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不能死

△ 120|俺不能死

「俺不能死」这么烂的梗,是当年各种英语老师喜欢标榜自己「有趣」的烂梗,因为这是英文单词救护车「ambulance」的谐音烂梗。特地给这个标题留在了第120这个序号,但是硬要围绕着这个烂梗说点什么,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很好的切入点。

既然「拉踩」到了英语老师,那就说说我过去观察羞辱过的老师好了。

语文老师是我观察得最多的,当然不能明目张胆地羞辱自己的语文老师,要善于利用语文老师之间的「矛盾」来挑拨他们。语文老师大概是最符合「酸秀才」的设定,自命不凡不说,还总觉得别人写的东西都是一坨屎,所以他们之间总会有微妙的「对立平衡」。但问题在于,既然是老师,就一定会被按照尊卑长幼分出地位差别来,这并不是一个靠「文笔」就能分出输赢的游戏。工作十年的语文组组长,就算教得再烂,上公开课再做作,他既然已经坐到了那个位置,就应该被人捧在天上;而那些新晋的语文老师,就算他们再有想法,能想到多么让学生感兴趣的上课风格,只要语文组组长一句「让教学回归到切实」就可以为这些新老师创新的「后浪」前面建立起一个坚不可摧不可逾越的堤坝。

有件事我自省过很久,为什么我总是会卷入到别人的八卦之中。现在想想,应该用我初中班主任对我的评价:男女通吃,老少咸宜。即我是一个在各种人群里,黑白两道都能混开鬼扯的人,所以我总是会介入到两边的八卦旋涡之中。而且我又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他们也爱跟我八卦,因为我会非常严肃地(带着挑事的目的)给他们分析这件事背后的可能性——所以我也被卷入到过语文组勾心斗角的宫斗戏之中。

说回「文人宫斗」,确切地说应该是「文官宫斗」。按理来说,作为语文老师最应该明白什么叫「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偏偏他们就非要争出个第一第二来。我记得有一年闹作文大赛,各个班的语文老师都铆足了劲,因为每个学校上报比赛的作品是有限的,所以如何分配变成了大问题。而每个语文老师各自教的班级,都会有那么几个作文拔尖儿的同学,他们能被选上,就意味着这个语文老师作为伯乐,相中了不错的千里马。

就跟太监按照名册分发进贡一样,皇后肯定拿到是最多的,所以年级组长能有更多的分配权力;东宫最受皇上喜欢,所以「黑马」老师,总是能以他独到的教学能力,让一些学生也有莫名有趣的创新能力——但至于这种创新能力,语文组服不服,这是后面单说的;西宫因为长期遭冷落,所以可能分得少甚至是分不到,那些语文成绩年级排名不高的语文老师,也直接说明他们的教学水平存在问题,自然他们教育出来的学生也没有资格参加这些代表学校的作文比赛。

那个时候我就参悟了这件事儿。选拔上去的人,最终还是得让皇后,也就是年级组长过目,他看得惯的看不惯的,认为听话的认为不听话的,都会在他那里过最后一道审核的关卡。东宫娘娘选出的角儿,虽然有能力,但也染上了东宫娘娘的桀骜不驯和对规则的不服从,那年级组长自然可以用他的手段让这些角儿没有上台表演的机会;西宫娘娘虽然没有资格,但好歹是个听话的仆从,给他一点好处,说不定未来在勾心斗角的时候还有点用处,那皇后自然也可以以「卖人情」的方式,选上西宫娘娘挑出的角儿。

果不其然,我作为东宫娘娘的心头好,自然无法被选上,因为语文年级组长在我的月考作文里,被「有人执意说蓝色代表忧郁,但伍尔夫说窗帘就他妈是蓝色」的指名道姓的讽刺给羞辱过,东宫娘娘当时非但没有责怪我,还对我的行为大呼痛快。而西宫娘娘选出的角儿,听话贴服,自然也深得皇后娘娘的喜爱,至少他可以假借赛前培训之意,对这些角儿调教一番,若是成就了,那功劳自然就是皇后娘娘的了。

