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发倒计时,好焦虑

△ 119|别发倒计时,好焦虑

标题是上次看到一个人的评论,发布的地方,是在一个电报频道的每日早起广播,内容很简单:早上好,今天是几月几日,今年已过百分之多少,距离今年结束还有多少天。然后,有个人回复了这句话——别发倒计时,好焦虑。

换做以前,我肯定会评论他的评论:好焦虑就取消订阅,你焦虑就要让别人陪着你一起吗?

某一年的大地震之后,所有人都在QQ空间、微博、朋友圈发菊花、蜡烛之类的表情来进行祭奠,我提出了一个疑问:做这些事情有什么意义?可想而知,我被群起而攻之,也因此在学校里获得了大批量的道德圣人与我对立。那一年,虽然我还没有和我老婆认识,但她也发出了同样的疑问——所以两个「烂人」最后相遇了。

前几年,微博一般会从国庆节前夕就开始流行转发红旗手,然后在名字后面添加一个国旗icon的活动。有一年我被「钓鱼执法」了,转发了一个隐含这个触发关键词的微博。那条微博大概是在讨论,转发红旗手到底是不是一种形式主义。结果因为被钓鱼执法,所以我的名字后面跟了三个月的国旗icon。那一年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然后开了个玩笑:会不会某一年开始,那些没有转发我是红旗手,而在名字后面追加一个国旗icon的人,是不是会被标记为「不爱国」,最后成为犯罪记录。果不其然,从去年开始,豆瓣的鹅组便开始统计有多少明星在国庆节、南京大屠杀公祭日、九一八勿忘国耻日的时候转发相关微博,罗列的清单指向的就是这些明星的「不爱国」。

还有一年,家里有亲戚去世,我在朋友圈依旧在转发些搞笑沙雕的内容。家里有人不乐意了,在家庭群含沙射影我,觉得我没有跟大家一样,去缅怀已逝的亲人。本以为我会在群里看到,但由于我屏蔽了群提醒,所以我还是肆无忌惮地再发些「不符合当下情况」的东西。虽然我没有主观故意,但对他们而言我这是在变本加厉,所以我也干脆承认: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我的至亲去世了,我也不会逼着别人给我保持朋友圈一天的肃静。

前几天生日,并不希望多少人在一大早就打扰我的清梦要祝我生日快乐。小时候,身边很多人都会比赛,谁的生日当天能收到更多的祝福,还有的会去肯德基过生日。自觉比不过,所以我也很少参与到这样的比赛中。但偏偏,这些排位也是大家最愿意去对标比较的。中国人很可爱,总是会用「礼尚往来」来作为公式优先套用到一些事情上面。我并不觉得讲人情是件坏事,甚至有的时候,这是人们可以利用对方的技巧。我观察过,越是在意自己过生日会不会收到祝福的人,就越是会用「礼尚往来」来计算成本的。他们会记录每个人的生日,然后再定期祝福,我有怀疑过他们是不是销售人员,因为这毕竟是很多拙劣销售手段最常教会大家的方法。那一次,一个人祝贺了我的生日,他的生日也是过几天的事,但由于我太忙忘记了「回礼」,在他生日第二天再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把我删除了——大概是因为我没有顺利地从他「礼尚往来」的规则里被合规地计算过去。

也是某一年,微信朋友圈突然关闭了非好友评论可见的功能,区别了QQ空间那种,无论什么人回复当事人,其他人都能在当事人发布内容之下看到陌生人的回复。自从这个功能关闭,我们也只能看到共同好友跟别人在朋友圈互动。但偏偏,这个功能的消失,让一些人失去了「乐趣」,又让一些人钻到了「空子」。不知道你的朋友圈有没有这样的人,他们会经常在自己的朋友圈下面给自己回复,但回复的内容似乎是在回复某一个给他评论过的人(我们先考虑他们的朋友圈确实出现了这样一个人)。这种自问自答的回复,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对过去原本可以看到陌生人消息的功能补偿。但后来,这个方法被销售、营销人员学走了,所以他们的每一条朋友圈下面,几乎都有自问自答的回复,看似回复给某人,但实则是想让所有人知道他回复了谁,又说了些什么。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回复背后有没有人,都像是亚当和夏娃最后的那片树叶罢了。

这几年,国外的社交媒体在「这方面」就比较落后中国。到现在,国外的社交媒体上,还流行那种「父母答应我如果有1w个点赞,我就可以养一只小狗」的内容。关键是,人们还是很乐于去做这件事情,有人信有人或许只是随手一点。这种苗头只要第一个人吃了红利,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会是这种类似的手段。中国的社交媒体虽然不流行这件事情了,但类似的事情一直都存在:今晚直播间打赏榜一,我脱掉内衣跳抖奶舞哦~

一般到这个时候,就应该摆出一堆心理学的大道理,来解释为什么人们会在社交媒体做出这样的举动,为什么会有人非要到别人发布的内容下面,去抱怨和抵制,而抵制的原因往往就是他们主观原因:不要发倒计时,因为我看到会感到焦虑。

但今天的内容就在这里吧,因为谁都会讲大道理,但是我就是个不讲道理的人,所以别跟我讲道理。

《别发倒计时,好焦虑》有11条评论

  1. 在个性之上,总会被所谓的道德、文化压抑着,当你表达个性时,就会有人站在这个制高点批评你。

    回复
      • 有很多聚合订阅的软件呀,远离这些软件只是远离了戾气很重的共同认知,世界一片清新,而且对新闻本身的思考也不会被这些戾气带偏。

        回复
  2. 酱真,近几年,我天朝的的网上环境越来越差,有人就是喜欢动不动搞道德绑架。
    所以,我的微信“好友”有两百多,能看到我朋友圈的,不超过一百。对于不让看我朋友圈的,我也同时不看他们的圈。三观不合,不交流,不添堵~~~

    回复
    • 这两年我总结的经验教训就是:「远离简体中文社交媒体,因为它会带来不幸」。自从注销了知乎、豆瓣、微博之后,世界一片清净,关键是能获取到信息还是能获取,但是可以远离好多傻逼和戾气。朋友圈也不太爱发,要发也跟你一样,只面向部分人。

      回复
    • 我就恨喜欢调戏这种人,他们在朋友圈大义凛然别人,过段时间自己就被打脸,然后那个时候再把他们大义凛然的模样拿出来给他自己看,非常欢乐。

      回复
  3. 朋友圈是一个小社会,后来我把一大部人都给屏蔽或是进行了分组。
    屏蔽的原因不是嫌乱,也不是广告,是曾静以为一个新加的姑娘(老师)没有共同好友,结果我们在朋友圈里面打情骂俏时,结果一个人在那个个主题下面回复了一句“你们不应该小窗一下吗?”,那是我第一任初恋,是那姑娘学校的副校长……哈哈。分组还是可以的,不会有棒槌在下面乱起哄。但有时也有发错了的时候,在家人组里发了一组新拍的人体啥的。不过,现在微信也会屏蔽了,除非是发给自己看的,要是敏感的发了,别人是看不到的。

    回复
    • 哈哈哈,朋友圈这种「小差错」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就没别人什么事。反而那种发生了还要偷偷摸摸删了的,都会遭人话柄。我的微信朋友圈有一个功能是用来「炸粪坑」的,特别是工作手机,里面加的人杂价值观也各不相同,炸起粪坑来要刺激得多,观察人类不亦乐乎。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