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梦

△ 125|解梦

早起惊觉,这几天偷懒提前写好定时发布的文章已经没有库存了。自然醒来就老实坐在了电脑前面,写下这篇「准时」的文章。

说是解梦,最近倒是很少有梦。最近一次,是梦见和老婆一起回到了学生时代,因为确切地知道自己在梦境里,所以便对老婆说,我们在梦里把这里的秩序都毁掉,然后我们醒来就跟这里没有关系了。

果然,在梦里面我极尽折腾,校园里的人都被我弄得疯疯癫癫,各自为伍地开始了争斗,而我就这样穿在中间,这边撺掇一下,那边挑拨一阵。我在《说梦》里没有提到过,梦见学生时代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最近压力很大,总觉得自己像是要面临学生时代那种紧张的氛围,或者说现实生活有某种考验,正在步步逼近自己;另一种可能,其实并不是很多人会主动承认的,常常梦见学生时代的人,其实是在逃避现实,因为他们在学生时代对自己学习能力的自信,对班级上其他同学的蔑视,这些都是在之后的社会里都没办法再被满足的虚荣。特别是很多高分低能的人,他们梦见学生时代自己如何风光的次数会更多,一般在现实受挫,都会用梦境来疗愈自己。

我大概比较不同,自从我做过一个「异教徒」的梦后,我再梦见学生时代,一定是各种Drama的剧情,而且每次我都会在梦境里调整策略,终极目的只有一个——赶紧从这该死的梦里醒过来。

毕竟我不是个好学生,成绩波动对我来说也是种惊喜,在前十和后半段自由切换,所以我梦见学生时代大概率不是想要去「重振雄风」,而且我学生时代的梦有着非常强烈的「厌恶感」。比如看到老师的嘴脸、同学之间虚伪的情感、教学体系的腐败等等。按照自我剖析,倒像是我对学生时代有着强烈的「自卑感」,所以才会想办法从学生时代的梦境里脱离出来。但是这几年,再梦见学生时代,已经变成了各种「实验」和「游戏」。

最早「异教徒」的梦,应该就是个转变的契机。

后来我还梦见过,在办公室向班主任下跪,求他把我开除了,因为上课不能用电脑但是我现实又有需要处理的工作,所以我在梦里声泪俱下哭天抢地;后来见软的不吃,我就开始来硬的,有一次我是直接提着刀,冲到校长办公室让他把我开除了,否则我就在学校大开杀戒,校长不信,我第一个便把他偷情的秘书当着他面给杀了;杀人好像也解决不了办法,我有试过接受梦境的规则,有一次我是真的打算老老实实地在梦里参加一次高考,好让这个梦能翻篇。谁承想,在梦里我不仅考试迟到,还考到一半决定出去买点吃的,因为考试真的太他妈无聊了。最后在梦里,我是和监考老师站在考场的窗户前聊天,把这个梦给耗过去了。

对冲规则也不行,顺应也不太像是我的风格,现在就越来越膈应人,开始学会了利用规则的漏洞。再上一次梦见学生时代,是干脆在学校里开了个蹦迪室,然后还积极充当牵嫖的角色,把学生时代那些彼此喜欢但是又没能在一起的人,给撮合到一起——之所以我定义为是「牵嫖」,是我默认他们未来不会在一起,而且还是会找另一个人结婚,但是如果能让他们有这样一颗种子被埋下,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场同学会之后,他们再遇见,那棵小苗苗就会瞬间发芽(当然了,不需要我,他们现实的未来也有机会搞在一起,这个是我们以后聊的话题)。

再就是前几天梦到的学生时代,因为我前面的同学是一个新冠病毒密接者,然后整个学校都陷入到了混乱之中。我便对同样和我穿回学生时代的老婆说,既然我们在梦里,随时可以逃出来,不如我们把这里搞得更混乱一点。于是我开始在学校散播恐怖言论,当众造谣不说,还利用大家喜闻乐见的人民内部矛盾,开始将这个最初感染者给设定成罪人,让学校内部出现了各种各自为伍的阵营。最后我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我的梦境。

写到这里惊觉,按照「遇事不决量子力学;解释不通穿越时空;脑洞不够平行宇宙」的原则,我怕不是在毁掉「平行宇宙」里每一个自己的学生时代?我把时空长河里每一个「如果」的可能性都折腾了,会不会这些「平行宇宙」的自己最终会交汇回一个奇点?

从梦境反过来剖析自己,大概最好解释的,就是别他妈让我再回到学生时代了,我现在过得真的很开心……

有趣的是,在去年住院大脑自我休眠,用各种梦境对抗病痛的那段时间,我倒是完全没有梦见过学生时代,我甚至在大脑里面参与了一部好莱坞大片的编剧,还跟着导演去得了奥斯卡,然后整天在太空里面飞行,都没有梦见过学生时代——果然这些废料梦境,只会让我睡得越来越生气。

下次再梦见学校时代,我决定开始教唆学生勾引老师,老师勾引家长,家长睡了别家的孩子,然后思考一个问题,家长和偷情的孩子结婚该叫那人的儿子(同班同学)什么?

《解梦》有2条评论

  1. 学生时代的梦以前也是经常会梦到,不过场景大都比较固定,老是几个最常去的地方和经常接触的人。当然,还有很多的后悔事。在梦里几乎把所有后悔的事都做成功了,包括把高中那个漂亮的计算机课老师……哈哈。其实,那个时候去机房,借着拿东西攥了她手一下,她笑着看了我一眼,显然是没有生气,似乎也知道攥那一下骨子里意味着啥。我后悔的是,我那个时候还是不够勇敢,还是觉得老师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吧……其实,我觉得如果当时我从她后背抱住她,她应该也不会急的 😉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