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的讨论


△ 139|真相的讨论

真相值得被讨论吗?

这个问题其实本不该作为一个命题进行讨论,但换在现实层面,「真相」该不该公布,确实又会考虑诸多因素,甚至有的时候「真相」也只能被埋葬起来,避免破坏被谎言维系的和平。

以前在《最后一日》提到过,一些身患绝症的老人,在得知自己得病或被家人隐瞒疾病,往往会有不同的「结局」。应该会有人去做过这一类的调查,为什么心态好的绝症病人,反而会活过他们本该的「倒计时」。但因为这件事情没办法从「科学」的角度去解释,人类为什么能够利用意识来突破所谓的「自然规律」。

不过,也有被公布了「死期」,但每天也过得开心的人,真相虽然被公布了,但并没有被过分讨论。得知真相的人还每天还是得过,倒是那些当心真相一天天逼近的人,反而慌了神伤了心。

近来又有些「真相」被公布,虽然说是真相,倒不如说是大家默许的既定事实被推演到了某个节点,一直想要瞒天过海欺骗自己的人,又不得不在这个节点做出反应。是接受「真相」还是继续编造一个新的谎言来掩盖真相,为的就是稳定现在的安稳和最后仅剩的信任。

接下来要说的故事,本身是属于《不自杀承诺书》的一部分,只是在那里没有打算延展开来——是一个关于学生自杀的故事。

我有点忘了有没有提过这件事。高中的某个傍晚,我所在的教学楼传出异样的骚动。是说有学生跳楼了,就在教学楼中央的天井,那个学生从5楼纵身一跃,摔死在天井的花台边上。因为临近那一年的高考,所以有人怀疑这个学生是因为压力过大跳楼。

学校反应的速度非常快,在救护车没有到场之前,所有的学生就被要求关闭在教室内。班主任为在场的学生负责,如有冲出教室看热闹的,很显然被罚的是班主任。虽然第一现场的内容被封锁了,但是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同学们都偷偷掏出了手机开始传递消息,从教室内部、然后教学楼内部、然后是学校内部、最后是学校和学校之间,消息很快就传递开。但「真相」却是反过来传播的——先是学校和学校之间传出了某种说法,然后传回到学校内部,再回到教学楼内部,最后又回到教室的内部。

这是为数不多能让人有聆听分享、甚至是操控八卦谣言快感的时候,所以「真相」变化的速度非常快。短短十分钟内,就已经有了7、8个版本,从学习压力到校园欺凌、到疼痛的青春爱情到伤痛的甜到哀伤,「真相」就在这样从内到外,再从外到内的顺序不停地被制造和传播。

庆幸「跳楼事件」是发生在「那个时候」,因为「那个时候」的科技还不如现在发达,至少学校还没办法通过掐断网络的方式,让消息完全阻挡在学校内部。那个时候,我和同桌做了件有趣的事,我们在统计「真相」一共有多少种。一个人做汇总、一个人做信息的索取。

印象中,学校有派出领导来检查,还说顶楼的摄像头刚好「坏了」,很显然,最早下的这种定论,就是害怕跳楼的学生会牵扯出一大堆的「真相」。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真相才慢慢被揭开——那是一个校外的学生,专门跑到我们学校,从备战高考的高二学生教学楼跳了下去。

是真的吗?现在想想,我居然也会被这种鬼扯的调查结果给骗了——大概也是因为这几年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再反观过去的时候,原来这套逻辑早就用上了。

「真相」被官方公布,即刻开始了第二场信息传递的高潮——「真相」虽然是「真相」,但是关于真相的猜疑和谣言又开始了,因为有了「真相」作为依据,这一次在被传播的消息就变得更加有板有眼起来。「真相」只是简单的一个结论,但谣言可以让这个结论变成一个完整的故事——这一点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看热闹的想象力。

人们非但没有用「真相」推翻自己之前秉持的谣言,甚至还将官方认可的「真相」给原本的推测给结合了起来——现在觉得可笑的是,那个关于「校外学生」的结论,本身也是假的,所以才让后面的消息变得更加的荒诞可笑。

最后,我跟同桌总结了那天的信息,我记得光是遗书就出现了5个版本,更别说他的死因和真相了。他们敢编,有人敢信,真相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能否在这些「真相」里添油加醋地混进自己的认知、情绪和期许。后来学校也懒得再管这件事了,因为没人闹,没人会查,真正的死因或许就是那么简单,没有他们害怕的剧情,所以总要留下点让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娱乐内容。

这两天也有一个「真相」被公布,但我倒觉得它是不是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因为关于它的真相版本已经越来越多了。有的时候,反而那个「真相」就跟着那个学生一样,自由落体的那一刻,被狠狠地砸向了地面,一切都归零在最后一声巨响,残忍的「真相」就算被挞伐和声讨,那个坠落的人啊,也早就死在了谎言之中。

「真相」解救的不一定是逝者,但谣言却是活着的人在骗局里唯一能得到的「真相」。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