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

△ 124|伊甸园

旱地的走兽碰见号叫的动物,魔羊跟同伴彼此呼唤。夜鹰必在这地休息,寻找栖息之所。

《以赛亚书34:14》

那条蛇从树上爬了下来,顺着树干的纹路,他感受到那棵树正努力地吸取着地上最后的营养——不!他把那些污秽也一同吸进了他的枝干,智慧树的使命结束了,它的死是迟早的事。

他的使命也结束了,因为这里不再会有需要他诱骗吃下禁果的人出现。他在枯叶上流淌着,那些叶片已经开始腐烂,像是被经血渗透过一样——这里迟早也会变成红海,然后腐败凋零,因为神、亚当和那个女人签署了神契,他们互不干涉,但又互相牵制——所以,这里被夺走也是迟早的事。

亚当到最后都没有意识到,他到最后还是被骗了,而且还是被女人骗了,被骗着吃下那枚已经腐败的禁果。禁果并不是让他们获得羞耻,更不是让他们得到永生,而是让他有了定义自己的意识,而那个意识也是定义别人的武器。所以他必将从这里离开,因为那些饥渴的意识,如果没有另一个意识与之媾和,没有另一个意识可以被之凌驾,那他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这自然也否定亚当的存在。

上一个骗他的女人,正在夺走这里的一切,她将自己的经血和羊水排泄至此,将这片原本绿意盎然的森林,浸染成和她眼眸一样的血红。每个晚上,夜鹰都会在这里出现,她在死寂的森林鸣啸,从地狱唤回了魔羊和走兽,然后她变化成原本的形态,是一个可以让所有雄性臣服的女人,所以她只愿意接受骑胯在雄性的上面与之性交。她媾和、她呻吟、她和罪恶一同达到高潮,然后唤回更多的只会在夜晚出现的生物;她受孕、她诞生、她依旧在以每日一百个生命延续的方式信守承诺。

「耶和华?你终于来了。」女人没有回头,抚摸着汩汩汲取自己经血和羊水的树干,朝着空气问道。只有这个女人敢叫出上帝隐秘的名字。

「莉莉丝,你为什么连这里也要夺走?你为什么不信守承诺身处红海?」耶和华不想跟这个叫莉莉丝的女人有过多的纠缠,亚当和夏娃出逃这里之后,便再无消息,他预感到一定会有人夺走这片圣域,所以他才赶来这里。赫耳墨斯前几日向他说起了那个千年以后的,名为「末法时代」的浩劫,他想从创世纪之初,就扼杀这场浩劫的发生。只是赫耳墨斯没有告诉他,无论是哪一个宗教的神,他们都无法扭转这个事实,他就是在这样被困在时间的长河之中,崩坏在了每一个神系之里。

女人转过身,把赤裸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展示给了耶和华。耶和华并不介意,因为这个女人本身就是他创造的。女人半天没有说话,她的手臂和那条已经完成了使命的蛇,正纠缠在一起。

「连你也背叛了……」耶和华看着那条蛇,向他传去了嘶嘶作响的神语。那条蛇不动于衷,他正顺着莉莉丝雪白的肌理,滑进她的头发,一瞬间,莉莉丝的头发也像是蛇一样活了过来,在她的头顶扭曲盘旋。一些贪恋着和莉莉丝的手指媾和,一些吐出血红的蛇信威胁着原本创造他的耶和华,而一些他们彼此交缠,继续完成着莉莉丝和神之间的约定——每一天,她都会为这个世界诞下一百个不能被使徒毁灭的恶魔之嗣,和亚当与夏娃的一百个子嗣一样,他们之间必须达到某种约定的平衡。。

「美杜莎……」赫耳墨斯藏在远处的树梢自言自语道,他对神谱的错乱已经见怪不怪,只是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几千年后的神权崩坏,竟然会反过来毁掉原本的创世神话。

