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器・不合时宜篇

△ 143|自慰器・不合时宜篇

梦想是很多人的「自慰器」,时不时掏出来就能让自己和别人一起爽到麻木。
有时候梦想也是「贞操锁」,能让自己像太监一样自由地讨论性生活。

前情提要

没想到这个系列居然还能继续。今天要说的「自慰器」和梦想没有太大的关系,硬要跟梦想挂钩也不是不行。因为人各有志各有追求,看到「▢子嫩▢」有人要追求「奶子嫩穴」也有追求「光子嫩肤」的,打上马赛克之后,具体要什么,解释权都在了当事人手里。

今天的两则「自慰器」可以被归类在「不合时宜」中,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在不太适宜的时空背景之下掏出了自慰器,但为什么这些人就一定要掏出来给自己用?给别人看?这就是今天要讨论的话题。

▢子和嫩▢

如果熟悉这几天网络热议的事情,那立马就能填出小标题的空格。

故事背景很简单——甚至有点太过习以为常:郑州轻工业大学谭副院长,深夜错把发给辅导员的信息发在了工作群,内容是:把奶子和嫩穴拍给我再睡。一时间整个群被炸开,这个群是郑州轻工业大学的学院的工作群,群内成员主要是辅导员老师和学生班级负责人。随后便是惯常上演的剧情:我的账号被盗啦,发送的消息没办法撤回啦。

不同的是,这一次看到消息的人都回复了一句意味深长的「理解」

这份理解,我相信大家理解的都是这个副院长也是个「人」,也有这么直白露骨的欲望需求;随着第一个理解被发出,后面再有的理解,便是理解那个惨白无力的关于微信被盗号的辩白。

随后腾讯微信出具了一份调查报告,是关于谭副院长的微信号在所谓的盗号区间,一直都保持在一个IP之下,换句话说就是谭副院长的微信根本不可能被盗号。接着剧情来到谭副院长被学院开除的桥段——说实话,那个所谓的腾讯公文,我倒觉得是一个诈降的文件。或者说,有没有这份所谓的调查报告,其实关于这位副院长的所作所为也应该得到一个明确的解释——还好这一次学院做了一个让大家都理解的行为。

其实按照厨房里的蟑螂理论,我们肉眼看到的那只蟑螂永远不可能是第一只,更不可能是最后一只。它只是刚好地巧合出现在了我的眼睛里。背后类似的事情一定发生过,只不过没有被人发现而已。

谭副院长毕竟也是人,对性也有属于人的渴望,只是他掏出自慰器的方法有点让人大跌眼镜。所以错的点并不是在他该不该有这样的想法,而是在于他没有认真看清楚聊天窗口,就把自慰器掏了出来,好让自己和本该接受信息的人一起爽爽而已。网上对谭副院长的声讨,不出所料,还是停留在他作为一个党员干部,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思想觉悟,我倒觉得这有点鸡蛋里挑整只鸡的骨头了。他为什么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不太合时宜罢了。

巧妙的是,他掏出了「自慰器」,本想让自己好好爽爽,结局却是让自己败露了名声——这倒是让那些盯着他的人、「理解」他的人,都在那个夜晚,爽得直翻白眼。

为爱翻墙

另一个不太合时宜掏出自慰器的男人,为的不是奶子和嫩穴,大概为的是皮鞭和鸡儿。

5月20日,中国商业市场所谓的「情人节」。上海卡地亚零售总监不戴口罩穿短裤强行翻墙去对面的「阳」小区冒险送批。据说是偷摸去约会对面的同性友人,为爱翻墙春宵一夜之后。早上又翻墙返回自己的小区,结果被保安当场抓住,还从口袋里搜出了鞭子等物。好不容易部分解封的小区不得不再次采取隔离措施。

一开始,被抓了个正着的卡地亚零售总监(以下简称猴当总监),见没办法逃脱保安的刁难,他假装自己是外国人,用英语和保安对峙。并大喊「猴当!猴当!」(他把hold on说成了hold down)以证明自己是洋大人,好以这种方式摆脱制裁。结果路过的小区居民当众拆穿了猴当总监是中国人的真面目,才有了视频里他出洋相的模样。

