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别塔

△ 123|巴别塔

……在上一个时代灭亡的神明,被秩序拯救,然后反哺这社会的运作,黑暗终究过去,神明在女祭司的耳边喃喃细语着富饶和幸福,然后散播给世间的凡人。母性被解放;王权被赋予;秩序升华到了对等级的划分和控制;等级衍生出爱和仇恨;仇恨带来了征战和救赎;爱带来了自尊和勇气……

《愚者》

一开始,人们想得很简单,只要他们团结在一起,就能建起那个通天的高塔,高塔可以象征任何他们想要证明的。神性、权威、与神平起平坐、对不公平挞伐、对权威的颠覆、对规律的违背、对命运的主宰。因为有人还在受苦,有人还被囚禁,只要他们能联合在一起,就能建起那个证明可以撼动神权的高塔,解放受困受难,被囚禁的灵魂。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了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被分散到世界各地。”

《创世记11:4》

当然,在这些联合的声音里,也有那些刺耳的发问:「我们为什么要囚禁那些和我们一样的人?」

有人也用刺耳的声音回答:「那些被囚禁的人,都是因为他们自找麻烦。」

还有人用了不太恰当的反问:「他们自找麻烦的结果就应该被囚禁吗?」

在耶和华还没有降临之前,他们便有了争吵。时空崩坏,潘多拉打开盒子的灾难,也浸染到了这个神系的篇章,让这些打算建起那座高塔的愚者,也经历了一场灭世的瘟疫。

「我们背叛了神,所以被降下了瘟疫,求求你们停止建塔吧!否则我们会被神明迁怒!」

「不,我们不会停下,因为人定胜天,只要我们建起这座高塔,我们就可以从神那里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拿回什么!」

「拿回人定胜天的信心和勇气,我们的生命只应该由我们人类做主!」那个男人咆哮着演讲道,他看了看台下迟疑的人们,他们似乎都打算停下建塔的脚步。这时,他看到了那个人,那个第一个提出人定胜天的,声称是神之代言的人,又立马改口道:「我们的生命,只应该由我们选出的神来做主!」随后,他指向了那男人,见他来了,大家又开始了建塔。

但是耶和华降临看到了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创世记11:5》

他们建起了高塔,妄图想要抵达遥不可及的天穹,只因为他们想要见到神。

他们毁掉了森林,为这座高塔提供了空地与基材,只因为他们想要夺走权。

他们供奉了神明,因为他们想要证明人定胜天的可能,所以造了一个代表意志的神。

他们建起了围墙,区隔开了和自己说这同样语言的人,却因为他们感染了瘟疫。

「他们已经分裂啦。」赫耳墨斯在耶和华的耳边说着。他是旧神的使徒,却被遗忘在了这个新的秩序之中,他成为新的使者,依旧做着那个信息传递的角色。

耶和华没有回应,只是看着人间发生的一切。人类砍伐的森林,一半作为高塔的基材,而另一半用去建起了高墙,高墙的一边,是高塔的耸起,高塔的一边,是信任的坍塌。但他们却彼此平衡着——墙外的人鼓励墙内的人,他们总有一天可以走出里面,也能从高塔抵达天堂;墙内的人看见高塔,也希冀着它被建成的那天,那时候瘟疫将不再是神明控制的存在,一切都不再是听天由命。

「那是谁?」耶和华指着另一座高山上的黑点,那是个被铁链囚禁在山崖上的男人,似乎有几只雄鹰正围着他啃食掉他的肝脏。

「他啊,上一个世代、背叛了神的罪人。」赫耳墨斯回答着,但他并不太想聊起这个话题。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都是一样的人,说着同一种语言,如今他们既然能做起这事,以后他们想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功的了。”

《创世记11:6》

他们确实说着同样的话,但说的却不是同样的事。

被囚禁的人,却不允许说任何的话。因为他们的话可能会影响到那些修塔的人,让他们失去信心和勇气,让他们觉得自己正在做一件违背神谕的事情。

「他们为什么被区隔开来?」耶和华问道。

「因为他们的存在,证明了人无法违背规律做事。他们感染了瘟疫,人们终究意识到瘟疫是不能被人类所操控的,所以他们想要夺走神的地位。」赫耳墨斯回道。

赫耳墨斯出了一个主意,他预言到了未来的几千年,看到了人们会因为语言犯下何等的滔天大罪,他只是把这项罪名提前到创世纪的这一刻——他这算是在改变历史?当然不会,因为那一天一定会来——他们,也就是那些正在努力想要修起高塔的人们啊,还是会因言获罪的。

