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和闺蜜互换灵魂,你会选择我的肉体还是我的灵魂?

△ 134|如果我和闺蜜互换灵魂,你会选择我的肉体还是我的灵魂?

今天的题目依旧是取自一个脑残感情问题,我觉得它的脑残程度不亚于「如果我们没在一起你遇到我会跟我出轨吗?」那么,今天的这篇文章就和前段时间的那篇文章作为姊妹篇吧。

这个问题乍一看比上一次那个「灵魂拷问」要更离谱一点,我倒觉得有更多值得玩味的地方。「如果我们没在一起你遇到我会跟我出轨吗?」这个问题明显还会有现实意义存在,因为说不定被问这个问题的人,可能真的就动了想要离婚的冲动——谁受得了和一个整天用这种傻逼问题的娘们/贱男人在一起啊!

但是「如果我和闺蜜互换灵魂,你会选择我的肉体还是我的灵魂?」这个问题就不同,正因为它没有任何的现实意义,所以才有讨论的价值——这种近乎哲学的讨论,更像是一种辩论。但是辩论存在一个不小的「漏洞」。我们都知道辩论往往采用的是正反两边,即要么选择闺蜜的肉体你的灵魂,要么就只能选择你的肉体闺蜜的灵魂——但是从成年人的角度来说,就不能两个都选吗?无法被正反两边规定的问题,辩论起来才有乐趣——但是也会让提出问题的人感到不开心。

这种问题的乐趣不在于回答者,而是提问者想要得到怎样的答案——因为我可以100%肯定,回答者内心的标准答案都是两个都要,如果在苦苦追逼的情况下,还会选出第二种答案——谁受得了和一个整天用这种傻逼问题的娘们/贱男人在一起啊!所以提问者想要得到怎样的答案,才是我们今天需要讨论的话题。

努力地思考了一下,如果我换成女性视角,也需要傻逼到问出这种问题,我想要得到的答案还真的不太好选——因为我的内心已经悖论开来。但这个时候,「嫌麻烦」的男性思维又得出来化繁为简,最好的结果就是——让他操着我的身体,让我的灵魂和他面对面直视,让他只能想着我的灵魂——怎么有种《使女的故事》里的桥段?

按照惯例写到这里,就要翻出一段故事来说说了。

在家里人没有发现我是个「挑事儿精」之前,他们还是很愿意带我去参加别人的结婚宴席,大概是觉得给出去的红包不带个孩子去吃饭,多少亏了点。每次参加别人的婚礼,都会听到各种有趣的八卦。最常听到的就是:你看那个新娘子其实多少有点像他前一个谈了很久的女朋友。因为没有确切地记录过,但这个问题真的是「男方妈妈姊妹伙桌」很喜欢津津乐道的话题。

婚礼从双方新人出场的时候,这群阿姨就开始指指点点交头接耳地评论,不外乎就是「这个女的不如之前那个好看」「这个女的其实长得很像前一个」「你看你看从这个角度看真的太像了」……虽然我也不知道前一个到底长什么样,但能从两个新人的眉眼之间看到此时此刻的他们俩,至少对这段婚姻是满意的,男的并没有找一个类似的肉体去慰藉灵魂,女的也不知道自己被爱的原来是肉体而不是灵魂。

有一次我终于忍无可忍,我问了句:「那如果他前一个回来了,这个女的看到了会不会意识到自己只是个替代品啊?」这句话不仅被我妈狠狠地批评了一番,还让我被剥夺了再参加别人婚礼蹭饭吃的权利。

但这个问题不能不规避啊——既然他们都觉得这个女人很像男方的前一任,那这个秘密终究会败露——那个女人突然出现,回到男人的视线之中;或是留在手机里的一张忘记删除的合照;或是夹在日记里的一张过去的大头贴……当那个因为「相似」而被爱上的女人,看到了一个和自己有几分神似的女人,她的心里多少会有点忐忑和怀疑。就算没有人告诉她那个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她自己也会脑补出一部完整的大戏——因为她毕竟不是这个男人最初的选择。

那这个时候,如果真的有一场交换灵魂的游戏,那这场三个人的感情就有了值得玩味的地方——这颇有些几十年前台湾偶像剧的桥段,但它就算是放到如今的现实,也依旧充满着戏剧性。但既然是偶像剧,也有诸多烂俗的地方——即男主角只能选择其中一个,而另一个如果没有被选上就好像会面临「原地爆炸」的结局。那这多少又不符合现实——因为又回到了最开始的答案,谁都会选择两个人都要的——就算一群道德警察再怎么执法批判,那些多年以后跟自己的初恋搞在一起的桥段还少了吗?

那现在想想,我得收回我最开始说的那个话——「如果我和闺蜜互换灵魂,你会选择我的肉体还是我的灵魂?」并不是一个虚构的问题,它本身是有极强的现实意义的。一个长得很像自己的前任,和一个未来可能会遇到和自己一样的灵魂,这些问题本身也在无时无刻地考验着每个人。

但是这个问题怎么回答,答案都是一样的,大部分的人两者都会选择——但怎么问,答案都无法做出,因为他们到头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了这个问题之中。

《如果我和闺蜜互换灵魂,你会选择我的肉体还是我的灵魂?》有12条评论

  1. 似乎回到一个更本质的问题,人的本质是灵魂还是肉体?正如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那种出轨更严重。

    回复
    • 最可怕的是自己的另一半在出轨,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祈祷着他可以回心转意,然后去指责别人的另一半肉体出轨,或是去声讨别人不应该精神出轨。

      回复
  2. 沉迷于爱情骗局的人,会因此陷入尴尬局面。
    然而,他的尴尬也是假的,也不能说是假的吧,就是自我矛盾。
    在“道德”的束缚下,他展示于人前的尴尬,是隐藏自己本身灰色人性后的一种自我矛盾。
    为什么说隐藏后呢……
    看看我们自己的灵魂都在做过些啥:
    他曾经在自慰的时候,都曾幻想过谁、意淫过谁,最后随着撸动而喷射;他曾经关着灯或闭着眼跟女友或老婆日逼的时候,心里都曾幻着谁、意淫着谁,最后射在女友或老婆体内(或体外,或套里)注意,这里用的是“他”,但是也包括“她”。 TA们用TA们的灵魂都做过些啥龌龊事,只有TA们内心自己清楚,当然只是不说而已,能说出来的都是“道德”束缚下可以说的。
    到底是选肉体,还是灵魂,其实这个问题在我们人类心里已经不攻自破了。
    人活着,多累啊!哈哈

    回复
    • 如果要给人类的性幻想也定罪,那最后就是法不责众。
      如果要给人类的性幻想制造一个可实体化的设备,那这个就是犯罪,因为那些内心龌龊但又不承认的人,会害怕自己的龌龊被人发现。

      回复
    • 这道题对男人来说根本不需要思考的,只是对于提问这来说有点麻烦,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是什么的。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