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操锁的钥匙应该放在哪里?

△ 226|贞操锁的钥匙应该放在哪里?

周鸿祎称360安全卫士并不是「不能卸载」,而是要通过特定的方式,并且需要经过一系列的烦琐流程才能最终达到卸载的效果。因为想用这种方式防止黑客入侵电脑,并轻松卸载360,以免使电脑暴露在危险处境之中。乍一看,这个新闻充满槽点,但用这种狗屁逻辑好像又能自圆其说,我也愣是没能从逻辑悖论里,找到对这种狗屁逻辑最好的诠释,思来想去就又想到了屎尿屁的形容,所以就有了这个标题。

用贞操锁实现非生理层面的自我阉割,但贞操锁的钥匙需要放在一个不那么轻松得到的地方,用这种方法既能保证贞操,又能防止保管不好钥匙,否则这辈子都要带上贞操锁。

这个逻辑的精髓,正是许多家庭常常会上演的剧情——「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就好像给孩子带上一个防止他会偷偷手淫的贞操锁,钥匙保管在家长手里。原本的贞操锁已经可以维系正常的小便,所以它的需求被规范到了一个极致的状态。孩子当然可以向父母申请自己想要拿回钥匙,暂时打开贞操锁。但因为他们之间已经预设了一个「最低限度」的规范,贞操锁存在的时候,已经可以满足孩子的一切「正常需求」,所以想要打开锁这个想法,本身就包含了诸多的「非分之想」。也就是说,一旦孩子拿到了贞操锁,哪怕只是因为晨勃憋得难受,家长还是会觉得孩子一定是动了什么歪念,比如想要手淫。所以家长会帮孩子做出选择:「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小小年纪手淫长大了生不出像你一样聪明的孩子了」。

但开锁本身又是一种时刻会钻进孩子脑中的「诱惑」,不单单是想要手淫,或许只是想要解开这种父母对孩子施加的权威和束缚感,随着年纪增加,他们就越是想要打开这把锁。进而孩子和家长之间发生了冲突,孩子觉得自己到了不需要贞操锁的年纪,他自己能掌控自己的想法和人生;但家长不这么觉得,因为打开那把锁就意味着孩子拿回了原本能够被家长掌控的权利,那他就真的到了翅膀硬的那天了。但是矛盾一天比一天激烈,所以他们之间形成了某种类似成年人世界的协商——「好,我可以答应把钥匙给你,但是有一些条件,你需要考上理想的大学」。

既然有了条件,那就有了可以斡旋的筹码。因为一开始,带着贞操锁的孩子是完全被动的,他们的生殖器和欲望都被锁着,这个最低限度的规则里已经不能再用继续妥协和夺走的东西了。既然现在拿回钥匙成了一种筹码,那他们在换取这个筹码的同时,也知道了这个筹码所对等的等价物是什么——考上好大学。他们的谈判不会因为这一次的协商就解决,当孩子有了筹码,就知道如何去索要更多的权利。家长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把钥匙作为筹码进行谈判本身就是一招险棋,他们根本不可能再进一步地妥协。当然这些带着贞操锁的孩子,也找到了新的方法——「既然考上好大学这么重要,那如果你不给我钥匙,我就不会好好学习了」。

这一招很险,但绝对有用。当家长发现自己的命脉被掐住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撕毁最初的协议,既然孩子用这种方式威胁我,那就别想谈拿回钥匙的事了。结果孩子并不会因为那不会钥匙而被威胁,因为这已经不是威胁,此时此刻在这样的亲子关系了,能不能考上好大学已经成了最重要的赌盘筹码。见孩子完全不受钥匙的威胁,家长又不得采用更柔性的政策,开始有条件地退让——「我可以给你钥匙,但是你先答应我下一次月考考到全班第一,然后我可以给你一个周末的钥匙」。

显然,这样的谈判会有效一段时间,因为孩子意识到自己的不让步为自己换取来了应得的权力。不过也有的家庭,会发生两败俱伤的剧情,家长用扔掉钥匙的方式威胁孩子听话,但孩子堵家长不敢扔掉那把钥匙,在僵持的过程中家长真的气急败坏地扔掉了钥匙——结果孩子一辈子都得带着那个贞操锁活下去,而家长也打死不会承认扔掉钥匙是自己的责任,要不是那个时候孩子不听话,他们也不会做出这种冲动的行为。

这样的协议会因为家长想要再次收紧规则,或是孩子因为无法达到期许而再次得寸进尺的时候被再次撕毁。家长觉得始终不能把钥匙交给孩子,便想着要重新制定规则,孩子又拿出已经生效过的威胁方式再次威胁;孩子没办法完成家长的期许,但他把这种无法完成的责任归咎给了家长不交出钥匙,两者在斡旋的过程中,从一周一次,渐渐变成了一周两次。

一些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给自己再配一把贞操锁的钥匙;一些孩子在得到钥匙之后就根本没打算再要还回去,还用不换回去反过去威胁家长;一些孩子被家长换了更精密的贞操锁,将双方的规则又调整回了最初的「最低限度」;一些家长因为孩子违背了贞操锁的规则,觉得天都塌了下来,所以他们干脆给自己带上了贞操锁;当然,还有一些孩子,渐渐意识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其实都那不会那把钥匙,所以他们开始享受这种被贞操锁封锁欲望的人生,他们把自己当成了狗和猪,享受着被禁锢着生理本能的情况下达到真正意义上的精神高潮。

那个时候,父母意识到,是时候给孩子解开贞操锁了,但是孩子拒绝了,他吞掉了递过来的钥匙,然后告诉他们,他很享受现在的模样,因为他已经不再需要下体的勃起,但是精神随时都可以高潮。

《贞操锁的钥匙应该放在哪里?》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