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游戏

△ 187|积木游戏

这是接在《沙堆游戏》之后的另一个故事。

同样是小时候的游戏,不过「积木游戏」比「沙堆游戏」的规则更复杂、竞争更残酷。沙堆游戏因为是在一个局限的空间里,所以竞争是必然分出「输赢好坏」的。无论中间那条分立的「三八线」画得多明显,有的小朋友就是可以堆出好看有特色的沙堆,而那些就算霸占再多空间,他们堆出来的就是一堆类似坟包的土堆,插上个树枝,还会高兴半天说自己堆出来的是坦克——用这种极具男性色彩的元素来展现自己的「男性心理特征」,是每个人在童年都会经历的过程。

相反,「积木游戏」就有太多不可控的状态。因为竞争关系没办法约束对方的想象力,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被对方的创意摁在地上摩擦,往往积木游戏的结局,都是其中一方输不起,把所有人的作品都摧毁,试图抹杀这场比赛的输赢。

积木游戏从最开始就已经开始了竞争——谁要选择怎样的积木结构。强势一点的,往往都是先选择结构的,而在众多的积木结构里,拱门似乎有种特殊的魔力,是每个小孩都想要最早得到的。一般从抢拱门开始,就会擦枪走火。不同结构的数量能被参与游戏的小朋友除尽的时候还好说,至少大家都会客客气气地分配里面材料。一旦出现了多余——当然了,包括诸多成年人在内,他们和小孩的认知是一样的,这些「多出来的部分」并不是多余,而是一种分配上的「缺少」,所以总得有个人来承担这些「缺少」的风险。往往,弱者或是被欺凌的对象,都是这种「缺少」的风险承担者——不过也有特殊情况,就是当有成年人在监督积木游戏的时候,一些极具表演天赋的小孩,会表现出十足的「歉然」,会将「多余」变成是一种道德资本。

选完积木的结构后,就开始了搭建的比赛。选到拱门的小孩,往往都有相对的先天优势,因为他们能搭出无法通过其他结构搭出的令人羡慕的拱形结构。如果我不是这么讨厌跟小朋友相处,我大概会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孩童心理学的专家,毕竟我是一个很爱观察别人的人。在我参与「积木游戏」的时候,就开始有了浅显的总结。

如果玩积木游戏的两个孩子,一个是领导型,而另一个是顺从的附和型,那基本上就是「领导」搭怎样的结构,那个「狗腿子」就会搭何种结构。不过这中间也会有非常微妙的「平衡」,比如「领导」为了让自己长期持有对这个「跟屁虫」的领导力,他其实不会那么早地表现出对对方的掠夺和侵略,常常都是采用「平均分配」的方式来维持这种领导跟随的平衡。有趣的是,一旦有第三个孩子加入了他们的游戏,那他们之间就会形成莫名的对立模式,「领导」不想失去自己的领导能力,就会联合「狗腿子」来对抗另一个妄图想要领导全局的小孩。这种积木游戏里本身没有任何的竞争关系,因为「领导」不会允许其他人胜过自己,而「狗腿子」不想脱离群体,也不敢超越「领导」。

如果玩积木游戏的两个孩子,两个都是标准的领导型,那他们之间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就会大很多。当然,人这种抱团生物,本身不太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很多人为了可以融入到抱团的群体,宁愿牺牲自己的个性。所以很少会出现「两个领导在一个局」的情况,除非他们两个人从一开始就彼此不了解。我见过两个都想要统领全局的小孩玩积木的场面,他们一定是背对背地玩,都不太想让对方看到自己正在搭建怎样的结构,因为他们都想赢得这场没人作为裁判的比赛。他们之间是没办法分出输赢的,因秉持着「对与错」的两个小屁孩,还没办法理解「并存」这个概念,所以他们总想要从两个人的作品里分出胜负来——最终的结局也往往是输不起的那个,推倒了所有的作品,扬长而去。

有时候,玩积木也会遇到我这种没办法用输赢对错来获胜的。我跟一个年纪稍大的哥哥玩过一次积木,他是绝对的领导型,甚至会强制分配我能拿到的积木结构,并且命令我需要围绕着他的作品搭建围墙,所以我当时拿到的积木都是同一长短的矩形块,工作就是给他搭围墙。因为那一场积木游戏,还有另一个小孩,那个小孩是标准的「狗腿子」,而我是一个「外来入侵者」,所以默认我是被标记了「敌人」属性的。

我小时候也是个不太按常理出牌的家伙,「领导」在搭城堡,对他的「狗腿子」夸夸其谈他的艺术作品是如何构思的,而我也不安于搭建围墙这种狗腿工作,我便拿着那些长短一样的矩形块开始玩起了另一种在当下那个「积木游戏」所无法规范的新的游戏规则——我在玩多米诺。

这个行为,不仅让那个「狗腿子」羡慕不已,甚至差点想要加入到我这边,把他拿到的那些「边角料」都交给我,一起玩多米诺。这让「领导」很不满意,他认为我在破坏游戏规则,但又不得不承认,多米诺比积木本身更有乐趣——但他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先抢走」的那些复杂的积木结构,是没办法完成多米诺的。那些三角块、拱门、立方块,每一个都没办法独立倒下。

结果呢?「领导」最后生气推倒了这场游戏吗?没有,我没让他得逞,而是我让他也交出了手上的积木结构,让那些拱门方块成了多米诺游戏里的高低起伏。最后再要推倒第一块的时候,我是让领导先来的。我从他压制的兴奋表情里,看到了一个顶着大肚子、西装革履、参加剪彩仪式的领导人的模样,他推倒了多米诺,眼神中充满了兴奋和激动,但是他又不能表现出来,因为那场比赛到现在已经没办法再分出胜负了。

倒是「狗腿子」在全场最欢快地叫起来了。

《积木游戏》有2条评论

  1. 有难以抑制的创造力的人,往往不喜欢框架啊,领导啊这些东西。

    他要做事,按照自己的创意,想法,标准。

    唯一的问题是,做好了,他不在意自己的作品被怎样使用。

    于是,就成了满足他人的创造。实际上,他可能也无力反抗,因为他必须创造,才能活着,而不管创造的结果是让谁拿走,又是为了谁。

    于是,人类世界中,寄生虫和掠夺者,是不会消失的。因为有创造者的供养。

    回复
    • 有的时候这中间有一个很尴尬的「点」,就是那些自认为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是伟大牛逼的,结果却发现没有受众;而他们嘲笑讽刺和看不上的东西,却满足了诸多人的欲望。市场、作品和个人价值,这三者之间一直都有一种微妙的规则,而这种规则,就促成了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