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伤拳

△ 215|七伤拳

如果没有昨晚全民高潮的事件,我大概这辈子都没有如此细致深刻地理解过一部武侠小说中的「招式」之真谛。

「伤人七分、损己三分」虽说是七伤拳公认的副作用,如果按照现代来说,这只不过是一项择取了平均数的实验结论罢了。三个人练七伤拳,两个都发挥出了最大的能量,打出了十分的效果,剩下一个一招没出用尽嘴炮和理论,结果把自己反噬了九分——但是「平均数」还是挺好看的,两个满分,一个一分,加起来不就是七分的平均值嘛。

这件事情和《二舅》的存在一样,只不过是在一个特定时期的「使然存在」,至于它的剧情会如何发展,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过一些人还是把自己也骗进去了,才会如此期待他们想要看到的剧情。那些叫嚣的、跟着一起高潮的、然后又失望失眠的、或者是第二天早上起来还要再发一篇小作文,为自己当时的支持和期盼解释,但最终的落脚点都一样——我们没有输,我们只是赢麻了。

这两年的政治界越发有了种「选秀节目」的感觉,你明知道他们是在表演、C位是提前安排的、唱的歌也是早就录制好的,但里面还是要上演那些「真情实感」的桥段。他们排演的都是设定好脚本的剧情,逼着所有人都必须被感动升华,然后再煽动那些已经被感动成孙子的,去攻击那些「不感动就被定义成明心术不正」的人。

既然是「选秀节目」,那就一定会发生昨晚的「决赛剧情」——那些在选秀节目中投入了感情的人,往往也是伤得最痛的,他们发现自己付诸的感情都跟着被安排好的选秀结局白费了——哪有给「选秀节目」投入真实情感的啊!

学生时代,每周一的晨会上面,会宣布每个班的「成绩」,至今我都不知道这个「成绩」是怎么计算出来的,以及是什么人计算出了这个分值。而这个「成绩」关系到一个班级能否得到一面,可以挂在教室最前面整整一周的「流动红旗」。事实上,这面红旗没有任何的意义,它仅仅是被挂在黑板的旁边,不过确实也有人会因为在上课的时候看到这面红旗,产生了可以促进他积极学习的自豪感——至少这个「功能」我是没有感受过的。

后来我研究过,到底是谁在计算这些分值。每天,都会有手臂戴着袖章的同学进入到正在做清洁的教室,环顾四周之后,就会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写着什么——原来他们就是给每个教室的流动红旗打分的委员们。我有幸也成为过其中一员,不过后来才意识到自己之所以被从这个委员会提出来的真正原因——我太过认真地给每个班级打分了。

事实上,打分的标准又是他们告诉我的,要检查教室的整体情况、窗户是否干净、黑板是否用湿抹布擦过一遍且没有留下白色的水痕、桌椅板凳是不是都对齐了等等。我确实是按照这个标准在认真地打分,就是因为这种认真,让这群人的「平均分」被我改变了排位。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这群委员之间已经形成了某种默契,这周的流动红旗给其中一个委员的A班,那么下周就应该给另一个委员所在的B班,委员们为了保证委员会内部的稳定,他们决定让流动红旗成为一种「公共资产」,不会成为某一个委员的「权力」。我被剔除委员会,正是因为我用他们提供的标准打分时,太过关注每个班的实际情况,以至于让流动红旗又变成了一种类似「民主」的存在——再后来,委员会还取消了每周让不同的班级派出监督员的制度,一切都由委员会来决定流动红旗的分配。

虽然,流动红旗似乎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当然,它原本也没他妈的意义。但好处是,委员会形成了稳定的局面。他们之间不会再因为流动红旗该给谁而发生矛盾——倒是那些得到流动红旗和坚持自己应该得到流动红旗的班级之间,形成了某种微妙的竞争关系。像极了在选秀节目之中,投入了真感情的观众。久而久之,那面流动红旗的意义就彻底丧失了,因为越来越多的同学意识到,那面流动红旗代表的并不是他们上一周做的清洁和出勤率如何,而是「它应该属于谁」。

倒是还有这样一群人,依旧保持着他们的初心,在看到那面流动红旗的时候,热泪盈眶爱得深沉,用最响亮的口号宣布自己未来一定会成功——所以也就等同于自己已经成功了。

诶?不是他妈的说七伤拳吗,怎么窜这儿来了。

两个满分,一个一分,加起来不就是七分的平均值,所以他们仨都有光明的未来。

《七伤拳》有6条评论

  1. 我觉得“窜访”这个词非常有意思

    应该是属于新造词吧?当然所谓的新造,也不是这两天的事儿,虽然搜这个词,都是这两天佩洛西的新闻。

    至少十多年前,2010年的时候就见过这个词。一般是用于那些因宗教原因流亡海外的人去访问西方发达国家时候用。不知道用到美国官员身上,是不是第一次。

    很想知道这个词的词源呀。

    回复
    • 上一次用这个词的,还是达赖。
      很喜欢中文里面这些「新词」,特别是这两年疫情爆发以来,我们已经创造了各式各样的词了,我很佩服发明这些词汇的人,他们不仅可以用一个简短的2字或4字涵盖一个非常复杂的含义,而且这些定义还保留了官方的最终解释权,怎么说都是赢。

      回复
  2. 就好比你是正义的标准的,你身边检察的人是在你对立的,下面的人也听从你身边检查的人声音。那么你怎么定义你是正义还是对立呢?这可能是万千社会形态的一种吧!

    回复
    • 虽然是相对的,但是却是共存的,没有绝对的正义,当然也不可能有绝对的不公平。我会塔罗牌,很喜欢正义这张牌,看似绝对公正的蒙眼裁判,她如果不揭开自己的面纱,又怎么可能看得到天平的偏向。

      回复
  3. 没那么七伤,前一日班公湖退了2.5公里,彻底割给印度了,这给出去拿回来就难了。来源网易官媒。
    这下大家都不关注真正的失败了,赢麻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