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被禁止的地狱笑话

△ 211|禁止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被禁止的地狱笑话

这个题目有点绕口,但逻辑很清楚,需要一层一层拆解。先是微博上出现了「别让地狱笑话侵蚀善良」的热搜,接着,在这个热搜的上一层出现了另一个比禁止地狱笑话更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郑州暴雨末日美学」。它的地狱笑话程度远远超过禁止地狱笑话本身,所有有人把这个热搜的排名截图发表,用地狱笑话打败了不准别人用地狱笑话羞讽地狱的人们。结果不出所料,把截图作为地狱笑话发布的人,最终也遭到了禁止。所以才有了这个标题,禁止地狱笑话的同时,又找了更地狱笑话的笑话,结果这个笑话不允许人们当成地狱笑话,所以这一切比地狱笑话更地狱。

丧事喜办一直以来是中国网络媒体最爱做的一件事。我有时候也在怀疑,这些丧事喜办原本漏洞百出,甚至很多时候它就是一个笑话, 但为什么媒体仍然喜欢用这个手法来骗过自己,就算人们已经发现了这里面的漏洞和问题,但他们做出一副我就是这样认为的态度,一时半会还不好说,到底是他们过得更加乐观,还是这群反对的人是不是内心阴暗非要把事实拆穿。

「丧事喜办」本身就是一则地狱笑话,然后媒体不允许人们对丧事喜办做出过分的解读和怀疑,这是地狱笑话之上的另一个地狱笑话;接着,「别有用心」的人们指出了这里面的自我矛盾和双标,然后他们被禁言,这是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被禁止后的一个新的地狱笑话——然后地狱笑话就这样被一个接着一个地套娃——这应该是对如今简体中文网络社交媒体最好的诠释。

不过,它最终表现得像是一个地狱笑话并不稀奇,因为从源头上来讲,这些内容存在的本身就已经值得人们好好动动脑子去想个明白了。《二舅》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因为人们突然意识到,这一切的感动和正能量原本就是官媒作为幕后操办的「丧事喜办」,为的就是能让这群人在痛苦之中找到一个更痛苦的「对标」,从而获得苟活下去的正能量——这件事本身不是坏事,因为毕竟还有那么多过得悲惨的但又必须要通过对标别人才能欺骗自己的人。所以我说了,《二舅》的出现是必然也是使然,因为节骨眼到了「特定时期」,那它就被赋予了存在的价值。

而「被迫」公布的原因,是因为创作平台上,有发布主体和参与者的信息,这一下子就暴露了这则短视频的来源和「别有用心」。一部分原本被感动得恨不得马上就要进入到明明就是淘汰了自己的社会再发光发热的人,这时才明白过来,这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标记了生产批号、过期时间、疗效作用但从未标记过副作用的疫苗,注射给所有人是它的目的,而它能带来怎样的效用已经无所谓了——我相信一开始接到这个「外包需求」的视频创作方也不得已要创造一个「二舅」出来,因为这一切的目的不是为了公布真相,而是为了让大部分的人获种得一份短时或永久性的「无视现实痛苦」的免疫。这类疫苗的形式有很多,但是原理都是一样的——「丧事喜办」。

但仔细想想,这大概也是对付治疗中国人最有效的方法。因为大部分的人,到现在仍然还会被《二舅》这种千篇一律的对悲苦赞美而忘却悲苦始作俑者的内容所感动,就说明「丧事喜办」是深刻在几乎每个中国人基因里的。说小一点,叫「报喜不报忧」,或是本能地在公布一个坏结果的时候还得努力地给自己找到一个「好消息」来作为开场。

写到这里,突然有点心慌,还是得把这个事情翻出来说说,避免一些真的因为《二舅》被感动得要发光发热的人觉得我反对了他们——以上讨论的内容均不涉及「对与错」的讨论,如果您只能通过二极管式的思维逻辑来理解这个世界:即,我没有赞同你就意味着我在反对你,那在这里我建议您不要读后面的「总结」部分。

「丧事喜办」并没有对与错,而是看它对当事人有无效用。有效,当然是皆大欢喜的局面,制作的人目的达到了,被感化的人还能继续发光发热地被这股子正能量激励着茁壮成长;没效,自然就像是个「地狱笑话」一样,人们早就熟读了它的脚本和剧情设定,麻木的内心驱使着他们做出了第一次的「疑问」——但「疑问」并不允许,就跟副作用那一栏写着的「尚不明确」一样,不明确的意义不是没存在,而是一切的不应该存在的都可以当作不明确给重新定义。所以提出疑问的人必定会被「解决」,因为他们是地狱笑话背后的地狱笑话。

接着,人们醒悟过来,为什么没人对它提出疑问,所以他们开始尝试询问那些「丧事喜办」的桥段,结果他们也被解决了,所以那些人又设定了一个新的规则,禁止人们对地狱笑话讨论,但禁止的本身还是属于地狱笑话。

既然无法提出问题,又看到了禁止的行为,人们再一次追问,为什么要禁止提出问题的人,接着,提问禁止提问的人也被解决了——这就有了标题的趣味,或者说,我们看看这个套娃还能套入多少过地狱笑话:

禁止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被禁止的地狱笑话。

《禁止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被禁止的地狱笑话》有5条评论

  1. 互联网时代没有真相
    人们就更容易相信阴谋论了

    人们大概不愿相信,突然火起来的视频,是自己本身如何如何才火起来的
    一切背后,竟然是各种推手

    冷汗直流

    回复
    • 如今的新闻媒体为了流量,很多原本应该坚持的底线都荡然无存。你思考你质疑,别人会觉得你多此一举,为何要和普罗大众的共同认知做对抗。你重复你跟随,但又会被谎言和虚伪掩盖和纠正——不过不需要思考确实是一种便于管理的方式。

      回复
  2. 与多年前我还在上大学那会儿相比,现在的环境是越来越不“友好”了~~~
    想写点什么,都很纠结。当然,也越来越难发了。

    回复
    • 确实,现在几乎没有在简体中文的这叫媒体发布过内容了,迟早有一天这些东西都会成为「证据」,在关键之后置我于死地。

      回复
    • 18年开始,仅允许官媒刊发(电视等传统媒体上的)新闻稿件;19年,中国之声改版,大幅删去评论类新闻节目。
      记得18年,有一次中国之声的新闻晚高峰批评信用制度不能什么都往里装,估计搁现在都是发不出去的言论……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