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幸运签

△ 110|意外的幸运签

就这样,我永远地删掉了当时的遗书,决定坐在电脑前面,用熟悉的键盘和熟悉每一个字母所在位置的手感,书写着这篇并不那么阳光的文字。我杀过自己一次,然后重新抽中了让我活下去的幸运签,将一个满是罪孽的灵魂重新回到一个叫做“我”的躯壳继续修炼完余生,然后用这个躯壳,去感受他生命中前一个灵魂未曾感受过的快乐和珍贵,去经历他生命中前一个灵魂未曾恐惧过的悲伤和伤痛,去书写他生命中前一个灵魂未曾沉淀的想法和梦想。这种感觉和《Colorful》的结尾一样:

From 某人:你活着吗?
To 某人:嗯,活着。

——节选自《∞》110 | 致某人

《∞》的第110篇文章实际上是当时的第37天所写的。不过在《△》的第110篇文章,我产生了奇妙的「相同」思考。《意外的幸运签》是《Colorful》的中译名字,是一部关于自杀与罪孽思考的动画。现在再来讨论这个话题多少显得矫情,毕竟人还活着,再一个劲儿地翻出以前的节点,重复思考和感悟,这说明我一直不想从以前的那种状态中走出来。

这几天看到有人整理出上海,因为本轮疫情因「政策」殒命的人员信息登记表,那些字里行间都藏着让人绝望的情绪。但毕竟人已逝去,再去后悔或是追责已经变得没有意义——就算追责又有什么用,那些造就死亡的人和规则,也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死」的价值在疫情的政策面前只会被无限贬值,为的就是打死都不承认疫情防控的政策出现了偏差和决策性失误。就算这些人的「死」被统计出来,也能有百般的借口去解释这些人的死和更多的复杂因素相关——最不济的,就是直接屏蔽和删除,没看见就意味着没发生。

但要知道,中国人对「死」的理解可谓是剧情结局里最重要的、也是最关键的一种模式,它的价值甚至在很多时候会反过去覆盖过错、责任、矛盾等等。没承想在政策的大是大非面前,死居然可以贬值到不值一提,这多少让很多人脑子转不过弯来。

大概是去年吧(你看,就连她死的时间都没人再确切记得),我家附近发生了一起跳楼事件,说是某大学的副教授跳楼自杀,后面还扯出了她留下的遗书,是在指控学校领导贪污受贿事实的控诉书。但她选择了最不聪明的做法——用「死」来证明自己所说之词的真实性。

之所以说这是最不聪明的做法,是因为她用「死」,把自己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了这封遗书上面,就因为赌注灌注了所有的价值,想要毁掉这盘赌局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不让这个筹码被扔到赌博的桌面上。结局相信大家也能猜到,校方只用了九个字,就将这封遗书,甚至是这个副教授的「死」给归于了毫无价值——「未发现其反映的问题」。

中国人非常看重「死」,就我人生的这三十几年里,知道名字的和不知道名字的自杀我都看过好几场,但几乎都是不了了之的。他们在以「死」作为最后的、最直接的、最叩击人心的、也是最壮烈且无法做出后悔的手段,有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有的是想保留住自己最后虚伪的清白,有的是当成了解脱,有的是想让自己的解脱成为活着的人身上的枷锁——但可惜的是,他们的目的都没有达到。至少在我的记忆当中,那些猜忌怀疑、流言蜚语都没有因为「死」而结束,甚至有的时候还变本加厉地佐证了被人对其的猜疑。那些想要通过死束缚和恐吓活着的人,也没有成功,还不如他们亲自回来,变成厉鬼索命要来得行之有效。

