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7 | 框

因为是一天之内准备了两三天的文章,所以难免会遇到没有灵感的时候。所以刚才跟自己玩了个小游戏,直接把电脑最后复制的东西粘贴到标题栏,就决定以此为题——所以才有《框》这个题目。

追溯了一下,为什么会有这个复制粘贴的内容,是因为有人在群里说「框自己的男友睡觉」,我复制了这个字,想表扬这是一句非常地道的重庆话用词。所以「框」才会被留在复制粘贴的记录里。

显然,这个「框」其实并不是个名词,而是一个不太好表述清楚的动词。在川渝地区,「框」指的是父母在哄婴孩睡觉时,会轻拍婴孩的后背或手臂,让婴孩能快速入眠。原本「框」的目的,是给婴孩模拟还在母亲子宫里,听到母亲心跳时的状态,好让婴孩安心入眠。

以前语文老师给学生举过一个例子,说人的感情就是一个空纸箱,只有当往里面放东西之后,才能从箱子里面拿出东西。我一直觉得这句话存在一个致命问题——放进去的东西到底是属于谁的?如果对方是一个只会索取的人,那这个箱子永远都不会剩下什么东西。因为一切的讨论,都是建立在两个人都是愿意付出的人,他们愿意往箱子里面放置东西,但这些东西没人再拿走,是不是剩下的又都是垃圾?

我后来跟语文老师讨论过这个话题,给她举了另一个例子——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不应该是一个纸箱子,而是一个「框」,这个框可以容纳任何实际存在的,也可以容纳虚拟存在的事物,对自己是「框」的名词,可以去评价别人的好坏,对别人是「框」的动词,可以去安抚别人的资本。

主要是我见过太多习以为常的例子。一开始,一个人只是出于好心,给予另一个人一定的帮助。但久而久之,一定会上演农夫与蛇的故事——被给予的一方,开始在意对方给予的东西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有的人会觉得很麻烦,有的会因为自己度过了难关觉得不再需要别人的给予,也有的开始变得欲壑难填,甚至开始在心里指责为什么对方给予的东西不是自己切实想要的。

所以我才说人与人之间的是「框」而不是纸箱。因为纸箱一定有它的极限所在,装不下了,如果不拿出东西,就不可能再放进去想要放进的东西。如果把这个纸箱换成了框,它就变成了一种范围,而这个范围会随着放进去的东西多少,而无限扩张。为了证明我的论调,我举过一个例子。

那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只能穿家中兄长留下的衣服。送衣服的人觉得他们家空间不够,扔了又可惜,所以就宁愿把衣服给「有需要」的人。结果我家也是空间不够,还不舍得扔东西的,就只能再把衣服淘汰给家里别的亲戚小孩,被我们给予的家庭,有时候也会自嘲说家里太小了,很多东西都舍不得扔掉。你可以简单地理解成一条河流,有两道闸口来控制水流,而我家应该就属于两道闸中游的人工湖区域。

后来,原本给予衣服的家庭换了更大的房子,他们的家里能塞下更多的旧衣服,也因为「上游家庭」的孩子进入了青春期,身材版型基本上也定了型,但「中游家庭」的我到了成长发育最快的年纪。有趣的是,「下游家庭」也换了更大的房子,他们也能塞下更多的旧衣服。但问题出在了我所在的「中游家庭」,我们不再被给予,但「下游家庭」已经把孩子们之间淘汰衣服的规则当成是「应该」的事情。久而久之,「下游家庭」也会有想法,怎么每一年都会给一次衣服的规则怎么就没人遵守了。

这时,中国人爱面子的一面就展现了出来。「下游家庭」索性要脸,所以没好意思张嘴要东西;「中游家庭」也一样,因为自己不再有「上游家庭」给予的「新衣服」,自己能给予的也不够了。但是为了维系面子上过得去,「中游家庭」还是只能淘汰旧衣服,给予「下游家庭」。

这个时候,语文老师反驳我,认为大家这样墨守成规的规矩本来就没有强制性,如果没人执行了,那就无须再执行了啊。我问老师:「那柜子怎么办,原本每年都可以塞满的柜子,突然空出了一半。」语文老师显然没有听懂这个问题,她反问「柜子没塞满就没塞满啊。」

「但是他们为了能容下更多的衣服,买了更大的衣柜啊。」

显然,那个时候我用了偷换概念的方式,是因为为了容下更多的衣服,提前到了买大柜子之前了。但语文老师并没有听出这里面的逻辑,她问我:「为什么人们不愿意自己去填满柜子。」

「你觉得呢?」要不是因为我和语文老师关系太好,而且她也习惯我这种挑事儿的性格,换个老师迟早要被我这种阴阳怪气的交流方式给气死。

好了好了,我承认,我当时不仅用了偷换概念,还用了以偏概全的逻辑谬论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在这里,我也要深表歉意的道歉和澄清:

  • 他们并不是一味地索取,是因为我们给得太多了,让他们不得不一味被索取,而是我们太贱了非要给予东西;
  • 他们并不是欲壑难填,是因为我们一直以来都在用同样的方式给予对方,被给予的人也会有变化、成长、满足感标准的提高,所以我们有很大的问题,是没有考虑被给予人切实想要的是什么。
  • 他们并不是得寸进尺,是因为我们自以为是,认为被给予人想要某种东西,没有从被给予方真实的情况去考虑他们到底需要什么,如果我们一味地给予对方衣服而没有给裤子,这样会对别人造成困扰,难道我们要让他们不穿裤子上街吗?
  • 他们并不是不懂得感恩,是因为我们一味地给予,会不停提高他们的「感恩标准」,更多时候我们没有在人家最迫切需要某件东西的时候,给予及时的帮助。我们一味地给予衣服,对方无须感恩;我们终于给予了裤子,对方也不需要感恩,因为这是我们应该考虑进去的;我们又顺带给予了袜子,对方也不需要感恩,因为袜子比起衣服和裤子,它本身就微不足道。

综上,错在「给予方」,自己犯贱,不值同情。

《框》有2条评论

  1. 习惯成自然,就会成为理所当然。
    如果每天施舍给同一个乞丐,那么终有一天他会对你施舍给他的东西挑肥拣瘦;如果有天你忘记施舍给他,他或许还要大发雷霆,还会认为你欠他的。
    我看到过很多有手有脚,能蹦能跳的“低保户”就是这样的。其实,不光是伪低保户这样,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比如“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的老人们(出现在公交车上),还有一大部分中年人,永远觉得社会欠着他们……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