和所有的宫斗戏一样,皇后娘娘是单靠一个人斗不死的,除非他终有一天惹怒了皇上,他才有可能从语文组长的那个位置上下来,就算旁人有诸多的不服,但游戏规则就是这样,他说你的语文公开课上得不错,那就是不错,就有资格去参加全市的优秀公开课展示;但凡你表现出一点超越他的可能,那就是在威胁他的地位,他不用出面,也可以联合那些拥趸在他身边的各宫娘娘,联合起来抵制你的能力与想法。

还有另一个宫斗模式,是后宫无主的状态,这就是英语老师。英语老师区别于文人最大的不同,是他们不仅瞧不起其他人,甚至连抱团的事情都懒得做,他们对别人的指导建议都当作是越俎代庖。他们各自为伍成落门户,都认为自己是教育史上最牛批的老师,他们恨不得把自己的教学方式都去申报所有权。所以他们学会了给自己的英语教学进行命名,比如李叉疯狂英语、三叉(强奸门)培训等等。

「俺不能死」这个烂梗,最早我确实是从我的英语老师嘴里听到的。不过随后,随着教学进度的赶上,这个谐音烂梗,也被其他班级「盗用」。我记得那时候年纪还有了「争夺所有权」小事件发生,同学们在讨论,这种极具「幽默」的谐音梗,最早应该是哪位英语老师创作的。很难说的是,这种所谓的争论,我倒觉得应该是英语老师先传递出来的信号,就跟那些抱团的小圈子一样,一定要为「这个梗这个东西是我们最早发明的」去争论个喋喋不休。

英语老师之间的明争暗斗,是没有人会去调停的,因为他们巴不得彼此之间发生矛盾,颇有我这种「看热闹嫌事不够大」的心态。和语文老师的「文人宫斗」不同,英语老师之间的矛盾都是摆明着来的,因为英语老师之间本身就有「内卷基础」,哪些人是名校毕业的,哪些人又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这些都是实打实可以拿出来攻击防御的技能。所以这种比较,多少会有点硝烟味。我很少掺和英语老师的宫斗,一是他们斗得太直接不文雅没有那种「脸上笑嘻嘻,心中妈卖批」的表演乐趣,二是他们斗的东西本身是有比赛标准的,英语教得好,那学生成绩自然就能看出差别来。但语文不同,毕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因为没有标准,所以谁都想要成为制定标准的人,那这个游戏就变得有乐趣起来。

那今天的内容就在这里吧,因为我羞辱了人民教师,理应死罪,但俺还不能死,毕竟还要留口气去观察更多的人与事。

《俺不能死》有3条评论

  1. 职业就是职业,像教师和医生都是被过分太高了的职业。医生还好,近些年由于紧张的医患关系,位置稍微下来了一点。但是特么一赶上Y情啥的,在一段时间内又会高一些,又变成不容侵犯的了,谁说一句,下面的评论就会用口水淹死你。其实,他们有的时候上不上战场,跟“高风格”和“救死扶伤”没有半点关系,有的有“政治企图”(如入D),有的是面子问题,有的不去就滚蛋走人(护士这样的情况会更多)……
    再说回教师,每次一听到禽兽男老师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一定是这个行业的特点。我以前问前***女友,为啥不找个男老师做男朋友?她说,她觉得他们都是变态,教师都应该是女的才对,哈哈。
    去偏远地区支教也是一样,弱一点的你不去,那就滚;强点的他去了,三年回来有“政治”资本了;还有一种,对西藏和偏远地区就有向往的(能公费旅游多好啊)。这不是我猜的,是这样行业的人说的,哈。
    最后,职场里有啥,这些被抬高和曾经被抬高的职业里只会更甚😉

    回复
    • 我学生时代很认真地观察过教师行业,各种有趣。那种文人的孤傲和懦弱、抱团乌合之众,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越是重点中学、高等大学,这种社会和政治糅合的模式越是有趣,而且越坚不可摧,就算所有人都意识到那个是一个畸形的产物,但是每个人都必须要遵守里面的规则,既得利益者不希望规则被改变,不服的要么离开,要么也把自己变成既得利益者。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