让我们下去,在那里公布他们的罪名,让他们不能与罪人同流合污。

《创世记11:7》
《近未来11:7》

人们当然还能够说一样的话,但他们被赋予了更多的注解,他说了什么、话里有什么话、含沙射影了什么——这样就让人们拥有了「罪名」。

被囚禁的人也能说话,但是他们被公布了「罪名」,他是谁、他来自于哪里、他说了什么——定罪的人不是神、亦不是法官,而是人们彼此。

「如何公布?」耶和华不解,他本打算去打乱他们的语言,让他们彼此之间不明白其意思,这样就可以让这群妄图修建通天塔的人们,分散到世界各地,以至于不能再团结起来修建这样一座高塔。

「我从几千年的未来而来,我在那里看到了信息的进化,他们的文字他们的语言,再一次被融合,虽然他们还是说着不同的话,但是他们找到了语言里的规则,将他们编纂成了可以被计算的公式。」赫耳墨斯点点头,在耶和华的面前比划着,他并不是被遗忘在神谱,而是他的神明不属于任何一种神系,只要人类的信息还存在,他就可以存在。

于是耶和华公布了他们来自哪里,他们也就停止建造那座城。

《创世记11:8》
《近未来11:8》

这是人的本性,这几年来,从古到未来,一直存在:人与人之间意识到他们差异越小,他们就越是会团结;人与人之间意识到他们的差异越大,他们就越是难以团结。

「就算他们说着不同的话,但只要他们都朝着共同的目标而去,他们也能想到不同的办法,让这座塔被建起,他们利用图案、公式、意向、甚至是奴役和囚禁。」赫耳墨斯背过耶和华,看着远方。耶和华意识到,他其实正痴痴地盯着山崖上的那个被囚禁着的男人。

「要我解救下他吗?」耶和华突然提出这个问题,让赫耳墨斯为之一振。他是最早意识到时空错乱的神,旧的神谱与其他宗教的神系融合,只因为在几千年后的人类社会,发生了一场被命名为「末法时代」的浩劫,这场浩劫毁灭的不是人,而是神。

赫耳墨斯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就算他被救了,还会有更多的普罗米修斯会出现,他们的恶命运都一样,被囚禁在山崖,被苍鹰啄食肝脏,给他们以警告和恐吓。」

「他们?」耶和华不解,但并不需要得到赫耳墨斯的答案。

而这时的人类,他们虽然说着一样的话,却被定上了不同的「原罪」,他们的差异让他们产生了奇妙的内部矛盾,然后他们散了,塔也毁掉了,再过不久,也不会再有人还想要,也再也不能团结起来修建那样的高塔。

因为耶和华在那里打乱了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到了世界各地,所以那座城名叫巴别。

《创世记11:9》

《巴别塔》有4条评论

  1. 把人类再次拉近的是科技这座通天塔,虽然我们不会科技而变得更加团结,也或许因此我们变得更加有隔阂,但是科技毁灭人类我觉得确实是可以预见的一件事。我们的力量越发的接近传说中的神明,我们离着灭完也越发的近。最终,灭亡到来时,总会有一些人存活下来,他们用着仅剩的“种子”和科技力量,试图重新让人类崛起,他们实验了无数次,创造出了低级生命,创造出了恐龙,创造出了哺乳动物,创造出了灵长类(都是失败品),最终他们成功了,创造出了跟自己以前一样的人类。他们人类被称之为神,但是他们发现新人类依旧像他们以前一样不安分……

    回复
    • 到现在都还有人希望自己能做神,这说明就是留存在基因里面的,如果弑神是一件违背神性的事情,那这个想法就应该被扼杀在时间的长河之中,但是到现在都还存在人们的脑子里。这倒像是神的恶趣味,我创造了你,让你保留妄图想要毁灭我的意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