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 Gears

△ 212|Wild Gears

找了半天,确实没有找到「Wild Gears」的中文学名叫什么。小时候拥有过一个这样的「玩具」,现在才知道原来它其实是一种工具:一个上面全是孔洞的和数值的齿轮圆盘,放在一个同样是齿轮作为内边的圆环里,当笔尖插入到这些孔洞之后,让齿轮和齿轮之间按照特定的方向和速度运作,最终这个笔下的图案会从杂乱的线条越来越复杂,直到变成一个由曲线交错而成的复杂、规则、连贯的图形。

我至今不知道这个齿轮是作何用意,或许是对某种函数的呈现,或是某种齿轮机械运作的计算法则,或是两个星体围绕着恒星公转时相对视角形成的轨迹,也或者是电子运作的轨迹。总之,这些复杂弯绕的线条,似乎对我现在的人生没有太大的「帮助」,也是因为我没有在需要用到这些曲线的行业之中,所以它到底是用作什么,我也没有必要去深究清楚了。

小时候拥有它的时候,像是拆开了「规则盲盒」,选定好一个齿轮的大小,然后随机选择一个孔洞开始游走轨迹,它从一个点出发,朝着无法预测的方向运作着。一开始,你做不出任何的猜想,它是什么样子,会因为哪一个节点重合。有时候,一个图形很快就完成了终点与出发点的交合,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恒定的图案;有的时候需要花上十几分钟,才能让终点与出发点重合。在绘制的过程中,那条曲线无限接近起点,但又旋即分离,在图形上形成了一个一个的像是重影的存在。那就像是小说里的剧情一般,两个人朝着所有人都预想的桥段相遇,但又阴差阳错地错开,一次又一次,纠缠着读者的内心,但又不期待他们在下一个回旋的曲线里相遇——因为相遇,就意味着他们的故事段落告终。

我有拿着这个东西去学校「炫耀」过,因为它的不明寓意和它的随机性,一时间也让很多同学对它产生了好奇和羡慕。大家都只能把这个东西单纯地理解成是「绘图」工具,至于它能用在什么地方,没人说得出。

前段时间讲过小孩子对「文具盒」的内卷,「Wild Gears」也是一种可以参与内卷比赛的产物,不过因为它的「独占性」,我成为很多同学羡慕的对象。但同时,「Wild Gears」的存在也是一种对原本「比赛规则」破坏的存在。不像是文具盒,这个是大家都可以拥有并且形成内卷的东西,「Wild Gears」不仅寓意不明,而且它还有无穷无尽的可能性,一时半会它是不可能存在任何「对标物」的存在,也就是说它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无法被比赛和内卷的、本身就是某种规则和不可能被「输掉」的局面。

一些原本通过「文具盒」已经赢得了比赛的同学,自然不允许这种局面的发生。因为文具盒本身和「Wild Gears」是没办法在同一个比赛规则之下胜出的,他们也有想过找来各种可以变形的、可以绘制波浪线、虚线的尺子。但因为它们没办法蕴含太多复杂的规则,所以统统都「输掉」了。

到这里,你可以先猜一猜,「Wild Gears」最后是怎么输掉的。

在「文具盒内卷比赛」之外,还有很多类似的比赛,比如剪刀,因为同期的同学里有很多家长是医务工作者,所以他们之间会比赛谁从家里得到的手术剪刀更锋利;也有比赛水彩笔的,人们并不在乎24色或是48色,甚至还有128色的水彩笔是否都可以被用上,他们也不需要用水彩笔创作出来的作品作为评判标准,只需要在当下比赛谁的颜色更多;还有比赛书包的,侧面能插进一瓶水在如今看来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那个时候确实值得大家为之一卷的「细节」。

以上的比赛,因为我的家境一般,都没有比赛的资格,难得有「贫民比赛」比橡皮擦的内卷,但最终我都忍不住自己的贱手,给香喷喷的橡皮擦用小刀分割得支离破碎。「Wild Gears」算是为数不多我「赢过」的比赛,但它又不能称之为比赛,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和它比。

最终「Wild Gears」还是「输掉」了,因为有人给老师打了小报告,说我上课和同学玩「Wild Gears」。就这样,它在没有任何竞争对手、当然也在没有人赢得了的比赛规则里输得一败涂地。老师询问我「这是什么」,我承认是从我爸爸的工作台上找到的。

「它有什么用?」

「我也不知道。」

「那它对学习有帮助吗?它既不是直尺、也不能测量角度、画的圆也是歪歪扭扭的。」

「没有。」

「那以后不能再带到学校来了,影响你自己和其他同学学习。」

「哦。」

后来,我也再也没有玩过「Wild Gears」,因为我也觉得它好像「寓意不明」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到现在,我都不知道「Wild Gears」的学名是什么,以及它到底有没有办法在一种特定的比赛里「赢过」别人。但如今我明白了,「Wild Gears」的关键不是在「Gears」——齿轮这个单词,而是在「Wild」,它确实有一种比赛规则,这个规则就如同它被举报,然后被老师定义为「对学习没帮助」,最后勒令全班同学不允许再带与学习无关的东西到学校来的剧情,我现在都想得起来,当老师宣布「我输了比赛」的时候,有几个同学相视一笑暗自窃喜的模样。

「Wild Gears」的比赛规则不是它能画出什么,而是「Wild」这个词——丛林法则。他们用自己操纵的规则战胜了别人,又用抱团的方式拒绝一切可能颠覆他们的存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