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巫游戏

△ 188|猎巫游戏

在台湾,「网暴行为」一般被称之为「猎巫」,即对一个公众人物或是网民各种人肉搜索,然后进行网暴的行为。这个词很「抽象文艺」,但又恰到好处地用一个中世纪后期大规模的群体事件涵盖了现代人的种种行径——大概世界就是个循环,只不过因为有了科技的发展,但这些「游戏」的内核却是一模一样的。

注销微博有段时间了,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习惯,倒是远离了这些充满戾气的简体中文网络环境,反而觉得世界清爽了很多。我过去微博关注过很多小有粉丝群体的「名人」,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来一次「挂人」的游戏。其实并不是简体中文的网络环境会如此,在IG上也有一些国外名人会因为被人通过私人辱骂,会把一些比较过分的言论贴出来让自己的粉丝看到。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凝聚粉丝最好用的方法之一——找到一个公共敌人,用他作为目标,让自己的粉丝团结一致。

不过,在这些粉丝里面,难免会遇到我这种会「从另一个角度思考」的关注者。除了那些非常明显的辱骂行为,一些当事人「无理说不清」的事情,也会贴出来让粉丝对那些「敌人」进行攻击。不过我有些时候,会觉得「敌人」的话不无道理,甚至会觉得他们说的其实也是一种我常有的疑问。所以我有反过来思考过,这些明显「有理说不清」,而且别人已经说到了点子上的事,为什么这些「名人」还敢贴出来,难道不怕粉丝里也有我这种会「从另一个角度思考」的关注者吗?

再仔细想想,好像这里面有一个「悖论」,当有人对他产生了质疑,并且是「有证据」的质疑,如果当事人不做出回应,那对那个提出质疑的人而言,他也小胜一局,他可以告诉身边人,就是因为这个当事人明显是「心虚」不敢回应这些质疑;但当事人如果要回应这种质疑,他如果真的被说到了「点过」上,他难免会遇上「无理说不清」的尴尬,我如果是这个「名人」,我能想到最直接的方法,也是发动粉丝的力量,以制造一个「公共敌人」的方式,启动那个简体中文网络环境惯用的招数:如果证明B是错的,那A就一定是没错的。

无论提出质疑的那个人有没有「证据」或「道理」,本质上来说,他们用的手法和那些参与到「猎巫游戏」里的人一样,用了一模一样的手法和游戏规则。

他们提出质疑,如果对方不回应,则定义对方是在「心虚」;若对方回应,那就是一场战争的开始,提出质疑者大可对外宣称,对方这是典型的被「踩到尾巴」的表现,也可以用「心虚」来定义;总之,无论对方采取了怎样的行动,提出质疑者都可以找到一种再解释的方法,这和那时候的「猎巫行动」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养黑猫就是巫女的证明,如果她没有养黑猫,但是她的桌上有一枚乌鸦羽毛笔,那她同样可以被证明是女巫身份——这样的「游戏」不仅仅是猎巫行动时候才有的,想想后来世界上还发生了哪些「再定义」的大规模行动,里面的乐趣和内核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些说出来就得404了。

因为最终解释权,始终就在那群最初指控别人的人手上。他们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所以当然知道如何及时修改规则,以确保他们能随时赢过对方。当然,这样的游戏规则也会有一种可以预见的「风险性」,当这些最初的指控者成为了被指控的罪人时,那些被他们玩溜儿的游戏规则,就是制裁他们最不可否定和颠覆的法条。

只是历史上没有人会去总结猎巫游戏的规则到底是什么,因为那些定罪他人的人,是赢家,当然也是恐惧自己也会成为罪人的人——为了约束这些「赢家」,才有了「法律」这个概念。当猎巫游戏变成了法不责众的场面,那个时候猎巫游戏的规则就成了当下的法律,上不追诉下不牵连——因为他们都成了正义的执法者。

既然所有人都成了猎巫他人的执法者,那乐趣就是总有一天,他们会成为被指控的罪人,而那个时候,谁又是真正意义上的执法者?

《猎巫游戏》有2条评论

  1. 我发现台湾的一些用词很有趣,还包括之前读的张大春的《认得几个字》,对字的研究也很有意思。说到这,就想起了,我们用什么样的语言,就代表什么样的思想,基本可以下的结论就是,我应该是被一些语言禁锢了。想来可怕。

    回复
    • 没错,就跟台湾目前还保留正体字一样,一些正体字也能够更好地诠释一个汉字里面内在的含义。不过台湾在中译国外电影片名的方面就不及大陆这么有诗意,在狗仔队报刊标题方面,又不及香港这么有创意,哈哈。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