推本溯源,我们只需要用一个词,就可以将「死」的价值从天秤的一边拨向另一边,不需要前因后果,更不需要推论证明。这个词说出来,你也会觉得很熟悉——「人都死了」。

那个副教授跳楼之后的那几天,她的遗书被找到,一开始人们都偏向于「人都死了,她肯定也是以此明志,证明自己的所言所辞」,她的死被推到剧情的高潮。人们固然会去相信她遗书所说提到的事实,指向的是那个黑暗的事实。很快,官媒做出了反应,就用了那九个字,就将这件事情按照「起承转合」的传统桥段,给拉回了现实,后面再讨论这件事情,大多数人都是「人都死了,再去深究还有什么意义」。

很可惜,「死」是绝不可能有重新来一次的「意外的幸运签」的。(如果有「方法」,那就是以后的后话了,我会在《如果我死后你有空的话》里面再说)如果我是这个副教授,我能抽中这个所谓的「意外的幸运签」,我会马上明白,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那份遗书上,还要让自己为这个筹码做出最后的赋值,是一件多么不值得的方式,因为他们要毁掉这场赌局,只需要拒绝我的筹码即可。

不过我们也该庆幸「死」是没有「意外的幸运签」的。如果有,那这个幸运签会让「死」变得更加的没有意义和价值——不过说实话,现在「死」也贬值得越来越严重了,那些被统计出来的,在上海疫情防控政策中因故去世的人,他们的「死」只是被呈现出来的数据和故事,如果他们不被记住,那就彻底被遗忘了;但是如果被记录在案,又有什么意义,人们承认它,只是认定了它拥有筹码的价值,而这场疫情防控的赌局允不允许这些筹码参与到对赌之中,并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开设赌局的人——要赌的是面子;而我们提供的筹码——却恰恰是毁掉他们面子的里子,他们当然不会接受,也不会承认他们的存在。

比你更在乎手牌大小的是赌徒,比你更在乎筹码大小的是庄家。

《意外的幸运签》有8条评论

    • 哈哈,确实没有考虑到带鱼屏这一类宽屏的适配,其实网页窗口低于700px的时候就自动调整为居中模式了。不过这也就说明你真的该经常活动活动脖子,不然对颈椎的负担是真的大。

      回复
  1. 死可以证明一些事情,但不能完全证明,以死明志,死得其所,活着多好,至少还有知觉。

    回复
    • 主要是死之后的那些证明,跟原本死的那个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别人要怎么帮他证明、如何中伤、如何佐证更多的流言蜚语,对于那个已经死掉的人都回天乏力了。

      回复
  2. 活着才有搞事情的机会。毕竟一生这么长,要是有人知道你天天惦记他,睡觉怕是也没有那么安稳。 活着才有震慑力啊。

    回复
    • 所以才有人说那些心心相惜的对手,对方死了,另一方也会觉得活着没啥意义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和自己对抗的人也没了。只有活着,才有折腾的权利。

      回复
  3. 正好我在今天的结尾之外的话语里加了个“死神寄语”,这句话是生命再短暂,活着也比死亡更伟大。
    死亡可能就是那么一下子,而活着却要一辈子,这么比起来,死看起来确实容易。
    大老粗寻死,是因为觉得生活困难重重,无法摆脱困境;而这种高学历的,往往是心里进入了一种无解的状态。老舍先生跳湖也是这样的,他看过也写过太多的生死,按理他应该能“解读”并调节自己的心,而他却没有跨国这一关……不论两者有怎样的区别,统统都是面对生活他束手无策。所以人是复杂的,但我依然觉得即便生活再痛苦,也要活下去,活着才可以看到光明,死了就只有一片黑暗的死寂,什么都没了。

    回复
    • 就是因为没人传递过「死后世界」的信息,这种不对等的信息让死亡变得「昂贵」。但是问题就在于,人死了就死了,他活着时想要改变的事情已经完全不可能再改变了,他想要让人们明白的深明大义,过几年也会被人忘得一干二净。人在死前面都是平等的,不会因为谁明白得多而轻松多少,轻于鸿毛重于泰山,结局都一样,所以还不如活着的时候搞点事情,名垂青史和遗臭万年也是一样的。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