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办婚姻与风险转嫁

△ 118|包办婚姻与风险转嫁

访调过很多不愿意结婚的人,因为样本数目还不够,为避免「不严谨」和不必要的「硬杠」,今天的文章不具备普世价值,只能说是小野身边的样本数据所呈现的某种结果——毕竟我不是什么正常人,以至于身边也不可能有正常人。

这群不愿意结婚的人,很多都提到了一个共同关键词:「风险」。即婚姻关系中,可能会涉及诸多可能性和可能性带来的风险。比如,婚姻关系虽然受到法律保护,但并不意味着这份保护是会对当事人的价值观、道德感、甚至是人品进行担保。而这一类无法被量化和标准考核的项目,往往会直接影响一段婚姻关系幸福与否的关键。

这个时候就有人会问了,难道这些「项目」不应该在结婚之前就调查清楚吗?

关键问题就在于,我们已经在昨天的文章里讨论过了——感情关系是没办法被量化、被具象化和标准化的。因为感情关系没有一个「考核标准」,以至于有些东西是没办法彻底了解清楚。而且,在感情里,每个人的脑子也容易瓦特掉,更别说让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搞清楚对方的三观,最重要的是确保对方的人品问题。

当然了,一个人是否有暴力倾向、或者是否容易出轨,其实是可以通过「作弊」的手段提前预判的。但对于处于感情关系里的人,给他们讲这些泼冷水的话,一个是「关我屁事」,另一个对他们来说也是「关你屁事」。除非一个人真的在某一点突然醒悟过来,就算说再多,对他们而言都只是一种无谓的警告,因为他们可以找到无数种内在的评判标准,将这些「可能」都说服成「不可能」或者「我能原谅」。无法彻底了解对方,确实是一种无法预估的「风险」,而且这个「风险」可能造成的损失,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巨大。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就是因为当有了第一次之后,大部分的人都会将这一次自我容许,找到各种理由去合理化家暴的存在。作为局外人当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劝分劝离,个个都他妈跟个圣人一样,明事晓理头头是道的,但是谁都没有想过,那些之所以会将第一次家暴给合理化的人,他们到底在考量什么——因为爱也好,因为无法切断经济来源也好,或是他们本身就是个抖M,他们享受的就是被对方掐着脖子质问爱与不爱的过程。

当然,人还有一个犯贱的属性,就是他们对新鲜感的追求。两个人可以彼此了解袒露一切,这样或许有利于他们进入到婚姻关系,但问题就在于,如果两个人太过了解对方,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婚姻关系本身就是悖论——他们没办法再维系此前那种感情关系的热烈,转而变成了家长里短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就会有完全不同的取舍,有的人想要的就是细水长流的生活,而有的人渴望的就是覆雨翻云的激情。取舍不同,自然就会有人不想选择进入到婚姻之中——因为无法自主选择某一种生活,本身也是一种风险——把原本的「收益」给覆盖,变成了忠诚度的成本。

另一些「风险」是由「道德绑架」产生的成本——违背家庭的意愿,选择和一个「不该」爱的人在一起,一旦发生问题,为了避免会被过分的道德绑架,有些人也会选择忍气吞声地承担「不该」的成本;有人的人和「不该」爱的人在一起了,无法得到家庭的祝福,甚至会接受到家庭赋予的诅咒,那这种被强制加上的「风险」,一旦在他们的感情出现裂缝的时候,变成吞噬彼此的黑洞——「我就说你不应该和这种人结婚,现在你沦落到这种地步都是自找的」。

综合上面的说法,私以为,「包办婚姻」才是最好的选择。

其一,包办婚姻的关键是由他人作为掮客。而掮客会有一个预先筛选的功能,他们必须要对介绍来的对象做到起码的预审。就算对方只是随口介绍的,我们也必须要做出一个「风险转嫁」的姿态,让他们对介绍人有一个起码的「人格担保」。这样,在未来「出事」的情况下,我们就有了「道德绑架原始积累」。

其二,包办婚姻和人格担保的从属性。刚才说到了,掮客需要对介绍对象做到起码的预审。那么如果真的遇到一个「人格不匹配」的人呢?那我们就需要做到一个「公式」,来进行风险转嫁,特别是当介绍人与自己不合适的情况下,所有人都指责我们,说给我们介绍的对象多么多么好,有问题肯定都是出在我们自己头上。这个时候,就要善于进行风险转嫁,他介绍的人结果是一个这样的人,是不是因为介绍人本身也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才会认识,才会把这样的人介绍给我们,他们误以为这样的人就是好的就是适合我们的。通过从介绍人的瑕疵,去覆盖掮客的人格;或是用掮客的人格瑕疵,去佐证介绍人也可能存在的人格瑕疵。一旦这个公式成立,那包办婚姻就少了诸多的麻烦,特别是要让我们去承担人格担保的风险。

其三,善于利用包办婚姻的风险转嫁。婚姻虽然是两个人的事,但一旦一开始是包办的形式,那就是加入了一个第三方,来作为担保方。他们对介绍人充满了信心,认为他是可以压制住我们这种不听劝不想好好过日子的人的根本办法。那在婚姻关系出现问题时,包办婚姻就是一个三方责任划分的过程。多数情况下,可以将所有的风险都转嫁到掮客头上,因为是他们对介绍人充满了信心,认为他一定适合,那就由他们对介绍人和我们之间进行调解工作,如果调解工作面临离婚,那离婚带来的不良后果,也应该明确告知掮客,部分损失甚至还应该让掮客来进行承担。

……

写到这里,由于内容过分地违背「公序良俗」,所以话题到此结束。

《包办婚姻与风险转嫁》有9条评论

    • 主要是就算以为深刻了解了对方,说不定到最后也会一败涂地。婚姻法越是只强调维系婚姻关系的存续,避免离婚率的提高,而不是切实地保护婚姻关系中的当事人,那愿意结婚的,愿意去用婚姻赌博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回复
    • 破灭肯定是看不到的,就算是没人遵守了,但这毕竟还是「文明社会」的遮羞布。但是实际上婚姻制度在约束谁,会不会因为有它的保障让人更愿意结婚,或是它是不是变成了强制维系婚姻关系存在的一种手段,这个每个人都会心知肚明。

      回复
  1. 什么时候把反人类的“yi夫yi妻”剔除出条文,我第一个冲向民政局,当然我这辈子是无望的。
    为了人人平等,所有的多夫和多妻,均为“平夫”、“平妻”,享有差不多的权力,为什么说差不多呢?毕竟一个娘生了好几个孩子,还有偏有向呢,但基本权力是一样的。
    这个时候“嫁”“娶”两个词汇会充分发挥其作用,当一个女人或男人以“嫁”的形式出现,也就是嫁给某人了,那么他就不能享受娶的权力,除非离婚。这样可以避免很多问题。你娶五个女人,五个女人就不能享受“一妻多夫”,一个女人娶了五个男人,那这五个男人就不能再享有“一夫多妻”了。
    这才是hun姻Fa 应该去做的真正人事,而不是反人类。哈哈

    回复
    • 毕竟现在男女比例还是失调的状态,一夫多夫可能多比一夫多妻要早点来哈哈哈。或许允许当事人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理性别,那到时候游戏规则有变了,说不定还反向地巩固了一夫一妻制度。

      回复
    • 你讲的太过繁琐,大家直接回到1万年前,你光着屁屁,我也光着皮皮,我给你摘不哪哪吃,你给我开后门(无人身攻击,只是开玩笑哈)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