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套大亨

△ 141|避孕套大亨

程驰死都没想到,自己会被抓起来,被抓的原因还是「非法制造避孕套」。

程驰自认为自己不可能触碰到任何法律,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辩护律师的事。结果只能由国家给他安排了位公设辩护律师,姓王,此时的王律师和警察在门外小声聊天时,程驰先是看到自己的律师摇头,然后警察拍了拍律师的肩膀。虽然听不到声音,但他也猜到了八九,这次这个事儿真的闹大了。原本他只是想趁着全国实名制买卖避孕套的风口,好大赚一笔,没想到他的行为竟然违反了国家的法律法规。不仅如此,刚才那个警察也兜了个底,如果只是制造假冒伪劣还好说,判罚不太重,但这次他生产制造的是避孕套,是国家前段时间突然开始严格管控的产品。

「你知道古代私贩官盐是什么罪过吧?」那个警察是这样说的,程驰虽然读书不多,但过去也酷爱看些武侠小说,他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但他没想到的是,卖个避孕套还卖成了私盐。

王律师本想在门口抽根烟,他掏出烟盒的时候,看到房间里的程驰,他的眼神从刚才的慌乱已经变成了无助的失神,他有些看不下去,把烟盒插回兜里回到房间对程驰问道:「程总,你已经卖了多少了?」

「啊?」程驰被拉回到现实,他已经很努力地在脑子里面用自己仅有的对法律的认知,预先给自己定着所有可能的罪名。「大概500多。」

「件吗?」王律师还是忍不住,掏出了香烟。刚才问讯程驰的警察又出现在门口,王律师以为这里不能抽烟,吓得赶紧藏回自己的烟。警察倒没说什么,从门外递进来一个烟灰缸——见警察这么客气,王律师有些不好意思。但毕竟他现在有「任务」在身,所以警察的殷勤也是说得过去的。王律师接过烟灰缸,警察又消失在门外,去了另一个可以从单向玻璃看到讯问室的房间。

「啊?不是,是500万。」

「啪!」打火机被打燃,但迟迟未熄灭。王律师苶呆呆地站在那里,嘴里忘记嘬第一口烟,直到打火机都发烫了,王律师才灭了火苗。想了半天,他实在组织不到任何一句接话,最后迫不得已才骂了句:「你妈个逼的,这么多?!」他咬牙切齿地小声地责问道,但又立马想到于事无补,警察让他再跟程驰好好聊聊,就是想搞清楚程驰到底犯了多大的事儿。

「怎么了?」听王律师的臭骂,程驰彻底晃过神来,大抵也知道自己这下是真的摊上的事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你知不知道500万的销售额是什么程度吗?」王律师坐在了刚才警察坐过的地方,神情比他还无助。王律师又本能地小声问着这句话,控制不住地看了看身后的玻璃,他知道那个警察就在玻璃背后。

程驰终于接受了现实,他从王律师的话里像是听到了自己被判决死刑那一刻的绝望。他点了点头,依旧不敢抬头看王律师一眼,开始在心底模拟起自己将被判决死刑那一刻的绝望。

「那机器呢,你是从哪里弄来的?」王律师把只抽了两口的烟摁灭到了烟灰缸里。他现在必须充当警察的角色,警察的询问程驰都道不清楚,他本以为王律师来了之后,能帮他洗脱罪名——不过他刚才有一瞬间把这个想法降低成了「减轻刑罚」——现在更低了,或者说已经不期待什么了。所以程驰又懒得再回答问题,只是用尽自己所有的意识去模拟对死亡的坦然。

「程驰,我这是在帮你!」王律师有些生气,他本不想接手这个烂摊子,程驰也没想到会把自己搞成刑事案件。现在外边的媒体都已经炒得沸沸扬扬了,程驰可算是出了名了,一个敢在国家明令禁止私自销售避孕用品的当下撞枪口的人,卡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国家自然想要打掉程驰这种跟政策对着干的人,但老百姓不觉得,反而把程驰称之为是「最美逆行者」,因为他解救了那群不想怀孕不想生育的年轻人,毕竟几个月之前,国家突然颁布了禁止堕胎和实名制配额购买避孕套、避孕药等计生用品的政令,甚至是情趣用品都禁止了,因为国家认为这样不利于「人类的正常交配」(当然,同性恋非法早在这之前已经出台法律了)。但总有那么一群人会无时无刻和这个政令对着干,他们肯定是想要从非法途径搞到避孕套的。

又沉默了好一阵,程驰听着头顶上日光灯的电流声,已经开始联想到电击死刑时的样子——他甚至连死刑是采用怎样的方式都不知道。王律师有些不耐烦:「我最后问你……」

「是那个,我从原本制造避孕套的厂商那里买来的。」程驰终于开口说话,他必须得弄清楚现在脑子里的问题——现在到底是如何采取死刑的。

「花了多少钱?」

「大概50几万,两台机器。」

「有买卖合同吗?」

「没有,托熟人去买的。」

程驰明显听到王律师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条路似乎被自己走到了底。他这时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在买那两台避孕套制造机器的时候,对方会这么爽快地答应,而且根本没有签署什么协议。

