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进程里的相同节点

△ 218|不同进程里的相同节点

不知道为何,五百日写作计划进行到第二百一十八天,总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便回过头去查了查上一次五百日写作计划时的第二百一十八天写过什么——果不其然,在那一天写了一篇在一首单曲循环的音乐之下完成的文章,也就是后来成为《拐角的魔法街》的开场。

这一次的五百日写作,我有好好去观察过自己在每一个「平台期」的想法和经历,才意识到,原来就算时隔三年,在不同进程里,总有那些相同节点的经历——我一直觉得,无论是人生还是历史,都是一个循环的设定,只是每一个每一个循环的总时长有长有短。比如一个人的一生就是循环,出生时是一个没有概念和是非的小孩,在临近死亡的那一刻,也将回归到那个不需要对外界有任何概念和是非观的小孩,然后步入死亡。历史当然也是,比如此时此刻正在经历着某种政治表演的中国,也是对某种过去某一个不允许被提起的时间点的循环。

我很喜欢循环这个概念 ,追溯了自己对这个概念的记忆,最早应该是在初中时候写的小说。一个人在一个重复的故事里不停地经历因为自己妄图改变命运而造成的叠加因果——虽然那个时候写作技巧还很稚嫩,但似乎对循环的逻辑有了一个比较「残忍」的认知。虽然人的经历都是在不停地循环之中的,但并不意味着人的生命和希望也会在循环之中一次次地被重置。

当然,也是因为时间的规则过于残忍,才以至于人们对时间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猜想和艺术加工。但最终,都敌不过时间的规则,所以人们在不同的时间里,找到了相同的进程,妄图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圆环,或许是一种重复,甚至可以安慰自己这样的重复带来的是一次关于美好的转变,或是推向某种值得被期待的结局——结果它没有出现,然后又进入到了下一个循环。

我不算是个无神论者,但又同时是一个外星人假说的坚持者。这两者的混合之下,我认为世界是一个被更高级的高等文明所支配的「试验场」,人类只不过是地球这个生物实验室历史长河里的一个「短时性主宰」罢了。而那个所谓的更高级的高等文明,或许就是我们以科学视角解释的「外星人」,不过我觉得他们应该更高,比如就是某种意义上的「神」。所以人类本身,并不是自由发展的状态,而是被提前设定了周期性循环的。就像是波动了某种数值,这个数值改变的是某一个事件的周期波长——就好比土星是30 年一个循环,而 30 年这个时间节点无论是对人类还是历史文明,都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就是因为它被提前预设了土星的运作规则。相应地,一些时间的波长就会被拉得更长,以维持某种实验上的数据平衡——比如全球气候变暖和全球进入到寒冰纪的周期。

当然,因为人们作为单独个体的时间寿命是非常短暂的,所以也没人能够证明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周期规则——如果真的被人们发现了这些规则的存在,那是否意味着「神」的实验必须要调整规则了?

不过在这些周期循环之中,有一个类似bug的存在——既视感。即「指人在清醒的状态下自认为是第一次见到某场景,却瞬间感觉之前好像曾经经历过」。医学给出了一个答案——但这个答案似乎也是在掩盖某种bug的存在,医学认为,只是人们在经历某一个相似场景的时候,神经刺激到了海马体,以致形成了既视感的现象,但这种真实却是每个人都抵抗不了的感知。或许有一种可能,是人们真的在循环之中经历过它,只是因为这个循环的规则被撤掉、或是重置,使得人们还保留着上一个循环的记忆。

关于循环的讨论,并没有太多的现实意义。至少就算真的有人解答了这里面的规则,也将会有第一层的科学作为解释,将人们不该有的「超意识」解答给否决,维系在科学的数值与运算之中,这是对每个人都「好」的规则。

思考了这么多不太正经的理论,总要回到现实的「循环」来结尾。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会不会是你现在不是以前那样,才觉得我变了。」

「我没变,我从来都没变过,是你越来越不爱我了。」

「难道爱就不会变了吗,你能不能长大一点啊?」

「什么叫我没长大,明明就是你没长大,你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那如果我还像个孩子一样,那我和以前就没有变化啊!」

「你什么意思,故意的吗?你以前都不会这样跟我说话的。」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不是我在乱想,是你明明就做得不对,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恋爱循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