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甜蜜的死亡

△ 152|来吧,甜蜜的死亡

来吧,甜蜜的死亡插图
《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劇場版 Air / まごころを、君に》

因为闹钟用的是《EVA》剧场版的插曲《Komm, süsser Tod》,所以干脆就以它命名。我回过头去搜索了上一个500日写作的《∞》,竟然没有以这个题目写过东西,实属不应该。我明确记得我肯定是有在这首歌循环的背景下写过什么,大概是没有用上这个题目罢了——但也一定写的是关于死亡的种种。

写过很多关于「死亡」的内容,但说了之后,又有了全新的认识,因为死亡的证明非常简单,但是死亡之后会经历什么,没人给过我们确切的答案,所以它才有值得被玩味和幻想的地方。

从2012那年开始,有一种莫名被加速时间的感觉。也是那一年,我开始每年写一篇年底才会发布的文章,命名为《写在世界末日之前》(后来觉得不太吉利,就改成了写在几几年新年之前)。因为2012那一年,正好是玛雅文明语言的世界毁灭——结果很庆幸,那一年世界并没有毁灭。

而10年后的今天,我应该把词改成「很可惜,那一年世界并没有毁灭」

特别是这两年,和别人开玩笑时说的那句「世界毁灭吧」,也从一开始的无奈变成了现在的一种奇怪的期盼。但如果真的明天就要世界末日,这么确切的时间点再给到我的时候,我又一时半会想不起世界结束前的最后一夜要做些什么。

在文学领域,关于世界末日的讨论往往都会带着一种浪漫主义的期许——人们在世界末日的时候疯狂、毁灭、崩溃、做出自己不敢的所作所为,当这种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双双到达高潮的时候,必定是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的剧情。意识到毁灭并未如期到来的人们,他们开始反思自己的疯狂、悔恨自己的毁灭、崩溃自己的崩溃、然后因为做了那些不敢做的事,而获得了主人翁式的幸福结局。

因为毁灭太容易了,毁灭之后的世界第一二人称都归于虚无,第三人称是谁的视角,都与那个毁灭后的世界不再有任何关系。所以才要去玩味毁灭未至的世界,人们在死而复生之后重新开始——当然了,这只是文学,没有真正经历过死而后生的人,也永远不会明白「重新开始」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意义,这不是那些大道理能归纳总结的,因为只有活下来的人才会知道。

在上一个500日写过一个完全没有打算填坑的小说,名为《木星》,描绘的是木星因为某个契机,朝着地球迈进,在吸收了火星之后,逼近地球。原本以为地球就此毁灭,没想到木星吞噬地球的「计划」停止了,地球因为木星巨大的引力,成为了木星的第六十九颗卫星,命名「埃阿科斯」(写作的时候木星卫星的发现数据还没有新增到80个)。因为成为木星的附属,地球有三个月的黑暗,然后是三个月的光明。时间规则被毁灭后,地球只有「黑暗月」和「光明月」的新时间规则。生态系统的毁灭,人类在原本「计划」的世界末日之后,开始了相互为敌争夺资源的后世界末日之中——毕竟人类最终的敌人还是敌人。

《木星》并没有创作出来,因为它并不是一本标准的科幻小说,为了避免遇到吹毛求疵非要争论可行性的人,所以这部小说的构想也仅仅是一场梦境而已。怕就怕遇到把《三体》当成社会学著作、什么理论知识都要引用《三体》的读者,流浪地球可以炸木星,他们不觉得有bug,但是你只要设计一点点科幻元素,他们就可以找到一大堆从科学理论出发的推论。

对,《木星》里面有一个有趣的设定,就是一群高呼科学万岁的人,把科幻小说当成圣经的人们,在里面成为了奴役,他们相信人类还有被救赎的可能,所以他们成为了被豢养的随时充满着希冀和梦想的「工具」,在黑暗月中被作为在黑暗中搜寻希望的畜牲,去攻击和抢夺其他阵营的资源。

看吧,人类最后的敌人只会是人类。

另一个在《木星》里被构想的存在,是一个神秘的「自杀组织」,取名「Komm, süßer Tod」,即「来吧,甜蜜的死亡」,他们倡导的并不是自杀,而是一种极其虚幻的永生仪式。「Komm, süßer Tod」的信徒认为,占据着半个天空给人以极大压迫感的木星,是一种「奖赏」,只有真正相信它的人,才能得到木星给予的奖赏。他们成立了第一批移民木星卫星「欧罗巴」的组织,他们认为欧罗巴曾是宙斯唯一的骗过赫拉的情妇,也就是说欧罗巴是被伪装起来的希望,那上面有人类可以重建秩序的规则。

「Komm, süßer Tod」建起了「诺亚方舟」,仿造圣经把畜禽作为最初的要素,准备一同前往欧罗巴。这个计划自然会被其他想要活下去的人给盯上,很快「Komm, süßer Tod」被攻陷,他们的诺亚方舟被夺走,另一群贪得无厌的人坐上了去欧罗巴的移民飞船。当他们启动的那一刻,「Komm, süßer Tod」宣布,他们的计划成功了——木星的礼物即是奖励也是惩罚,那群坐上「诺亚方舟」的人,在飞船上感染了可怕的疾病,而这些疾病正是那些瘟病畜禽的杰作。他们的离开,也给「Komm, süßer Tod」在地球上留下了更多的生存空间和资源。

对吧,人类最后的敌人,还是人类啊!

《来吧,甜蜜的死亡》有1条评论

  1. 我也在我设想的小说里构思了一个叫做“死亡福音”的组织,该组织向人们宣扬以下思想:

    “朋友,你还在为自己的生不逢时而痛苦吗?你还在为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而烦恼吗?你还在为自己想不开的事情而郁郁寡欢吗?那还等什么,赶快去死吧!”

    “也许我们生不逢时,也许我们历尽磨难,但幸运的是,我们很快就可以去死。死亡的整个过程不会比一次性高潮持续的时间更长。”

    “死亡,也许是一些人的宿敌,但也是我们最真诚的朋友!”

    “在你过往的人生中,你也许做出过很多让自己感到后悔的决定。但选择死亡,你一定不会后悔,因为没有机会。”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