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游戏

△ 129|生存游戏

刚才去拿外卖,回到电梯里上楼时,总觉得原本应该上楼的电梯,却有一种莫名的失重感,更像是在下降。所以本能地再三确认了电梯运行的方向,当下开了个奇怪的脑洞——如果这个电梯真的是往下,而且是通往一个封闭的无法逃脱出来的空间(比如电梯指向的数值是B18层),而我手上提着的外卖,就是我在这个生存空间最初的生存物料。

还好,我提的是一堆超市购来的物品,至少能维持我活过最开始的时间。

这个奇怪的生存游戏就这样在我的脑子里开始慢慢构建起来。拿完快递回到电梯准备上楼的人,即参加了生存游戏,电梯会朝着一个封锁的空间而去,那个空间里是完全丛林法则的生存模式——最初的生存物资,就是那个人为之下楼的外卖——可以是吃一顿的食物,也可以是一杯奶茶,也有我这样超市购物。在这个共生存空间里,可以用任何一切的生存手段,杀人越货只不过是你能想到最低级的「手段」而已。

去年,《鱿鱼游戏》大火,其实它的故事内核非常简单,就是对人性黑暗面的极致呈现。它应该算是半个生存游戏,而生存的方法就是有人淘汰,然后自己活到最后。其实这一类的影片并不少,只是为什么突然会火,这件事情要解释起来,就跟解释每个中国人为什么都会有一个「侠客梦」一样,道理很简单,但要证明得清楚,每个人都自有认为。

我小时候写过一篇小说,被家里人偷偷翻看过。是关于一个男人有一种奇妙的体质,他存活的方式不是靠生命系统维系,而是食用别人由爱生恨的绝望。所以他们每个月都必须让一个人爱上自己,然后再用残忍的方式伤害对方,让对方感到无尽的绝望和痛苦。

这个设定其实完全经不起逻辑推敲,但大概就是想要设计出一种奇妙的矛盾。这样的故事设定也会发生大家都会猜到的剧情,他遇到了一个让他也动情的人,在想要伤害对方的时候,他面临了一个极其困难的抉择。

那个幼稚的小说是一个奇怪的连载,并不是一口气写完的。所以结局在这里卡了很久。就连我自己都相信这部小说的结尾应该是「标准」的,他一定会被真爱所感化——说不定这种奇妙得像是童话故事里设定的「诅咒」,其实就是因为他不懂得如何爱别人而被咒下的。

我之所以相信家里人偷看过这本小说,是因为他们也都认为这只是一个「小孩子正常的童话幻想」,只要结局是真爱圆满,那过程怎么残忍,也只是为了这个「积极向上」的结局所准备的反差罢了——所以他们并没有对我做出太多的干预。

直到我写完了那个小说的结局——虽然男主角确实被真爱感化,他决定不再折磨这个女人。但,他让这个女人作为他的工具,去勾引和伤害更多的男人,让他们成为绝望的来源。就是因为他们偷看了我的小说,他们才非常紧张我是不是「心里有病」,我为什么会写出这么不符合「童话故事」的结局。

其实最开始,我只是想把人性最黑暗的模样给描绘出来,但在写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这些看上去离谱的选择其实才是正常人应该作出的选择,而那些为爱感化的桥段,才是被升华为艺术的存在。就跟武侠小说一样,为什么它会存在,就是因为它弥补了人们求而不得的那份期盼。他们期望能有一个侠客能拯救他们于水火,希望有包公一样的公正严明能惩戒无法用现实流程批判摧毁的权力,当然也希望一个能够通过真爱将人感化的魔咒,让人性的黑暗被所谓的光明驱散。

放你娘的狗屁,你看看这是正常人能说的话吗?

那个时候我也被骂了一顿,说是因为我心理黑暗所以才会觉得他们都是坏人,要保持一份对善良的期待,才会接受到别人的善良。不过我很快发现了这句话里的漏洞,因为它是要求我们先要保持一份善良,把那些对恶的念想都断绝,不再用防备的心去对抗别人,而是接受别人一切的行为,用最善的善意去理解他们。

这个过程中会存在一个悖论——如果对方的行为并不是善,而是一种相对的恶?不过他们还是能找到合理的方式来规避这个规则——我们要用善意去接受别人的恶,因为我们迟早能感化他们,让他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善。

算了,我也懒得反驳了,还不如在现实设计开头这样的「生存游戏」,既然他们都不肯承认人性的黑暗是现在不存在的,那就在生存游戏里,用真爱去感化黑暗吧。

《生存游戏》有9条评论

    • 人们总有一种错觉,就是自己弑神之后一定会成为更好的神明,结果没想到,自己成为伪神的结局还是被人从神坛上给拽下来。

      回复
    • 所以人类最好的管理方式就是把他们都当成猪,大家吃一样的猪食,生活在一样的猪圈——但是问题来了,谁才是养猪的人呢?

      回复
  1. 我们会发现很多兽类即便快饿死的时候,也不会去谋杀同类(成年同类),当然已经死掉而被吃的不在讨论范围内。但为什么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是因为人有了思想,意识觉醒后的人性实际上比兽性更加可耻,所以我们有了“道德”和“法律”来约束我们内心的黑暗,而兽是不需要这些法则的。
    另外,正好你说到侠客梦了,我们不仅有侠客梦,我们还喜欢亲手塑造英雄。我们给英雄加冕,赋予他伟大的光环,然后呢?然后呢?然后,我们更喜欢的是亲手摧毁我们亲手塑造的英雄,我们从中会获得无与伦比的快乐和满足。这就像小孩子费劲了半天搭起的积木,然后他会突然莫名其妙的一脚踢翻!黑暗是深入我们骨髓的东西,道德和法律的约束,这些黑暗是被压抑的,所以它时常会以灰暗的面目示人。

    回复
    • 看,袁崇焕被百姓分食的时候!
      看,十年没文化革命,那些悲惨的将军……
      看,现在某位抗疫医生的现状……哈哈。
      我们喜欢塑造完英雄,再毁掉他们。

      回复
    • 我一直觉得,中国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创造一个神,把他们推到神坛,到这个高峰来临的时候,他们便开始转变想法,不是供奉和敬仰,而是期待他们会从神坛上跌下来的那一天。如此循环乐此不疲。另一个种,就是一开始那个人注定就不是神,是一个很他们一样烂的小人物,然后他总能在奇妙的时刻逆袭成为英雄,这虽然不是造神,甚至有些弑神的意味。但是他们替代原本高不可攀的神性之后,也开始有人去期待他们会违背初衷,堕落地狱的桥段。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