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

△ 207|车祸

经历了一场车祸,被别人追尾,事故本身没有太多的乐趣,但是在夜间交通事故处理办公室观察到了很多趣事。

一般来说,一场车祸的发生,当发生事故的司机从车上开门走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了一个微妙的「竞赛」,妄图在一开始就给这个事故划分出「对与错」的定性。所以谁是这场事故的主要负责人,就意味着他必须在这场事故里被放置在「有愧弱小」的角色之中。往往在司机开门质问对方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在比赛谁的声音更大,或是谁的气场更能唬住对方,以显示自己并不是「过错方」。

这里有个小细节,像是存在某种「控制变量」的实验方式一样,会有不同的实验条件搭配:比如,发生事故的两个司机A和B都要求报警处理,那A和B一般来说就是很普通寻常的事故主题;如果A要求报警,而B不建议报警,提议可以私了的方式,那么B有一定可能性是存在「违法前提」的——如果从现场情况来看,B本身就是事故的主要责任人,那他建议不报警的行为就有点可疑,比如B饮酒驾驶了;如果B本身不是事故的主要责任,从现场情况来看,他就是明显的「受害人」,但是他仍然坚持不报警,那他存在「违法性」的可能性更高——在这里,我一般建议是报警(嘻嘻)。如果A和B都坚持不报警,而是要私了处理,那这个剧情就有值得玩味的地方了,不过呢,人家不报警,旁观者再怎么门清,但是当事人都可以彼此装糊涂。

很可惜,这样的趣事我都没有经历到,虽然追尾的司机一开始下车也表现出了他觉得必须要表现出的「气场」,至少要在最开始就赢了这场不可能被人为更改结果的比赛。见我懒得接茬,而是直接问他要不要报警,他便不再过多纠缠事故本身。前往夜间交通事故处理办公室之后,面对交警,我并没有着急陈述,因为他一定是第一个拿出照片向交警解释事故发生经过的(当然,他也努力地将自己表达得非常克制和客观,但是陈述的方式,都是因为我如何,导致他如何这样的句式)。只不过,这种事故交警也见怪不怪了,他就只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在一条道上,如果是,那就是你追尾,你的全责」。

见交警并没有对他深情并茂地解释,见他说得差不多了,我又拿出了我的行车记录仪,表示我当时正在避让一辆从左侧穿出想要变道转弯的出租车,所以我不得不紧急制动,而后车在没有控制好跟车距离的情况下,追尾了我。这种事故很简单,但如果要按照中国人的「弱者即有理」的逻辑,是很难说明白的。

举个例子,A的车位被B长期恶意抢停,A通过跟B、物业沟通均无果的情况下,只能去抢停了长期未停车的C的车位。后来C买了汽车,需要停入自己预先购买的车位,发现被A抢停了,便跟A进行理论。但是A认为,自己的车位也被B抢了,并且物业并没有很好地处理这件事情,遂让C自己去跟B和物业沟通,因为自己也是受害者。乍一看,按照中国人的「弱者即有理」的逻辑来推论,A确实有非常多的「理由」和「无奈」才作出了这样的事情,因为最终的「恶人」是B和不作为的物业,但在法律实操的过程中,法律并不会因为A是所谓的「弱者」而对他有过多的同情,他作出的行为就是违法的,并不会因为他被第三人侵犯了权利而拥有了抗辩权。

出租车违规变道,导致我必须紧急制动,从而又导致跟车过近的后车追尾了我。和那个抢停车位的「游戏」一样,它里面本身存在着某种不言而喻的因果关系,但好像用「弱者即有理」的逻辑是没办法作出调整,如果你又是一个深受不守规则的出租车司机其害的人,当然会觉得出租车司机该为这件事负主要责任,很可惜,他的违法行为在我紧急制动的那一刻,就被我「合法化」了,他顺利地通过,结果我成了后车追尾的原因——这样解释就很好理解了吧。

放你妈的屁,后车跟车距离过近,和我紧急制动避让了不守规则的出租车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就算没有那个出租车,我在马路中间突然紧急制动,后面跟车距离过近撞了上来还是后车的全责——当然了,这种行为会遭来别人一顿臭骂,说不会开车就不要开车上路制造麻烦——这一点我得承认,毕竟耍这种嘴皮子,逞一时的嘴上之爽,在道德层面上赢过对方,是这群人无法抗辩法律责任划分最后的「赢麻姿态」了。

当然,在这样可以简单划分出车祸责任的事故里,就算法律已经用最简单的责任划分标准作出了结论,但事故本身还是会因为有各种条件因素的情况而发生「弱者即有理」的复杂情况。

  • 如果前车是普通车,而追尾的汽车是豪车,按照「弱者即有理」的理论,责任一定是后者的,开豪车的人素质都低,非要怼着人家的车尾开,追尾了一定是他们的责任,报应!
  • 如果前车是豪车,而追尾的汽车是普通车,按照「弱者即有理」的理论,责任不一定是后者的,因为开豪车的人素质肯定也不咋地,而且开豪车的人说不定车技也差,他要不是在马路中间突然紧急制动,才导致后车追尾,他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讹钱的吧,你们就应该报警,查一查那个开豪车的人是不是饮酒驾驶了,看他怕不怕!
  • 如果前车是男司机,而追尾的汽车是女司机,这个时候就不是「弱者即有理」的理论,而是按照「性别理论」重新讨论这件事,女司机就不要上路捣乱了,追尾了还要跟别人吵说是别人踩了刹车,自己才撞上的。
  • 如果前车是女司机,而追尾的汽车是男司机,这个时候也优先采用「性别理论」,这个女司机肯定是走错道了,在马路中间突然踩了刹车,才导致后车避让不及。

还有更多的「条件和因素」,你不妨也往里面添加添加试试。

《车祸》有2条评论

    • 我看了一下手机版,确实有点明显,我一会去改一改,哈哈,是不是有一种感觉撸多了视线模糊的感觉!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