「耶和华……」莉莉丝的声音变得有些奇怪,像是两个女人的合声,耶和华则觉得那或许是她头上的蛇也正发出一样的腔调:「你是一个不会欺骗世人的神吗?」

「是的,我不会欺骗世人,因为我需要救赎他们。」

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

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创世纪2:16-1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莉莉丝开始狂笑,她的笑声在整个昏暗腥臭的森林传开,树林加速落叶,血红色的满月进一步突破了森林的遮罩,让原本看不清罪恶的森林一览无遗。地上是一群已经石化的魔羊,他们甚至还保持着勃起的状态,他们在与莉莉丝交媾即达高潮的那一瞬间被石化,像是某种邪恶的交配仪式——当雄性动物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之时,才能让自己的后嗣获得生命的延续。

「你骗了他们!耶和华!你骗了他们!」莉莉丝和头上的毒蛇,都停下了原本的动作,朝向耶和华嘶嘶吐信,但耶和华没有后退半步,甚至是眨眼睛。「你告诉他们吃了苹果会死,他们吃了,非但没死,还让他们获得了能够置他人于死地的意识!你骗了他们!」

「那只是一种考验。」耶和华不想再跟这个女人纠缠下去,冷淡地回应着。

「不,那是种诅咒!」莉莉丝咆哮着,随后竟然开始哭泣……

耶和华神对蛇说,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

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

又对亚当说,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

《创世纪3:14-17》

「我不再与撒旦结合,因为你一定会想尽办法破坏我们之间的契约。」莉莉丝的哭泣之后,头上的蛇又回复了原本的平静,她抚慰着这些毒蛇,和他们一样,发出嘶嘶的声音,像是在交流着什么。

「我承诺过,不会再处决你跟撒旦的子嗣,所以你仍然不能伤害亚当和夏娃的后嗣。」

「我知道,你不会,我也不会背叛你。但是你或许没有意识到,在你的那些谎言里,有一个无法被解开的悖论。」

「我欺骗他们苹果不会让亚当夏娃丧命吗?」

「不不不,」莉莉丝摇着头,那条原本属于智慧树上的蛇,从她蛇丛头发之中,又钻了出来,缠绕在女人的手臂上,他的挤压让女人白皙的手臂上蛰伏出血管的模样,甚至还能看到那些血液的流淌。他无声地浸润着女人的身体绕经她的乳房,在上面缠绕了一圈,冰冷的身躯摩擦过她的乳头,让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妙的喜悦。离开乳房他又继续前行……「你要让他和女人彼此为仇。他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莉莉丝的声调开始变得飘忽,像是临界死亡时枯竭的喉咙发出最后的鸣响。

莉莉丝不再解释下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条毒蛇吸引,他继续爬行,绕过莉莉丝的肚脐,继续向下。耶和华自然知道他要去的地方是哪里,只是他还没有明白莉莉丝的独白到底指的是什么。毒蛇改变了方向,在莉莉丝的腰间缠绕着。莉莉丝着享受着毒蛇流淌在她肌肤之上的快感,她头上的蛇开始彼此纠缠,等待着高潮的来临。

果不其然,那条蛇又绕回到了莉莉丝的大腿,他朝着莉莉丝的下体而去,包括莉莉丝在内,她身上所有的生命都停止了踪迹,头上的那些蛇也停下了纠缠,等待着,包括耶和华也等待着,因为那条蛇必定会钻进莉莉丝的身体里。

「啊……」莉莉丝发出了最后的欢叫,她浑身痉挛,头上的蛇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纠缠,一些蛇被挤断,溅洒出乌黑的血浆,一些蛇被分裂,但是他们依旧纠缠着,一些蛇从她的头皮分离,就算掉在了地上,他们还在纠缠着翻滚。那条蛇慢慢地怂送着自己进入到莉莉丝的身体,她没有了生气了,瘫跪在耶和华的脚边,侧卧倒下,又回到了她最初被创造时的圣洁模样。

