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器

△ 138|自慰器

憋到下午4点,都没有想好应该写什么。最近的文章都是前一天提前写好的,所以总是会逼自己多想点什么。被迫回到上一个500日写作的第138天,找到了这个妙趣的题目,干脆就用它了。

我有一个自慰器,一般不会拿出来让人知道,但是却是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

这两天我便拿出来和别人试了一试,彼此都开心得笑容满面,互相热情地握手感激,呀!真好,拥有一个如此美好的自慰器的年轻人,将来一定非常有出息呢!

——《∞》414 | 自慰器

原本的《自慰器》写得差不多是8年前的事,那个时候我需要替人化解「枪打出头鸟」的危险,所以让我代替别人去参加了公司重要业务模块的采访节目。一开始对稿,当我看到那些预先准备的题目,我大概就猜到我必须得坐实「出头鸟」的身份了。我接受采访本身就已经惹到了不少人,凭什么我一个入职这个公司才一年的员工,就可以代表整个项目组去接受采访,甚至还作为了项目主管的代言人。

因为坐实「出头鸟」的身份,所以我也懒得再表现出「谦虚」的模样。在进入录音棚的时候,我就立马切换成了另一副我自己都很少见过的嘴脸,从记忆里搜索出所有我关于「自信」这个概念的表象,然后附着在我的肢体和言语之中。那次采访很成功,当然也惹到了更多的人,因为我没有表现出按照等级地位该有的「谦卑」,反而被这群人看出了想要谋权篡位的野心。

有趣的是。在当时采访结束后,我立马回到那个吊儿郎当的模样,采访我的也是公司行政人事部的员工,他拍拍我肩膀和我默契地狂笑,他说我好装逼,我说他采访的时候好虚伪,几个人就这样在录影棚回到最现实的模样,懒得再粉饰那些有的没的。

而「自慰器」,就是那个挂在嘴边的「理想和未来」,无时无刻都要在采访的时候表现出来,对未来的期许、对成就的期待、对成功的自信、对理想的情怀。

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肢体语言、面部表情、字音强调已经可以如此厚脸皮地游刃有余,交流了很多,自己对自己的逻辑也颇为自豪,大概也是花了几个逻辑的陷阱,让两个采访我的人都跳进了陷阱提出了几个我预料之中的问题——这样的一来二往,大家也都愉愉快快地结束了采访。

等到我卸下这份“出头鸟”的面具的时候,才扑哧而笑,竟想不到当中拿出了“自慰器”让大家都爽了爽,是啊,我说了一个偌大的梦,美好得不像话,差点让我自己都相信了。这个梦便是我们人生的自慰器,在我们孤独痛苦无助悲伤的时候拿出来,用一用,想必也会让人生觉得快乐很多。

——《∞》414 | 自慰器

当然我这只「出头鸟」从这群人的视野里如愿以偿地离开了,提交离职报告那天,采访我的行政人事部的员工和我私信聊天——「你终于要走啦?」这不是一句诅咒,而是一句对解脱的祝福。

「啊,对,怎么你早就知道我要走了?」

「被我采访过的员工,最后都离开这里了,怎么样,厉害不。」

「哈哈哈哈哈,去你妈的哈哈哈哈!」

后来换了工作,这个「自慰器」还是时不时地掏出来,争取到项目组,然后扛下KPI等等。有一次我非常忐忑地问过老婆:我刚才的项目组宣讲会看上去真的是一个有能力接下这个盘子的样子吗?

现在回想起来,我为什么会问那个问题,是因为那是我第一次拆掉了「自慰器」伪装的模样,不再讲那些用「自慰器」套弄的快感和麻痹。而是回到一个清醒的状态,去思考下一步该做什么。

「自慰器」扔掉了,也会有一个问题,装逼和现实的差距缩小了,反而让人看不出我是不是真的戴着面具。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保持着本来的模样,自认为自己还算是掌握了真正的「幽默」精髓,所以就算面对陌生人,我也可以很自然地「吊儿郎当」说些幽默,那个端着的架子,随时掏出自己「自慰器」让别人跟着自己爽一爽的自己,再也找不回来了。

梦想就是一个自慰器,在必要的时候爽爽自己,麻痹过去。

但是要靠多么强大的意淫啊!才能让自己内心切切实实地骗过自己!

——《∞》414 | 自慰器

那些每天都在用「自慰器」让自己爽的人,迟早有一天会意识到,他们那根现实的鸡吧,会发炎红肿,然后结出梦想的菜花。

《自慰器》有2条评论

  1. 这个比喻太妙了!不,这个词可以当作写实。现在的我非常想要弄清楚那些背着自慰器的人儿有没有在爽过之后泛起淡淡的空虚,反正我是有了。

    回复
    • 今天吃饭的时候,就听到一个人掏出了自己的「自慰器」想让别人跟着自己爽一爽,结果被对方步步将军,也挺精彩的,我准备去写个「自慰器」后续。哈哈哈哈。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