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有钱人

△ 122|风吹有钱人

前几天吃饭,旁边有一桌正在吃火锅的人,落座没多久,他们的锅便翻腾开了。因为是室外的桌位,所以难免会有风乱吹,结果锅里的蒸气朝着一个方向的人吹去。被水蒸气蒸脸的人,随口抱怨了一句,说自己坐哪儿风吹哪边(我倒是也有这种诅咒,吃火锅的时候大概率会坐到水汽扑面的方向)。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句很有趣的话(至少在重庆没有这样的说法),那个大姐操着浓浓的东北口音,说了句:哎呀,没事的,风往有钱人吹。

风往有钱人吹?原来风吹有钱人!我当下就掏出手机记录下了这个奇怪的灵感。

很显然,今天的文章铁定要被归类在「他人即地狱」这个Tag下面。因为这句话的有趣就在于,游戏规则和参赛选手都是同一个或者说是同一组人,他们可以用这套规则来骗自己,也可以用这套逻辑来欺别人。这其实应该算是种「说话之道」,当别人对桌位安排表示出不满的时候,只要用一句「风往有钱人方向吹」,听的人自然高兴(至少说的人是这样认为的)。

为什么我刚才一定要强调「浓浓的东北口音」,并不是想要立一个地域标签,而是因为大多数的东北二人转很善用这种「说话之道」:我祝愿今天晚上所有给我鼓掌的朋友长命百岁!不鼓掌的我祝愿你们打麻将点炮,上厕所忘带手纸,上网掉线,嫖娼挨抓。

和二人转的开场差不多,「风吹有钱人」也是这样一句让多少人没办法反驳的话。接受火锅的烟继续挠人,但同时也接受了自己被贴金「有钱人」的标签。虽然这只是个随口的吉祥话儿,但就有人喜欢听愿意信不容得别人半点质疑。当然了,面对这种话术,也有一个很简单的攻破方法,就是顺着套去钻,「风往有钱人吹的」「但是我不是有钱人啊」。这个时候你不仅破了对方的功,对方还拿你没办法,不过这种见招拆招也会有危险——因为他们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说话之道」的角色上,你如果不顺着对方之意说下去,很有可能,你就会被其他人定义为「不识时务」的气氛破坏分子。

不过,我从小就是这样的「不识时务」的气氛破坏分子。

小时候家里来了一个远房亲戚,由于小时候没有坐过超市门口的摇摇车,所以搞不清楚这里面的辈分关系,一般遇到这种长辈,我都统称为:叔叔阿姨——但偏偏那天来的那个远房亲戚是属于我爷爷奶奶辈分的。我算算,是我奶奶的哥哥,但是撺掇那个局的,是奶奶的姐姐的女儿。因为她对自己地位的明确认知,这个饭局她自然就成了最核心的主导人。首先来说,小孩子是不能上桌吃饭的,再次对于大桌上吃饭菜的人来说,座位、夹菜的先后顺序都非常讲究。

因为我确实没有去坐过超市门口的摇摇车,不知道奶奶的哥哥叫什么,所以我对这个亲戚的好奇程度还是挺大的,因为想不明白的事,到底是谁要这么兴师动众地搞这么多花样出来,就差家里的几个孩子给这个人汇报表演了。我蹲在另一个小桌旁边吃着饭,问了问其他几个兄妹:「他谁啊,领导人吗?」

他们也都不知道,只知道应该老老实实憋屈在这个小桌子上吃单独准备的食物,正桌上的菜品看上去诱人,但我们心里都有一个明确的规则:今天别想吃到那些东西,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给那个不知道谁的人给准备的。等菜的期间因为无聊,我一直在逗同桌的小孩,大家都跟着我咯咯咯地笑,好不容易上来一盘菜,分量少不说,连大桌上的剩菜剩饭都比不上,所以我在小饭桌上抱怨了一句:「还要我们吃饭干什么,还不如让我们自己出去玩,反正我们也吃不到大桌子上的菜啊。」

这句话自然被其他大人听见了,特别是那个主持这场大局的女人(抱歉,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叫她),她来恶狠狠地看着我说:你再这样就别想吃饭了!当下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我就顺着她的「说话之道」给套了进去:「那好,我不吃了,我可以出去玩了吗?」

那个女人被我这句话先是愣住了,然后努力地克制住了自己,很可惜我没能逼出她歇斯底里的一面,至少她认为在那个场合,向那个我也不知道是谁的亲戚表现出「完美的一面」比教训我这个「不听话的逼孩儿」更重要一点。她大概想给我妈告状,但可能那个时候她应该也在心中给我的一家人给标记了「没有素质」的标签,所以这件事不了了之。

多年之后,还是这个女人,她又撺掇了一个局,这次邀请的是她在美国的姐姐,那就应该是我奶奶的姐姐的大女儿。但她应该是忘了我以前是怎么差点让她歇斯底里的,她再次邀请了我们,大概是因为姐姐是半个美国人,这对于这个大家族来说是非常值得炫耀的。我那个时候已经16岁了,她在另一个家庭内部聚会的餐桌上问了我们几个孩子辈的人。我又顺杆爬地回了一句:「那我们这次可以上桌吃饭了吗?」

家里人有人笑出了声,大概是把我小时候的童言无忌和长大后的「幽默」给结合起来,开玩笑说这次会让大家上桌吃饭的。倒是那个女人的脸色不太好,大概是被我唤醒了不太好的回忆,但至少她认为在那个场合,向所有人邀约参加她为自己半个美国人的姐姐举办的接风洗尘饭局比教训我这个「没有素质的贱批」更重要一点。但是她还是得邀请我们,因为接风洗尘如果只有几个人,就显得她很没有能力。

结果那次我还是没去,自觉我可能还会在现场膈应到她,最主要的是,我连她是我的谁都没搞清楚,到时候去了,又来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大领导,叫什么搞不清楚,还害怕是不是又要搞那些形式主义最后弄个什么汇报演出。

今天的内容就到此为止,因为我没有弄清楚这堆亲戚到底是我的谁,我这就去超市门口摇明白咯!

《风吹有钱人》有4条评论

  1. 我家的,或是说是家族的亲戚众多的,反正我也是从来没有算清楚过,没算清楚就干脆啥都不叫,见面就点头礼,哈哈。
    我曾经比现在年轻的时候大闹过亲戚的婚礼现场,原因就是居然敢把我安排在角落位置。闹到后来我指着前面做的几桌里面女的说,不是看在我爷爷份上我把你们都他妈的操了(话说里面还真有那小模样我比较喜欢的),后来我听我爹和我娘说,那里面好多都是姑姑,至少也是姐姐啥的,都是在五福之内的,有的更近一些😁 从那次之后,再有婚丧嫁娶,我都是以一个低辈分者坐在主桌,或是挨着主桌最近那桌子,他们说老三家的活阎罗惹不起,老三是我爷爷被的排行。

    回复
    • 哈哈哈哈哈,怎么也看到了我的影子。我从小就是这种在饭桌上会挑事儿的人,这两年好了,因为他们也意识到惹不起我了,倒是我变得客客气气的,说话虽然好听但是都是棉里藏刀那种,所以也也不想和我说话了。

      回复
  2. “风吹有钱人”理论上不成立。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被风吹的人,而只有一个或少数几个因为处在火锅产生的烟气的顺风方向,所以才感受到了烟气。说起来,处在逆风方向的人还帮他们挡了一部分风呢,他们才是被风吹的人。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