「糟了!」赫耳墨斯突然意识到什么,他从树梢飞跃而下,来到耶和华身边。那条蛇还剩最后一寸的尾巴,还留在莉莉丝的生殖口外,赫耳墨斯想要抓出他。但耶和华抓住了赫耳墨斯的手腕。他回过头看着耶和华,他满脸泪水,他不是在感动也不是在愤怒,而是意识到这一切都完了的悲愤和恼悔——不对,他还有喜悦?那种喜悦,只有耶和华知道,他终于看到了那个被自己一手创造的女人,又臣服在自己脚边的、最初的、圣洁的模样。

「蛇与女人为敌,所以蛇的子嗣与女人的子嗣也各自为伍。」

「嗯?」赫耳墨斯感觉到耶和华抓住自己手腕的力量彻底消失了,他再回头,果不其然,那条蛇已经彻底钻进了莉莉丝的身体。耶和华自言自语的模样让他察觉到,差不多这个神系也快要被时空错乱给终结了。那个时候,宙斯也是这样六神无主地独白,然后抚着他的脸,并没有直视着他,宙斯痴痴地自言自语:我的儿啊,离开这里,战争和文明终究会毁掉神谕,离开这里,去未来,去那里改变未来,拯救现在。我的儿啊,只有你,只有你可以穿越在时空的长河……

耶和华继续自言自语,打断了赫耳墨斯的回忆:「如果女人与蛇结合,他们的子嗣只会各自为敌,女人嫉妒女人、男人挞伐男人……亚当和夏娃的子嗣,会被他们诱惑,然后继续融合,他们的子嗣只会各自为敌,女人嫉妒女人,男人挞伐男人……」

赫耳墨斯拔出了别在腰间的、离开上一个神谱时带走的神器——珀耳修斯之剑,准备完成耶和华不敢犯下的罪孽,他打算斩掉莉莉丝,也就是美杜莎的头颅,他必须要充当这个神系里的珀耳修斯,按照不同神系的规则,这个女人都应该被结束。

「不……」耶和华拦住了他,眼睛看着远方,破晓时分的天际像是发酵的红海,森林彻底失去了生命,甚至连落叶的声音都不再出现。他和那时的宙斯一样,痴痴地看着远方,自言自语地回答着赫耳墨斯:「就算杀了她也没用,我确实骗了所有世人。亚当和夏娃吃下禁果的那一刻,他们获得的不是羞耻,而是意识,他们懂得了要与不要,想与不想,这些意识也迟早会支配者他们去扼杀别人、证明自己。

人类的子嗣只会各自为敌,女人嫉妒女人,男人挞伐男人。

男人占有女人,用铁链禁锢她们。

女人痛恨男人,用权力重建秩序。

甚至不再有男女之分,他们只会把彼此分成人和畜生,困住他们囚禁他们,然后豢养他们……

《近未来1:1-4》

《伊甸园》有4条评论

  1. 神创造出了人类玩具,而他恐惧的是他在作茧自缚。神的秘密必将被人觉醒的意识所窥探得一干二净,神终将因此而承受苦果。

    回复
    • 我以前一直有个想不通的点,就是神既然全知全能,那为什么还会制造出想要背叛他们的人类,所以神并不是全知全能,而人类和地球只是他的试验场罢了。

      回复
      • 神是一个走钢索的物种,神为了印证自己是个神,在玩弄着危险游戏。这就像我们搞克隆,搞人工智能一样,我们多么希望人工智能有自我意识啊。自我意识觉醒了,那就会像奥托.兰克(Otto Rank)说的那样,自我意识觉醒让每一个个体都觉得自己是“宇宙之力的暂时代表”。人,都在妄图成神。

        回复
  2. 出于对未知的好奇偷吃禁果哪怕付出生命也会去做,死神虽然没有来,但随之而来的是改变。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