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的小鬼在阳间教做人

△ 112|阴间的小鬼在阳间教做人

一连几天都「莫名其妙」地在聊些关于生死的话题,差不多也要收个尾了,想了很久应该用怎样的话题,把这一阶段的「合集文章」给结束了,恰逢前几天半夜和老婆一起注销了微博账号,那就用这个事儿作为话题的引子吧。

我是很早之前就想删微博了,在离开豆瓣之后,本打算好好整理一下微博,看看有什么能用的东西可以备份下来后再删除,结果这一拖就从1月份拖到了现在。前几天删微博,也不算是深思熟虑,是因为老婆刚好也想注销微博,所以我就顺带注销了微博。

当然了,在注销之前,我们肯定是要炸一次「粪坑」的。

内容是我们在讨论疫情防控的问题:我们一直接受的信息是关于国外的疫情防控如何的躺平与自暴自弃,但家里就有在国外生活的人,事实上所谓的「躺平」不过是一种取舍,政府不停地在科普「保护自己」、「如何消杀」、「接种疫苗」,而选择权在民众手上,是选择恐惧病毒在家呆着,还是做好自我保护出门。而反观国内,我们一直采用的都是「恐吓」和「捂嘴」的方式。

这几年的狗皮倒灶我倒是已经习惯了,也甚至是因为一开始我们就夸下了「人定胜天」的海口,就真的误以为我们可以违背规律战胜天地了——到最后,现在所有人都意识到我们跟病毒之间的关系不再是单纯的阻断与共存的取舍了,但既然那个海口已经夸下,再要修正,就如同是打了自己的脸,面子比里子可要贵多了。

但很可惜,我们并没有成功炸到「粪坑」,反而凌晨之后的微博,全是一群脑子清醒的人,他们会去思考现状、会去辨别新闻的真伪、会去搞清楚一个新闻为什么要用这么荒诞的形式在半夜发布出来。从凌晨1点到4点30分宦官上早朝的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微博每天的定时「狂欢」,本该睡着的清醒着,而永远叫不醒的人在这个时候,还来不及为每一条新闻的下面,注满正能量的春梦淫水。

而这群清醒的人,在「狂欢」时发布的那些言论,讽刺的、咒骂的、指出问题的、提出问题的各种言论,被统称为「阴兵过境」。说实话,我还蛮喜欢这个词,非常精准地涵盖了我们这群人的模样和行为。确实,我们出现的时间,还真就是在阴间的夜晚。

有趣的是,我其实很少发布类似的言论,但是我把自己默默地归类到了「阴兵」里,大概就是因为我从里面也看到了一群清醒着的人,为了避免歧义,我说的这种「清醒」就是单纯指晚上睡不着的人。我有观察过,一般凌晨的4点30分开始,微博的控评人员就会开始上线工作,陆陆续续那些占领着热搜话题前几名的「阴兵」言论就会慢慢退场,但是等到那些做春梦的人醒来还有一段尴尬的空白期,这段时间,一般就会是作为「工具」的官媒会准时开始对这个话题进行传播,积极的、向上的、好像说了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更好的方式在整个话题页面展开了「绝对领域」,这个时候不可能再有任何一个「阴兵」的言论可以出现在话题页、官媒评论页、甚至是关键词实时发布页面了。

等到春梦醒来的「阳兵」出现,他们便开始了一天的注水工作,把整夜春梦的淫液都注入到每一个正能量满满的微博下面,这些水流淌着、浇灌着、渗透着,将上善若水这个概念发挥到了极致,它们流经的区域,都会滋养出茂密感性的美梦种子,等着寄生在下一个路过这里的躯壳之中。但是水也能覆舟,它们流淌到那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领域里,在这里有那些和自己不同的声音,它们翻腾、冲刷、激荡,然后把这里冲毁,肥沃这里原本肮脏腐败的酸土。

阴兵和阳兵孰对孰错?这不是我们应该去讨论的话题,因为这件事上本来就没有多错。我可以想象,为什么这些容易激起怨愤的话题都是在晚上发布,说不定这本身就是一种手段,让那些积怨的人有发泄的通路,让还糊涂着的人能醒着思考,让想成为领袖的人被认定为出头鸟。等到阴间的黑夜过去,阳兵再出现,去维护阳间的事,他们积极、向上、好像有了他们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更美好,为所有从春梦中醒来的人,去制造一个美好的阳间。