「你什么时候购买的机器?」王律师定了定神,又想到了一条新的「路」,与此同时,程驰的注意力不再放在日光灯的电流声上,而是开始凭借自己一辈子的认知来想象当子弹穿过大脑时的感觉——为什么要用「一辈子」,程驰反驳了自己,但很快又接受了,三十几岁,被判死刑,也确实是一辈子的事了。

「8月份的时候。」

「你确定?」王律师的反问有点奇怪,不像是在问自己,更像是说给他身后的人听的。程驰并没有本打算去理解这里面的深层含义,但对死的「期待」优先帮他回答了王律师:「是的。」

王律师这下彻底泄气了,这条路反倒成了程驰被判重罪的理由。国家是在10月份开始执行计生用品管控的,程驰8月份去卖了制造避孕套的机器,这里面的逻辑无论怎么去掰,法院都只会认为是「有预谋」的行为,这个主观上的动机,会直接将程驰的罪名提升到最高的刑罚。

「我会被判重,是吧?」程驰打破了王律师的沉默,他否决了枪击的「议案」,虽然他看过不少警匪片,但在这个时候,他自己在反驳自己——那些都是虚构的剧情,那些脑浆涂地的画面,不过只是道具安排罢了。

王律师未置可否,起身时,他不小心弄掉了桌上的烟灰缸,那声巨响让程驰本能地抖了抖肩,接着他长吁了一口气,没人知道,他的那口气像是他临死前的最后一口气,再之后他便彻底平静,仿佛已经死了般。他被暂时收押,等待他的将会是法律的严惩。


现在程驰怎么样了,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最后见到他是三天以前,就是他的案件将要开庭之时。抱歉,我忘记交代了,我其实就是王律师,因为我想着用第三人称的视角来讲述我经手的这个案子,会更客观一点。说实话,我其实挺为程驰感到可惜的,年纪轻轻就犯下了这样的「滔天大罪」。

三天前我接到通知,说程驰的案子不再是我负责了,其实我当时轻松了很多。作为被告人的公设辩护律师,案件本身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程驰必定是认定重罪,毕竟他是计生用品严管制度以来,最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如果不对他进行严惩,是没办法起到警示作用的。但问题就在于,舆论必须遵守国家法律的要求,严肃声讨程驰一案,但老百姓并不这样认为。他们本身对计生用品严管的制度就怨声载道——但是国家对这些「怨言」已经习以为常了,不出三个月,人们就会淡忘,只能接受。如果我在他们还「群情激愤」的阶段出来作为程驰的公设辩护律师,也一定会被骂得狗血淋头。所以程驰的案子突然从我这里被撤走,我虽然也有疑问,但庆幸的成分更多一些。

说实话,我还是有些疑问,怎么程驰的案子就突然消失了,好像没有发生过。

「王律师!你在这儿!」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我的沉思。门外是我的助理,他显现出了不太正常的兴奋,至少在处理程驰案子的这段时间,他从未如此兴奋过,「你看看谁来了!」

谁?我刚想问出问题,之间门外出现了程驰的身影——等会,他不是程驰?因为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笑容,跟前段时间等待开庭的程驰不太一样。那个时候我都觉得他是不是真的「死」,当时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活人的神态。

「怎么,不认识我啦!王律师。」程驰没有等我反应,便跻身进了房间,把一瓶精装飞天茅台和几条中华放在了办公室的茶几上——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那是一种「谢意」,而且是规格不低的谢意。

「程驰?」我当时用了疑问句,并不是对他的不确信,而是对我自己的不肯定。

「王律师还不知道吗?」程驰回过头对我的助理问道。助理摊了摊手,也显现出了无奈:「我也是您今天来了才知道的。」

「怎么回事?」我见程驰回过头,赶紧问着。

「我没事啦,法院不起诉我了,事发突然,我也是今天才能来见你的。」程驰依旧保持着那种不可思议的兴奋,就好像换了一个人——或许真的是有人换掉了他,从精神到人格,或者说是他经历了某种社会层面的改造,他已经脱胎换骨。

「叮!」电脑的右下角有一个新闻的弹窗,那其实并不是「合法新闻」,而是暗网上面的内容,这是我每天必须要时时盯着的内容,这本身也是我的本职工作——及时收集和分析暗网上预判可能的非法事件。我只能用分心的方式来避免对程驰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办公室做出思考——近期怀孕率大幅度上升,有专家分析这是计生用品管控以来,首次看到人口增长的态势。

