维系一个内敛「好学生」的形象,所以这样的招数玩过不计其数,只是那个时候不明白什么叫做「底层互害」,但确实每一次由我「组织」的事件里,往往败露的原因,都是那些妄图通过推卸责任的同学,以供述我的方式换取缓刑。久而久之,我也就知道一定会有这样一群人存在,成年之后我也就知道了这群人存在的意义——就是通过底层互害的方式来获取生存的空间罢了。

不停地更换核酸检测的规则,已经引起了各方的抱怨,所以把这种矛盾丢回到最底层的逻辑之中,要被检测的是居民,而检测居民的是那些大白,所以其中的各种麻烦,都是因为他们的「个中原因」造成的,而反过来造成这些「个中原因」的又都是居民自己——这样一来,就没有人会去关心最顶层的根本问题,而底层的矛盾越激化,就越是无法形成可以抗衡顶层的力量。

当然,这样的矛盾也有被调和的时候,但凡一方有了点「人情味」,他们彼此共情共同抱怨,又会很快意识到,造成这一切的不是他们彼此的底层伤害,而是有人制造了这样的底层游戏。没关系,「他们」还有解决办法——大不了就写一份不痛不痒的「检讨书」,只不过里面的「根本责任」只字不提,甚至连「对不起」也不可能说出半句。

《底层互害游戏》有6条评论

  1. 防疫真是难做,你做的好,别人以为没那么严重,小题大做浪费大家时间。你听大家的放松了,结果疫情反弹,大家就开始责备你了。

    回复
  2. 太精彩了,這怕不是學院宮鬥…雖然這樣比喻不太好。沒肩膀可謂是人的天性,大多數人對未知或非己之事永遠都抱著“無所謂、不管我事”的態度,或者説怎麽方便就怎麽來。
    某些“聰慧的高層”們從來不會在意這些“小”問題,出事便找法子卸擔,有利益則笑納。
    於是變成上有上的自説自話,下面則自己玩起“宮鬥”,最後鬥贏上位,周而復始。

    回复
    • 「学院宫斗」,我喜欢这个名字哈哈!其实学生时代的那些宫斗都不算是什么,因为大家用来用去都是那些可以被预料到的「小学生手段」,真正在职场还是遇到很多高手过招的狠人。

      至于现实的「宫斗」,昏君和弄臣、小人和毒妇,斗得不亦乐乎,反而这样的宫斗可怕的不是人与人之间会用多么卑劣的手段加害对方,而是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斗不过别人而甘愿自宫成了太监。

      回复
  3. 浪费“普通人”的时间,浪费医疗资源,维护了“上面的人”在围墙下的人的负责人的形象,真他妈比的扯淡(如果真的到了有必要的时候做核算我是支持的也愿意配合,但是我这快半年没疫情了还每周全员核算两次😭)

    回复
    • 动不动就用二维码来社会抹杀一个人,他们好像找到了一种更有效的方法,在不致命的情况下,杀人于无形,还可以让他们享受掌控别人人生的快感。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