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 177|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天气燥热,半天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干脆又用了那个偷懒的办法——去看了上一个500日写作时,在第177天的时候用过什么灵感——《扑热息痛》,写的并不是它的效用,而是它背后留在我记忆当中的一个故事。

我记得那段时间正是全国开始试运行“用身份证才能购买安眠药”的制度,而楼上的药铺正好也成为了必须遵守政策的一员,一开始很多人也不理解,觉得凭什么自己买药还需要登记身份证,明明很多人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有一个安稳的睡眠,却非要被当成“或许你买安眠药就是准备自杀”的人。而这个药铺刚好也是在一所中学的附近,难免会遇到那些中二时期的学生,会选择用“安眠药”的方式去证明自己的存在和证明自己在那个青春岁月的爱情中努力而勇敢地被爱着。所以这个药铺只能更加小心地对待这件事情,也常常会因为有人出门买药并不会带身份证而和顾客吵得不可开交。

但是谁都知道有这样一天,人们也习惯了这样的安排,确实通过安眠药自杀的案例也越来越少——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一个敏感的时期,如果真的有这样的自杀案例,也不得不为了顺应这个政策艰难地推行而被掩埋在了历史之中。

不过有一天这个药店还是出事了——据说是一个学生在这里买了大量的感冒药,说是自己的家人让自己带回去,因为并不是安眠药,所以店主也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那个学生以为感冒药里面让人嗜睡的成分或许和安眠药一样的效力,所以她用来自杀,而那个时候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了经常在外婆嘴里朗朗上口的“扑热息痛”原来真的是一种药物,而且它的名词是这样几个字构成——那个女孩因为食用了大量的扑热息痛,肝功能严重受损,造成这样的事故,自然女孩的家人也会找到药铺的店主争论,但是店主也只能一口咬定国家政策只是说安眠药需要实名制,感冒药没有办法向女孩索要身份证,而且她所说的是买回家店主也只能认为是真实的。

——《∞》530|扑热息痛

我没把那个故事说完,那个药店因为那件事被迫关闭了。但毕竟不是违反了「安眠药严管政策」,但也实在找不到可以对应的罪名,所以他就被扣上了违规销售的高帽子,然后就这样被关停了。这个结局大概是「最好」的,至少,彻底阻断了女孩家长对这件事情的追究——毕竟他们没办法通过任何法律的方式去制裁这个制造自己女儿死亡的「罪人」。所以在道德上,他们足够让这个人带着内疚活一辈子——但是开药店的那个人,真的会因为这个结局带着内疚活下去吗,他大概会更加痛恨这一家人,甚至觉得那个女儿「死得其所」——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我这种看热闹嫌事不够大的龌龊想法。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和「无法惩罚到真正的罪人」的情况发生。我建议应该设立一条全新的刑法,即「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毕竟在中国讲究「死者为大」,无论这个死者做了什么,他都不应该被人诟病对错,反而是那些最终促成死者之死的人,才应该是罪人——这里面虽然有一个很明显的逻辑错误,但毕竟「死者为大」,所以总得找一个「罪人」来承担罪孽。

最常见的「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的主体一般是「空间」。比如,一个人在学校跳楼自杀,人们最先想到一定是学校有「问题」,因为毕竟这个自杀发生的空间有诸多「未解之谜」——最应该记录真相的摄像头,在这个时候往往都会突然发生故障。至少如今我再看到这一类校园自杀的新闻,我都不会指望他们会提供「监控录像」这个证据,默认它一定是损坏的状态。既然学校这个「场所」往往都不愿意提供「监控录像」,那就将它们定罪,认为他们是促成了当事人自杀的最终条件。

另一种更适用「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的情况,就是「清官能断」的家务事。家庭关系里也常常有自杀的桥段上演,推而广之,在感情关系里,也会有自杀情况的发生。但是如何断定当事人「为什么」要自杀,一方面是不符合「死者为大」的规则,另一方面是亲属之间本身也不太好找出那个「罪人」,毕竟还有一个「孝文化」卡在那里。那既然不好定罪,又不太好找到罪人,那不如就用法律作为最后「复仇」的手段——去制裁那些本应该按照道德要求谴责追责的罪人。

当然,也有一些不太好确定「自杀条件创造主体」的事情,举个例子:

一个人在家里利用烧炭自杀,那应该处罚的是谁?卖碳的?如果当事人用的是天然的木材炭火,那又应该去找谁的责任呢——那就处罚普罗米修斯,是因为他偷取了圣火,让人类拥有了火——然而普罗米修斯是希腊神话的角色,也就是国外的文明——那我们就可以上升到「境外势力造成了当事人自杀」这样的高度。

只要我们拥有推论的依据,我们就一定能找到那个为我们负责的罪人!

件事后的我,每一次买感冒药,都会想起这个药物的成分——要是有些药早一点被制造,或许能拯救更多人的生命,也有一些药早一点被限制,也能够拯救更多人的生命,多么美妙而可悲的悖论啊。

我们都在等一剂成就自己的药,上瘾然后被限制,拯救或是被背叛。

——《∞》530|扑热息痛

《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有4条评论

  1. 大政府就是这样的,实际上我不认可这种行为,打着为你好的旗号,设置太多障碍。原本自由的行为也受到约束,真正该管的社会现象政府似乎又视而不见

    回复
    • 其实现在经常会有种感悟,就是人真的太多了,确实不太好管,最好管理的方式,就是让大家都就觉得自己是头猪,然后活在猪圈里面就好——看着墙上生三胎的横幅,在猪圈里可劲儿下崽哩!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