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治不好的病,一针灵或许医得好

△ 149|医院治不好的病,一针灵或许医得好

医院治不好的病,一针灵或许医得好插图
2016/10/26 ONO

什么病最难治疗?大部分的人都会说心病。就好像心病是一种已经被临床研究透彻的疾病一样,很多事情在没办法解释的时候,也得用「心病」来作为一个最终的落脚点,来涵盖前序的一切可能性。

如果是心病,那矛盾和恩怨纠葛就是当事人心病反射出来的「疼痛」,如果不要想那么多,这些矛盾是不是就顺理成章地被解决了呢?如果是心病,那该说的话藏在心底也无所谓而不该说的话说出口了,我们也可以告诉别人不要心病太重,我们的言语没有半点想要伤害彼此的意思。

性病和心病很难说,谁才是真正的疑难杂症,但性病至少还有得医;但心病就没有那么好治了,至少我们都没有在电线杆子上看见过「一针见效」的心病小广告。更甚,心病如果被认为是「疾病」了,多少和「精神病」挂得上钩,更没有几个人愿意承认自己有心病了。

到底是治不了,还是人们不太好意思治,就得另当别论地好好聊聊了——性病都可以铺成公开地贴在电线杆子上,那为什么心病的治疗就不行呢?

很简单,性病再怎么隐藏,至少也是长在肉上,迟早会发出来被人看见。底裤一脱,生没生病肉眼就能看出来。心病则不同,它太过抽象地藏在我们察觉不到的地方,也不会长出骇人的肉芽病灶,总不可能把一个人的心挑出来给对方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病。但乐趣就在于,性病被内裤挡着,我们不一定看得出一个人是否长了菜花不守妇道;而一个人的心藏在身体里,连当事人自己都看不见,我们总会说一个人是不是心里有病。

另一个原因,是心病有很多种形式,有的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知道自己有病,但偏偏就不愿意去改变,这种是心上有个结;有的当事人的心病是别人给折磨出来的,要医好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远离这个折磨自己的人,但偏偏这些人就不肯迈出这一步,宁愿自己被心病折磨,这种是心中灌的都是粪;有的当事人虽然不承认自己有心病,但处处都跟有病一样,总觉得别人有病,他们都是要来害死自己的,这种是心上有层硬茧。

最怕的心病,不是这些实际的病灶,而是「心里有鬼」。鬼本身就是个没办法证明存在的东西了,更别说还要证明心里有鬼。但心里有鬼的人,又会从种种的迹象表现出他们心中有鬼的模样。偷完情回家的丈夫,见妻子还未睡,竟然主动示好嘘寒问暖;背地里穿了别人小鞋的人,见对方没有因为穿小鞋受到惩罚,就无事献殷勤地热脸相迎,就为了能从对方的脸上找到一丝刻意出来的倔强,以证明自己胜了一局;自认为自己很重要的人,用实验的方式去试探对方,想让对方知道自己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结果没想到被人识破,还要装作心中没鬼的淡定。

还有一问题,治疗心病的到底要用什么。有句话说的是「心病还需心药医」,那心药到底是什么,也没人说得出来。给将死的人开个药方,让他以为自己还能救,实际上那个药方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泻火药,关键的药方是开给他家里人的,让他回家吃好喝好,准备好后事以免抓瞎。这应该是最接近「心病」的配方,但治疗的是将死的人。

说得了心病的人都是病入膏肓的,多少显得有点不吉利——毕竟大部分的人都还是有心病的,只是大家都不愿意承认,更不愿意被人说他们病入膏肓了。

大多数时候,心病的心药治的不一定是病,但确实可以缓解人们的心事。以前有构想过一个「产品」,就是专门帮助大家解决「心中有鬼」的心病,大多数时候,人们的「心中有鬼」都是单方面的,是因为自己心中老有鬼,才会做些暴露自己的事情。一开始明明对方并不知道,就因为做了太多,多做多错,才被人发现。如果有一种产品,能让「心中有鬼」的人不再有鬼,跟平常一样,就算做了天大的错事,只要自己骗过了自己,就不会暴露真样。

就算被别人发现,如果自己因为心中没鬼了,没有做过亏心事,意识不到自己有任何的错,自然就不会被人怀疑,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负罪感成为众矢之的了。

后来想想,是我多此一举了,有些人本就对心中有鬼免疫,就算做了错事,他们也能找到绝对公平公正的豁口,去证明自己没有任何的过错。嘴上虽然承认自己知道了,但下一次依旧做着鬼才会做的事情。老是惦记着这种人一举一动,是不是真的又要做什么背信弃义的事,才他妈的是心中真的有鬼,要去关注一个鬼的所作所为。

《医院治不好的病,一针灵或许医得好》有4条评论

    • 哈哈哈,你说到我的「隐藏内容」了!我本来打算在里面写心病最好的治疗方法,是找另一种更强大的心病来覆盖——比如信仰。我前几年赶工的一本小说,里面就写到了信仰被破坏之后的世界,今年打算修改一个版本出来,就会讨论到信仰其实才是最终的「集体感染」。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