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祝福一下我会死吗?

△ 135|你祝福一下我会死吗?

我确实有深刻地自省过,我为什么不是个喜欢「祝福」别人的人。哪怕是内心真的在为对方开心,但也很少说出「祝福」的话,以至于前几天朋友在告诉我一个喜讯之后,对方追问了个问题:你这一次是不是应该祝福我一下?

就算这样,我当下还是就着现实层面再说些注意事项,避免错过难得的机会。

事后,我有冷静地思考过,倒不是说不愿意祝福对方,而是我觉得「祝福」本身没有任何的实际作用,至少现实层面的规律和突发事件都不是由我一句祝福造成的。我并不是那个蝴蝶效应的蝴蝶,更不会是被供在庙宇里的神仙。所以我常常会一笔带过,说些现实层面的事情,帮别人预判「可能性」,让别人的「期待」变得更容易实现。

所以我常常在吐槽中国式家庭的那种「不愿表扬」,其实本质上我也是这样的人,不会主动说出祝福的话,甚至会在别人高兴的时候「泼点冷水」,说些现实层面的考量。如果把自己放到对方的角色,也会觉得对方太多事——在别人讲述一件事情时,鼓励和祝福就对了,哪有这么多的「现实主义」。

写到这里本打算好好反省一番,但我发现我其实也有很多时候采用的是「鼓励」和「祝福」。

比如以前经常有人来找我抱怨,大部分人的抱怨都不是为了找到解决办法,而是想要得到别人的「鼓励」和「安慰」。一开始,我还是会帮着他们提出各种解决办法,想让他们快点从抱怨的情绪里度过出来。结果很快就会发现一个问题,就算我给了他们一架可以从坑里出来的梯子,他们还是会呆在坑洞里,继续寻找不同的人去抱怨他们的悲惨遭遇,这样一来,倒显得我像是多管闲事一样。后来再遇到抱怨的人,我几乎都是采用「鼓励」和「安慰」的态度了——我甚至还做过更过分的,在别人打开抱怨电话时,把手机放在一边,手上继续处理着工作的事情,电话那边对方一直说个不停,我就时不时的「嗯」「对」「真的吗」「卧槽好烦啊」的接话——至今没有人发现我是这样在应付他们。

这两年有点可惜,再找我抱怨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因为当他们真的想要从我这里得到解决办法的时候,我还在用「鼓励」和「安慰」的方式应对他们——这样可以给我省去多少麻烦啊!

说起来,其实我也有衷心「祝福」别人的时候。

比如遇到有人非要跟我对杠一件事情,非要和我争论一件事情的对与错,我一般都采用「认输」然后「祝福」的态度。「你说的没错呢」「哇,真的好棒,我怎么没想到啊」「是吗,下次我要用你的观点去看看世界」。不过这两年,这一招有点容易被见招拆招了,因为人们越来越敏感,被互联网整得越来越overthink,明明我是衷心地祝福,却被理解成是「阴阳怪气」。

写到这里,好像我压根儿就没有打算要自省。因为对我而言,不「祝福」的原因有三:

1、期许担保。我见过太多祝福别人,结果对方遭遇不幸的「现世报」。不知道这些祝福的人,他们是不是真心实意地想要祝福别人,但当他们遭遇不幸的时候,每个人都能说出自己理解的「哲学」——报应或是不该、可惜或是该死。我也见过那些迫切需要被人祝福的人,就跟逢庙必拜的信徒一样,只要无法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一句祝福,他们的世界就有可能会塌陷下来。甚至有些人,会把别人的祝福当成是希冀,一段明明不被祝福的感情,他们妄图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一句祝福,这种可怕的情绪到最后会变成歇斯底里——一旦他们过得不幸福,那些原本祝福的人就成了共同的「期许担保」,要一同承担不幸和不祝福带来的悲剧。

2、风险转嫁。我应该在《包办婚姻与风险转嫁》有提到过,风险转嫁的「奥妙」就在于,我们能否找到一个道德绑架的对象,祝福与不祝福便是非常巧妙的道德资本。我以前给一个非常迷信的老板打过工,有一次他出差,因为秘书说了一句祝你一路顺风,他在飞机上对我数落秘书和教育我了整整三个小时。他解释,如果一个人马上要乘坐飞机,如果祝福一路顺风,是不好的礼数。那时候我懒得反驳他,因为那是趟红眼航班,我他妈真的很累。

后来,离开那份工作后,我其实也有时刻回忆起这个「礼数」。但这个「祝福」多少有点太主观了——如果一个人开车去机场准备坐飞机,但是他小区门口的电子门杆说的是「祝你一路顺风」怎么办,要把人家电子岗亭砸了吗?

中国人的信仰很复杂,简单地说:左眼跳财,好开心哒;右眼跳灾,去他妈的封建迷信。

特别是在别人找我说些「好事情」时,我虽然不会说出祝福的话,但我一般会说好好把握机会。但是在聊天的过程中,就会清楚地发现对方在机会方面,有很多没有想到的可能性。所以我为了促成对方机会的达成,自然会帮他考虑一些「可能性」——但这种对「可能性」的探讨,就变成了「祝你一路顺风」的诅咒。所以,我现在开始尽量避免帮对方说出「可能性」,就算这些「可能性」非常明显,而且绝对会暴露,但我决定不多说一句,就算发生了,跟我的「诅咒」也毫不相干啦!

3、多喝热水。对我来说,所谓的祝福和「多喝热水」是一个道理,它没有实际的作用,但很多人就是需要听到这句话。这一点,其实我也有过反省,老婆来姨妈时,我其实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自觉「多喝热水」确实有点敷衍,所以干脆就想点能不能实际帮做的事情。

但很多人会有一个误区,认为「多喝热水」是一个必要的条件,接下来再是他们的行为准则。「祝福」对很多人也是一样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那种「如果不说晚安就代表不爱对方」的感情,如果你经历过并且现在还在经历,我只能拍拍你的肩膀;但如果你没有经历过,我觉得你的人生少了点美妙的完整性。这种让人抓狂的逻辑推论,是感情世界里最可怕的存在,就跟你如果再听到一个人的婚事不「祝福」,别人就会不高兴——怎么地,如果我不祝福,后来离婚还他妈是我的问题了?(也有可能确实是我的问题,比如给对方的一方带了绿帽子)

「我要结婚了。」
「那……恭喜你哦。」
「恭喜我做什么?」
「那你想怎样啊?」
「可是我爱的是你啊!」
「可是我爱的是你的老公啊,这件事不该我伤心吗?」
「?」

《你祝福一下我会死吗?》有2条评论

  1. 中国人的信仰很复杂,简单地说,好的都信,不好的都是邪门歪道。

    话也是,只想听到我心里想听的,其他都是耳边风。

    我TM也是醉了,身边这种人真JB多。 是不是我的问题。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