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猫

△ 169|丢猫

公司的写字楼有人「丢」了一只猫。

两天了,也没有人来认领,因为我们向物管表达过可以接受丢失猫的领养,所以物管很着急地想要找我们将猫领养走。其实我这都可以理解,毕竟物管方已经发布了认领公告,他们本身也没有尽丢失猫的长时间代管义务。所以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人能接手这个「烫手山芋」,就会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个事情给「丢」出来。

因为公司在考虑接手这件事,但事实上也有诸多的顾虑和可能性——如果我们接手这只猫,就一定会先带它去体检,如果在这个时候查出它有猫瘟这一类的疾病,那这个治疗的责任就被转移到工作室的头上了。人在同情心上头的时候,难免会作出冲动的决定,比如决定将猫认领,结果猫有疾病要花大价钱治疗;或者是认领了好长一段时间,结果原主人突然出现,决定要带走「领养」的猫……

这个时候,我就显得很「冷血」,我几乎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了,比如猫确实有疾病,是被弃养的,那治疗的费用应该如何承担?如果治好了,这个时候原主人突然出现了,那这些已经产生的费用又要如何重新分配。因为我觉得物管方只是单纯地想要脱手「保管义务」,找到一个能领养的人之后,就把丢失猫的保管义务和风险都转移给了一个新的主体。甚至如果出现了原猫主人,他们都可以用「和稀泥」的方式来调停领养人和原主人之间的矛盾——因为他们彻底甩开了这个「烫手山芋」。

最后的解决方案是,我们和物管方之间表达了某些「责任划分」的说在前头的「丑话」。比如,其一我们可以领养猫,但是我们有权对猫进行体检,如出现了猫瘟等疾病,在我们无力承担治疗费用的情况下,由物管方提供治疗费用;若不提供,我们则提出「安乐死」的建议,若物管方仍不同意,则丢失猫交还物管方管理;若物管方同意的,若后续出现原主人,并发生法律纠纷的,一切后果由物管方承担;其二,如丢失猫健康,我们则进行领养工作。若后续出现原主人,则由物管方对我们在领养期间产生的保管饲养费用进行承担,相关费用物管方自行向原主人进行沟通和求偿,禁止由物管方牵头,调解我们与原主人之间的费用清算问题,物管方作为中间第三方,实行代位求偿权。

说实话,我当时虽然也有同情心短暂地上头,但有些可能性虽然看上去在当下「不合时宜」,但如果它真的发生了,那尴尬的只有我们自己。

结果反转了,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上面的半截内容,是前两天写的,那个时候大家还在讨论是不是要领养这只猫,结果今天故事就来了个尴尬的走向——以至于我们跟物管如此严肃地「划分责任」这件事都变得尴尬不堪。

那只被「丢」的猫,并没有在物管处被暂时保管,一位同事看到它的时候,就笃定它是被遗弃或是走丢的了,因为有了这个预设的条件,后面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朝着这个预设条件尴尬地推进下去的。因为有了「丢猫」的错误前提,我们觉得那是只被遗弃的猫,所以物管方只能暂时代管;物管方在发布寻猫启示后没人认领,猫被带走,他们就误以为是我们因为心太他妈善了已经「领养」了那只猫。然后两边因为这个错误的前提,推导出了下一个错误而尴尬的结论——我们觉得物管在代管猫咪,所以在极力地推卸责任;而物管觉得我们善心爆表已经先斩后奏领养了那只猫。

如果没有那个错误的前提,其实就是一个猫主人大概要办某件事,把猫暂时拴在了一楼的大堂,结果这个时候刚好被工作室的同事看到,当他看到这只猫的时候,就已经在脑子里面上演了一切关于「遗弃」和「抛弃」的桥段,然后越想越觉得可怜,然后在预设了这个错误的前提,导致了后面尴尬的局面。

其实在《好人与坏人》里面,我有提到过部分内容,总是在心中预设假想敌的人,其实也会过分地主观化某件事情的客观情形。比如「丢猫」这件事,根本应该考量的并不是「我们到底应不应该领养这只猫」,而问题在于「这只猫是不是真的是一只走丢的猫」。因为我们不是当事人,不知道现场的客观情况,但因为同事传递的信息中里,夹杂了太多个人的主观分析,而这些主观分析为了让人相信他,他就将其伪装成了非常聪明地拆解成了「客观」和「情绪渲染」。「客观」的部分,就跟斧子丢了再看邻居时的状况,你怎么看和怎么分析,都是以「他是投了斧子」的角度去看待的;而「情绪渲染」的部分,就是利用前序的「客观」感染了一种同情心的「共情传递」。最后,他按照「假想敌」模式的惯用套路,将自己从已经被泛滥起来的「同情心」里抽身出来,以一种绝对客观的角度,重新分析这件事情,再用上帝视角的方式重新分析这件事情的始末,最后以他的结论作为整件事情的定性。

包括我在内,因为从这个错误的前提出发,再一次「上了当」,本能地以为那些「客观」的分析真的导向的是一个丢猫的悲剧——结果殊不知,从最开始的那个结论就是错的,而后面的剧情只不过又是一场被牵着鼻子走的上帝游戏罢了。

又一次新的感悟:若非亲身经历,莫言他人始末。

《丢猫》有4条评论

  1. 坚持不抱猫回家,因为很多猫喜欢外出,也会自己回家。只要不是需要救助的猫,让她自己跑着玩吧。

    回复
    • 之前在和别人讨论,用领养替代购买——凭什么,为什么要让饲养猫的主人去承担前一个不负责任的主人留下的烂摊子,还要被转移风险。

      回复
  2. 这让我想起一件事。有段时间,一张去男朋友家吃饭的照片火遍全网,网上的很多女生纷纷劝这个女孩分手。网络大V把照片亮度调整以后,发现不仅伙食极度丰盛,而且做饭的主人也是非常用心招待未来的儿媳妇。网上风风火火讨论过后,照片的主人说事情是编造的。这个大V说,事情是假的,但是讨论却是真实的。

    回复
    • 就跟那个「如果邻居感染新冠」和「自己感染新冠」希望是送去方舱还是居家隔离的选项一样,充满这乐趣,虽然只是一种构想,但反馈的确实赤裸裸的现实。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