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

△ 170|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

在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得「欲盖弥彰」地解释一下,虽然前两天也讨论过BDSM,但事实上我并不是BDSM的爱好者。对它有过深入了解,是因为过去在写某部已挖坑的小说时,里面涉及了大量的BDSM情节,所以才对其进行过研究。

之所以觉得「欲盖弥彰」,这就好像你在公共场合,突然用手机放出了Pornhub的片头,而在那个场景下,回头对着你会心一笑的人,大家都彼此心知肚明——只是没有必要在那个场合拆穿彼此罢了。所以根本问题不是我需要解释,而是人们的想象力会因为自己是个「玩家」,而默认那些懂自己的人也都是「玩家」。

好,来今天的话题——虽然题目提到了BDSM,但事实上今天的内容和这个玩意儿的教学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两天有一个有趣的「意见稿」被发布,进入到了征求意见的环节。简单来说,就是你在简体中文环境下留下的各种言论,都将被记录并且进行一系列的信用评估。如果一个人的言论经常被列为失信,就会进入到「黑名单」,并且无法再注册新账号和跟帖评论。

其实这个意见稿并没有什么「魔幻」,因为它在魔幻的现实里已经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产物了。而乐趣就在于,毕竟还有那么多需要在简体中文「吃饭」的人,他们虽然陆陆续续「逃」去了YouTube,但最后发现,有些流量快钱财富密码还是简体中文环境来得更快,而且这里的受众更容易被一个「点」所煽动。所以他们还是得遵守这里的「规则」,在这里被束缚的方式恰着饭——这颇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

前两天也刚好提到了「安全词」这个概念,而在简体中文的网络里,确实有些「安全词」,但他们并不让你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你的账号很有可能就涉及敏感被注销了——那个时候再想恰饭就追悔莫及了。所以这种「没有安全词、也不准说出安全词、没人说出那个安全词但大家反而都知道了那个安全词是什么啊,所以大家只能默默享受被虐待」的快感,或许也只有在简体中文的网络世界才能深刻体验到。

幸好在这个「意见稿」成真之前,我已经几乎注销掉了自己所有的简体中文账号,甚至是在一些社交群里面,我也极少会发言聊天,因为这些言论都会被留下记录,保不齐某一天就会成为涉及某个敏感点的「安全词」。当然了,另一些乐趣,不是来自「规则」对用户的SM,而是来自用户与用户之间的S与M属性的随时调换。一个人此一时的言论成为了另一个人的把柄,但又因为彼一时另一个人的某句「错」话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所以他不得不从道德高地坠落,成为众人唾弃的角色。

如果这就如此,那就有了一种全新的网络SM快感——一些人会选择不再发言,但是如果不发言,那些装成人说话的下贱M会霸占网络,他们满嘴都是对那个高高在上的S的虚伪赞美与捧读。因为他们要吃饭、他们要流量,需要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他们的满嘴谎言;另一边,那些原本想说话的人,他们的「不和谐之音」将会被埋葬在赞美之声中,他们或许说了些实话,但因为太过真实,被认定为「错误的言论」,然后被烙上罪人的刺字,他们便再也不能在那些虚伪的声音之下发出真实的反对;一些人,他们想说话,但又害怕被烙上罪人的刺青,所以他们开始了模仿,在捧读与赞美之间,找到了一种阴阳怪气的折中,他们把情色伪装成正直、把讽刺伪装成赞美、把丑陋粉饰成美好、把露骨的血淋淋藏在粉红色的猪公仔之中……一开始没人会发现他们的别有用心——但最终他们还是会被发现,因为还有些原本脑子清醒的人,会为了生存在这样的SM游戏里,把自己同化成了一样的下贱M,祈求者S能赏赐他们最响亮的耳光和最深刻的皮鞭。他们原本可以成为那些伪装,但又舍不得S赏赐他们的尿粪,所以他们学会了揭穿,揭穿那些聪明的伪装,然后等着有人可以奖赏他们的六亲不认和大义凛然。

终有一天,只要当下贱的M达到一定的数目,那他们就会形成一发不可收拾的集体性高潮,然后乞求着那个高高在上的S,能赏赐他们更响亮的耳光、更深刻的皮鞭、烙烫得更乌黑的肉便器标识、能钩插他们锁骨深处的铁钩,把他吊起来,让更多看到原来这就是说一个听话的、从来不会说出那句「安全词」的下贱狗畜,只是一种最兴奋的奖赏。

没人关心他会不会从那个绞刑架上被卸下来,那些集体性高潮事件下面不再有质疑、反对、嘲讽的声音,只剩下赞美和顺从,任何事都不再需要任何意义上的后续——因为如果没有后续,那些人的遭遇就是每个人的后续。

《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有2条评论

  1. 有钱挣,有饭吃,孩子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知足了,别的东西说实话也不在乎!当然有压迫就有反抗,但是在我朝,还不至于。

    回复
    • 确实如此,既然要吃这锅饭,那就不要想着把锅砸了,到时候看谁都吃不成这锅大锅饭。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