绝大多数的人都把这个新闻当作是笑话,我倒觉得有很多值得玩味的点——到底是什么驱使一个中年男性可以忽略所有的风险可能,甚至是面临着社会性死亡的可能,毅然决然地选择在5月20日这个对很多人来说是重要的「感情指标节日」去奔赴性爱。如果只是为了性,这种精虫上脑导致大脑短路是有可能,但很显然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整个网络嘲笑的众矢之的。很有可能,他只是打算凌晨溜出,快速地解决自己的需求之后,便悄悄返回自己的居所,但没想到他在那个时候做出了这个错误的决定,他挨到了第二天早上。

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是我们值得去玩味和理解的。他或许遇到了真爱,在几根皮鞭抽下之后,红晕和春心在他的肌理与心田荡漾开来;他或许是因为被「关押」了太长时间,需要释放的委屈让他暂停了本该感知的时间,就像灰姑娘忘记了时间还留在皇宫一样,第二天迟早会被发现她只不过是个阁楼上的村妇。

很多时候,成年人在对「爱与欲」作出决定时,都会出现非常抽象的偏差。只是有人把它们粉饰成了勇敢和不羁,也有人为它们戴上了本不应该存在的枷梏,在合时宜的时候可以感天动地,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又变成了下流犯贱,他们用爱去对抗自然规律誓要海枯石烂,转念他们又用现实和悲剧去毁灭情欲爱。

很可惜,两个遵循自己欲望而掏出自慰器的人,都在错误的时间把欲望倾泄其中,结果反倒成了别人爽快的自慰器,不合时宜的自慰器,爽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最后稍微文艺点地结束话题吧。

诚实的生活方式其实是按照自己身体的意愿行事,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霍乱时期的爱情》

《自慰器・不合时宜篇》有6条评论

  1. 想起了陈老师和柏芝她们,那些人看着陈老师的鸟和柏芝浓密“重庆森林”一边抠着自己或撸着自己的,然后大骂别人臭不要脸,等爽够了,开始又挑刺,说柏芝上火了,舌苔真厚。如果告诉他们,她那是刚刚喊着酸奶给陈老师口完,他们铁定还要再次兴奋一番。

    我微信里也有过这样的信息,这次520的时候也有,不方便秀的部分。不过,副院长同志可能大体都是从网络上勾搭的或是找的商务模特啥的。我还是喜欢从生活中接触,到网络的时候就只是一般性调情了。生活中先接触的,最大的好处,就是有啥生理上的毛病比较直接的展示出来,比如有没有狐臭,比如体味不能接受的,比如有没有脚气啥的……😁

    回复
    • 靠!回完上面的,一口水喷到我的Surface上了……
      曾经决绝了个姑娘,长的不错,后来她大笑的时候,让我看里面两颗发黑了蛀牙……
      后来她问我,为啥不能在一起。我说,吻你的时候我没有砰砰心跳的感觉……

      回复
      • 哈哈哈,外表再好看的人,不看看里面是永远不知道有什么惊喜的。所以谈恋爱真的是一个货比三家的事情,而且有的时候,货比货还得扔,人比人得去死。

        回复
    • 当年艳照门的事情,真的是一群狗逼道貌岸然的家伙都出来了,嘴上在那里指责,私底下也想把「全集」找齐。那段时间我记得有电脑病毒的小高峰,因为很多人都为了下载「全集」把电脑整中毒了。就好像一个青楼里有一个妓女染了花柳,结果没过几天,镇上疯传开花柳病一样,都是一群揣着糊涂装明白的家伙,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要得了。

      回复
  2. 所谓成年人做出决定时,抽象的偏差我理解是总归逃不过人类最本质的想法,偏差的判断多数由本身思考以外的后天学习或灌输因素而强制制衡。现实中更多的“诚实”人更趋向于拿制衡来制定规则,多数人如此,我也如此,可拢为主流。做“诚实”人须得看清每一个粉饰的过程,可不能拿着「自慰器」去奉献了别人。哈哈哈~

    回复
    • 但是其实这也是个矛盾,有人说喜欢一个人跟打喷嚏是一样的,是拦不住的。那人一定会朝着欲望驱使去做些决定,那约束就是社会属性为我们带上的枷锁。既然是规则,那就一定有法不责众的情形,如果大家都为了性欲去翻墙寻找爱,其实那道墙本身也就不复存在了。但毕竟大多数的人还是只能遵守这里有堵墙的规则,没办法说服自己逾越而过,因为多数人形成了一个规则,并且用这个规则约束自己桎梏别人。你想,北京大街上刚开始不允许人们随地大小便的时候,就有人嚷嚷:「不让人拉屎撒尿还有没有王法啦!」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