「我被撤案了,王律师!」

知情人士分析,前段时间市面上大量流通的“黑市避孕套”或许是本次怀孕率提升的主要原因——我本能地点开了那条新闻,假装忙着处理电脑上的工作,无暇程驰热情地模样。

「程总虽然非法制造了避孕套,但是存在质量问题……」助理的声音混了进来,他解释着。

「没想到,卖假冒伪劣商品反而救了我,王律师。」

「避孕套大亨去你那儿了?你好好接待下。」领导给我发来消息,我有些想笑,「避孕套大亨」明明是民间对程驰的戏称。

许多市民反映,他们均是使用了前段时间程驰一案制造的非法避孕套,才导致的怀孕,但我国现在严格控制堕胎,所以他们也只能接受怀孕的事实——我的眼睛扫到了新闻的下一行。

「政府还给我颁发了奖金,说我为生育事业作出了贡献。」

「王律师?王律师?」

目前,有内部消息称,制造非法避孕套的程驰已经被撤案,甚至有可能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嘉奖。

「王律师,我这次来是特地感谢你的。」

另外,有组织也宣布,将对程驰和他的代理律师作出“正义制裁”,以报复他们利用此等恶劣的手段迫使诸多不想怀孕的当事人怀孕的行为……

「王律师?你怎么了?」

「王律师!」

我听到最后的声音,是我感到窒息前胡乱抓空时,把水杯打翻在地的声音,像是宣判死刑的法槌,终于落下的声响。

《避孕套大亨》有8条评论

  1. 一股反乌托邦小说的味道……
    感觉假若真要走到这一步,经济危机衍生的政治危机早就把这些日程淹没了,管制架构早就岌岌可危了……

    回复
    • 因为灵感来自于前几天在群里吹水,说接下来中国可能会管制堕胎了,然后就开了个小脑洞,跟群里的大伙开玩笑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提前倒卖写避孕套,说不定避孕套也要管制了。当然了,如果真的发展到我写的这样,那社会结构早就发生问题了。更多是一种无厘头地构想,虽然不及任何的社会意义和价值,但也是一种期盼吧,希望它真的不会来。所以我把这种类型的文字都放在了一个叫「严肃小品」的tag里,哈哈。

      回复
  2. 在临射的一霎那间,把阳具抽出来搞体外射的也将属于违法犯罪,比使用避孕套的罪过还要大。
    禁止口爆,也禁止爆菊,等等这样阻碍人类繁衍后代的玩法。
    随后,自慰犯法也要提上立法委员会的讨论日程上。
    这一切都是为了不断生育,我们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回复
    • 于是就有了新的刑法学说:体外射精非法说。构成要件如下:
      犯罪主体:射精主体/被射精主体;
      行为对象:公民享有的通过正常性生活而被满足的受孕权利;
      犯罪行为:一切非正常的射精行为,如体外射精、颜射、(无性行为对象)自渎、(无合法性行为对象)性交自射精(如同性恋)等;
      主观条件:当事人存在非正常射精行为的主观恶意/或当事人主观同意或教唆他人实施非正常射精行为的;
      特殊情况:1)女性也可以是「非法射精罪」的主体,例如她们存在主观同意、教唆等行为的;2)明知对方存在非正常射精但未制止的,也按照「非法射精罪」论处;3)体外射精后,当事人存在补救行为的,或补交的,虽按「非法射精罪」论处,但可从轻处罚;4)在刑法236条之「强奸罪」的适用中,如当事人有「非法射精罪」之行为,按「强奸罪」与「非法射精罪」数罪并罚;5)在刑法236条之「强奸罪」的适用中,如当事人已经完成射精的,「强奸罪」可从轻处罚,若造成怀孕的,「强奸罪」实则免于处罚。

      回复
      • 那么问题来了,那种一碰就射的严重早泄患者怎么判?

        又或者你去“制止”的时候反而让对方突然更加兴奋,一个没忍住射你脸上了,叛你是帮助犯还是教唆犯,还是过失致人射精罪?

        还有就是,把射在嘴里、脸上或手上的精液及时灌回批里,算不算犯罪中止?

        回复
        • 因为前序有法律了啊,同性恋违法/非正常体内射精也是违法的,这些人只要犯法就会被抓起来,也就是说他们的基因就不会被延续下去了,自然人类就可以得到进化了啊。

          回复
          •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何监管这些违法现象?又或者说不育不孕者算不算另一种形式的“天生”罪犯?
            觉着这些问题都能令人深思,有趣,有趣。

          • 那这就要配合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人们内部监督机制了。将生孩子与退休、社会保障、税负挂钩,自然就会淘汰很多不愿生、或生不出的人。这些人的基因本身也不会带入到下一代甚至是更多代,这样就能变成美好的人间!哈哈哈。

            突然想起一个笑话:「我不孕不育,会不会影响我的下一代啊。」这种黑色幽默真的是什么时候看都不过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