阴阳之间,并不是生与死,也不是人间与地狱。半夜的微博,更像是逢魔之时的大门被打开罢了,一群人睡下,一群人醒来,但凡这两种人失去其中一种,这种平衡被破坏,这个社会的规则也就沦为自我矛盾的存在了。所以我在注销微博后,并没有责难任何人,他们一定会在白天来冲刷我的微博,极力地将它变成一个干净的沃土。观点没有对与错,只是阳兵们更不愿意去接受那些和自己言论不同的声音罢了。

有一天,一个人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观点:「阴间的鬼也会做人事」

  • 一个人回答:阳间的人就不做人事了吗?我们定义他是「杠精」
  • 一个人回答:阴间的鬼也有做鬼事的,我们定义他是「以偏概全」
  • 一个人回答:我不喜欢阴间的鬼,所以他们不可能做人事,我们定义他「不尊重喜欢阴间的人」
  • 一个人回答: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阴间的鬼都在做鬼事吗,我们定义他是「代表侠」
  • 一个人回答:如果你妈妈是阴间的鬼,那你还觉得她在做鬼事吗?我们定义他是「共情侠」
  • 一个人回答:阳间的人下阴间的人都会变成鬼,我们定义他是「偷换概念」
  • 一个人回答:阴间也有人啊,阴间的人什么时候能站起来,我们定义他是「打拳」
  • 一个人回答:阳间也有鬼,阴间也有人,我们定义他「理中客」
  • 一个人回答:美国没有阴间,而是地狱,我们定义他是「狗汉奸」
  • 一个人回答:美国才有天堂,中国没有天堂,我们定义他在「引战他人」
  • ……

最近关于生死的话题,就在这里结束吧,用我在微博最后发的一条消息作为结尾。

阴间的深夜全是阳间的人说人话,阳间的白天全是阴间的鬼做鬼事。

很可惜,原本计划还有II、III期的《浅谈简中环境生存规则》就这样戛然而止。我本想再多研究一下微博的「生物种群」,结果因为自己一时「冲动」注销了微博,以至于这个栏目就这样完结了。

——《浅谈简中环境生存规则》委员会|阴兵小野

《阴间的小鬼在阳间教做人》有9条评论

  1. 可能我比较out都没怎么用过微博,大体是因为我喜欢整洁吧,总觉得里面看着乱七八糟的样子。那会儿就是绑定到摄影app上用过,可以同步自己的作品,也都没怎么进去看过。人家都有,不弄一个不合适啊,哈哈。
    两年多了,人们从最初期的绝对恐慌中逐渐苏醒了过来,这就是看新闻看下面的评论就能得出的结论。评论往往比新闻本身更具价值,我发现里面的人才真是济济啊!那里面就什么鬼都有,不符合主旋律的就是被后续的跟评打成鬼,而那些说了鬼话的变成了专家一流的人……
    当“捂嘴”捂不住的时候,觉醒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的组织也是有办法的,他会采用反其道而行之办法,不捂嘴了,我主动展示给你们看,以显示我们组织的清明和有担当。就比如很多年前互联网正蓬勃发展,正好赶上一次“Xi Zang闹事”,组织知道捂不住,必定会通过互联网传播,那干脆组织先行一步,主动展示出来给大家看,然后积极引导一番。可是之前有过很多次,怎么也不见新闻里播放一下,让我们总是看到闹事的都是国外,总觉得自己生活在一片大好中。

    回复
    • 你说到了精髓,微博就是个「大粪坑」,把原本那些不是粪的人或事都粘上了粪,最后一群人在粪池子里面滚得开心不已,甚至还产生了对粪的感激。
      我这两年也真的是越来越觉得,有一堵「墙」并不是坏事,至少能阻断很多未经加工和筛选的信息,这群在粪池子里的人,哪有什么分辨是非、思考真伪的能力,让他们不要看到这些东西,未尝不是件好事情。

      回复
  2. 广场倒塌后只留下一地鸡毛,似乎没有什么可留恋的。虽然所见所闻的苦难与荒谬都无法将其漠视,视之为代价。可是时势的天秤已经倾斜,说话与思考变得有罪,法制与习俗支离破碎;政治正确之下,邪恶与正义并不像其它话题那样泾渭分明。直到最后,到处都是城邦之外,非神即兽了。

    回复
    • 一开始还觉得这一切看显得很迷幻,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反而有种奇怪的心态:我倒想看看这群人这些事到底还能烂到什么地步?其实信息哪里都能获取,远离他们反而清净了,也不会被他人的情绪带着跑偏,能有更多的精力和客观去分析一件事情,而不是一味地被大众的思维牵着走。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