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理解

△ 165|我不理解

我还没有注销微博那阵子,「我不理解」还在流行。一般是在那些突发性的、或是魔幻现实主义色彩非常浓厚的、或是某种畸形的不符合大众要求的新闻或事件处理方式的微博下面,会出现大量的「我不理解」。

最初,「我不理解」这个梗,是一个小学生在作答时,用歪歪扭扭的文字写着对考试内容的「我不理解」。后来逐渐变成了一群人对某件事或某种事件处理方式的「不满」,但又无能为力,觉得这些都是「上面」的做法,所以才用「我不理解」作为一种言语上的暗讽和情绪上的无奈宣泄——但本质上,和最开始那个小学生写的「我不理解」也有很多异曲同工的妙处——比如,这确实是小学生的行为。

当然,我们可以把这件事「拔高」很多,跟那个「这是我们最后一代」的绝唱不一样,「我不理解」更像是一种集体大合唱——唱出的是一群当代年轻人对社会和舆论控制的「哀唱」,更是一种集体性无奈和无能为力的体现。当然了,拔高到这种高度,还是不如「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这样给人极大的震撼。因为毕竟「这是我们最后一代」是一种实际的行为,而「我不理解」没有实际的行为,只是一种无声的表述。(我已经很克制杜绝在用屎尿屁作为比喻了,但是确实差点意思——「我不理解」更像是一个不响不臭的屁。)

这里需要声明一下,我对「我不理解」的诠释并不是一种拉踩,而是它本身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所以这没有必要拉踩,但说他们是小学生,这确实是有贬义在里面的。因为我过去也是一个「我不理解」的人,所以我很快就意识到,当我发出了「我不理解」的声音后,但事实上并没有任何的改变发生。而这种一时的嘴上之快,也改变不了任何的不公不允。

为此,我年轻那会跟母亲闹过好几次矛盾,大概就是我在那些不公不允的事情上面,发出了类似「我不理解」的不满,她则觉得这个时候应该选择闭嘴,如果我做不到任何的改变,发出这些声音也不会有任何的意义——因为那些因为做出了自认为某种「正确」决定的人,会因为你有越来越多的人发出了「我不理解」的声音,而更加觉得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因为没有人能真正阻止他,而是用这种毫无意义的方式来所谓的「抵触」。如果改变不了——那就接受。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当然不可能认同我母亲说的这些「大道理」,我甚至觉得她这一代,就是因为「逆来顺受」的关系,才导致这个社会朝着更加不可收拾的局面发展,以至于开始对下一代人采取了一摸一样的手段——但事实上,再好好想想,那些所谓的「我不理解」又能带来怎样的改变呢?

这两天一个关于男人打女人的新闻在网络炸开,随后一大堆议题被呈现出来:比如女人应该如何保护自己、为什么要告诉女人应该保护自己、男人为什么不能站出来保护女人……当然,这里面也有诸多「我不理解」的论调和定义,比如「所有男人在女人面对危险的时候都不敢站出来」或者是「为什么女人一旦出事都要责怪女人没有保护好自己」等等。

说实话,这些论点跟那个「我不理解」也差不多太多,因为所有的讨论都是脱离了原本的「现实层面」。不过这种话题难免最后又会出现「如果是你的女友被人打,你作为男人会不会站出来」这一类的问题。

这个时候,他们要求的就不再是「我不理解」这么简单的回答,而是需要对方一个确切的答案,而且每一个答案都会推导出一个关于人性的丑陋与肮脏——为了区分这些「我不理解」的自己,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评判一个人做出的「假设选择」,然后转过头再对那些他们无法干预的人所做出的「决定性选择」说上一句「我不理解」,最后再向那些毫不相干的人抛出一个假定的,不允许任何人跟他们一样回答「我不理解」的人性考验。

从另一个层面而言,不理解那群「我不理解」的人,也是互联网原罪的一种,因为你没有设身处地地去为这些发出「我不理解」之哀绝之人的心声,他们之所以发出了「我不理解」的声音,就是为了有更多的人能理解他们的不理解,然后去不理解那些他们所不理解的规则和秩序——仅此而已。

我一直觉得,「我不理解」跟「不想长大」其实是一个性质下的两个分支而已,所以对它们的解决办法也是一样的。

我不想长大——那你去死啊。

我不理解——那你去死吧。

《我不理解》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