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地滑

△ 181|小心地滑

洗澡的时候,看到墙上的提醒,奇怪的笑点突然没有绷住。

其实这个梗已经很烂了,只是拿在当下说又显得很有趣。我已经回忆不起到底是哪一堂课上了「他」和「她」的区别,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人称代词是有性别区别的。我一直觉得,在文字表达的内容里,严苛地区别「他」与「她」是对读者的一种「帮助」,能够让读者在文字内容里,快速地分辨出正在发生事件主体的角色到底是谁——更甚,新闻环境下,是不是更应该表达出人称代词的性别区别,是对客观现实情况的另一种遵循和还原。但现实层面并不这样觉得。

这两年「打拳」最多的,就是在那些司机肇事的新闻下面。新闻里最忌讳的就是强调肇事司机的性别问题。如果用「她」这样的字眼,必然会有一群人站出来叫嚣「为什么一定要强调是女性司机,难道男性司机就不会肇事了吗」;如果整个新闻的性别被模糊成「他」,还是会有一群人站出来,讽刺道「男性司机肇事就不提是男司机了,要用『他』来代指吗」;我见过一次,新闻并没有强调任何的性别问题,只是说一名肇事司机在大马路上开车冲撞一名女性,而一群女的在下面打拳,说只要不是女司机肇事,就不会写什么女司机男司机的。结果那则新闻最后反转了,原来开车撞人的是一个女司机,只是发布新闻的主体知道这件事情无论用怎样的人称代词,都会激怒一群敏感的人。

关于「他」和「她」的争论,就像是路边放了一个「小心地滑」的警告牌。正常人都应该理解它只是在提醒路人,小心地面湿滑。但这个时候,就一定会站出一个人,指着那个警告牌表达不满: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个「地」是连接词吗?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个警告牌是想让大家小心地「滑行」,为什么大家一定要理解成是名词。「的地的警察什么时候能站起来啊!」

以前有人「恶搞」打拳的内容,看上去很荒诞,但又觉得按照现在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很有可能有一天会成为现实。那个打拳的内容大致是说:为什么「公斤」要使用「公」这种性别明显的字眼,人们日常生活使用「公斤」这个词,就是男权社会腐朽专制的最好体现,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母斤」?同理,「公共场所」为什么不能改为「母共场所」,「公告」为什么不能改为「母告」,「公交车」为什么不能改为「母交车」——恩,当然,恩,这个词改了之后可能寓意有点太明显了。

我平时在写博客的时候,都懒得区分「他」和「她」,一方面只是想要代指是一个「人」,更多的时候,是万一某天文中的当事人看到了我以「他」作为了原型写了一则文章。要是仅仅呈现故事还好,我这种人多半会带点羞辱的写法,甚至是就是指明了羞辱文中的「他」,到时候如果对方无法从字眼里看出性别属性,自然就没有证据来证明我写的是「他」了——妈的,写完这段话我似乎意识到在一个问题,如果我承认我是故意为了模糊性别而用了「他」这个字眼,那是否意味着当事人就可以反过去猜到,其实我模糊的主体原本就是「她」——看来,我以后的换一个人称代词了。

用「它」似乎有点太不尊重当事人了,虽然有时候我描写的主体确实做的都是牲畜不如的事情,但如果指名道姓把一个人的人称代词设定为「它」多少有点过分。「牠」也不太合适,明明我才是「牠」这种喜欢折磨人的角色。我最后能想到的,就是稍微尊重一点的「怹」,至少这样在骂人的时候,还能客气一点。

杨绛去世那会,真心的、跟风的,都在缅怀「杨绛先生」。那个确实有很多人闹出了笑话,说杨绛明明是女性,为什么要称她为「先生」。我当时就在预言——说不定一会「打拳」的人就出来了。果不其然,随后就有人出来打拳,说杨绛是「老师」没错,但是为什么对老师的尊称竟然要用「先生」这种带有浓厚「男性主义色彩」的词汇?你觉得这事儿很荒诞吧,但这事儿就真的发生在简体中文的互联网上面了。

以后,如果博客上面又要羞辱谁,那我还是用「怹」吧。

也有想过用「虵」,但这个代指得明显了,搞不好还容易上「加急名单」。

《小心地滑》有5条评论

  1. 可以考虑用这些词来指代:此人、那人、该人、其人;行人、路人、驾驶人、受害人;活人、人类、智人、人形生物。

    回复
    • 哈哈,不携带主观感情,同时也考虑到了男女平等,甚至还考虑了爱狗爱猫人士的需求!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