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祸

△ 208|人祸

接着昨天的《车祸》继续说。

我前几天经历的车祸没什么「有趣的」,因为我并不是个会接对方茬跟他非要争出过面子和输赢的人,所以追尾的司机最后也只是接受了交警的责任认定处理,拿到认定书各走各的路互不亏欠。倒是在夜间交通事故处理办公室,我拿着手机记录了好几场属于别人的交通事故,而他们争论的焦点和争论的方式,成为了今天的灵感。

有一对事故纠纷的,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和一个摩托车司机,他们的交通事故从他们正争吵的内容里,大概能还原出,是那个摩托车司机从出租车司机左侧准备超车,但出租车司机这时在避让一个右侧的路人时,和摩托车在车道的左侧发生了擦刮。其实这个事故认定也非常简单,摩托车必须遵循的就是靠道路右侧行驶,他既然是在道路左侧和出租车发生了擦刮,那当然就是他的责任。但他们在排队的时候,一直争吵,摩托车自知自己没理,但毕竟自己在这场事故里是「弱者」,就抓准了这个点,强调自己没有错,错的是出租车把右边的道留得太窄——群情激愤的样子,像是说着出租车不给自己一条活路一般。

说实话,如果我是夜间交通事故处理办公室处理交通事故的警察,面对这样的纠纷也难得听他们争吵,宁愿让他们自己吵累了,再来调解——果然,警察并不着急处理他们的事故纠纷,因为他们两个都秉持着跟交通责任划分毫无干系的内容理由争吵着。出租车司机当然不会认赔,他本来就是出来找钱的,他有无数种理由可以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当然,也有无数次逃脱责罚的经验),而摩托车司机,明显知道自己或许会成为这场事故的责任方,但他在当下不能表现出半点「输了这场比赛」的气势,依旧不依不饶地和出租车司机争论。见他们吵得越来越大声,而且吵架的内容已经变成了「对与错」,再这样吵下去显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警察插了句话「你们自己说赔偿多少吧,不用扯这些没用。」接着,两个人终于开始讨论他们说了半天废话的最终目的,但是谁又没打算第一个提出的事情——就好像,在这样的争吵之中,谁先提出赔偿多少,就意味着他们从道德上已经认输,转而进入到了下一场比赛。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他们两人围绕着该赔300还是赔350开始了激烈的讨论,这是另一场比赛,摩托车司机显然已经认投自己应该赔偿对方,但他还没有彻底输掉这场尊严的比赛,虽然自己已经从道德上输掉了比赛,但是在这场决赛之中,这50块钱的差别,就意味着他的尊严是不是也一同被输了出去。

我已经懒得再听他们的纠纷,因为关于这50块钱该不该赔,他们又翻出了刚才超过的所有理论和理由,显然他们还不肯在这场尊严的比赛之中输得彻底。出租车虽然已经从道德上赢了对方,但还想让对方为刚才的那些狡辩付出「代价」,摩托车司机虽然在道德上输了,但50块钱关系到他能不能向对方表现出自己虽然输了,但是也有胜利的姿态。当然了,他们两个能为了50块钱吵得不可开交,也说明他们两个不会打起来,因为彼此都在为尊严而战,但又在那个环境之下丢尽了脸面——他们也只能怂到为这50块钱做出输赢的争取了。这倒不是车祸,更像是一种人祸,或者说是尊严造成的祸。

另一组人,事故也很简单,乘客没有观察后方开了左侧方的车门,给旁边开过的摩托车一个「开门杀」。女乘客显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过错,就算网约车司机已经很耐心地给她解释,他在乘客下车之前提醒过从右边下车。女乘客则觉得,提醒还不够,为什么不把左边的车门锁了让乘客打不开,这样才能保护乘客的合法权益。交警向女乘客先解释了一番,认为网约车司机已经尽到了提醒义务,而乘客没有采取,那乘客就应该对此负责。女乘客不服,说自己没听见。网约车司机大概是见过太多这种蛮不讲理的女乘客了,他冷笑了一声,随即掏出手机给交警展示当时在车内的视频:确实,网约车司机在女乘客要下车之前提醒过乘客从右侧下车——见有视频,女乘客仍然面不改色地控诉,认为网约车司机说话的声音太小声了,自己根本听不见。

这个纠纷我并没有关注太久,因为之后他们的争论根本毫无意义,女乘客拒绝承认自己的责任,已经掏出手机在快速地输入着什么,看样子是准备在微博上写上一篇男女对立的小作文了。

这算不算人祸,不太好说,因为她好像不仅听不懂网约车司机的提醒,也听不懂警察从法律角度的解释。

《人祸》有5条评论

  1. 对,有时候会感慨还好最后可以用法律来说清楚。但这也是中国社会悲哀的地方,本应该是先有法律作为调整,再是人们在法律之后用道德来约束自己。但在中国,我们首先用道德去充当法律的存在,约束别人,最后不得已在用法律来作为最后的工具,争取自己的合法利益,或是复仇。

    回复
  2. 人,从来不会是理性的说,这是对,那是错。从来都是非理性的:我没错,怎么也不能错。

    那与生俱来的理性思考的能力,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给自己找理由开脱。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好在有法律。

    回复
    • 但是如果能好好说话就能解决问题了,那世界就和谐了哈哈哈。所以我都避免和别人起冲突,如果起了,那我就先说对不起,让他觉得我没有了尊严,这样他就赢麻了,不至于对我造成进一步的人身伤害。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