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判未来是违背规律还是顺应规律?


△ 109|预判未来是违背规律还是顺应规律?

我记得是初中的时候,学心理学的班主任让全班在电脑室上了堂课,课程内容是每个人在电脑前做智力测试。

很显然,我不是那种聪明的学生,所以我的智商平均在109左右,也就是这个世界上超过50%占比的平均水平。不过班上也有少数几个智力超过了120的学生,也就是那些成绩靠前的天才。当每个人得到自己「成绩」之后,班级里有了一个隐形的排名,谁比谁少是情理之中,谁比谁多是意料之外,有「题太多了,我最后几道题都是乱选的」,也有「我电脑好卡好几道题都选错了」。

我回忆了下我当时的心态——看到109这个平均水平时,我肯定心里也有所触动,毕竟那个中二的年纪,谁不认为自己是个「天才」,这个数值平均得就跟现实里丢到人群里的间谍一样,没有人会发现他也没有人会关注到他——但也不能剥夺这些间谍幻想自己是碟中谍里汤姆·克鲁斯的权利。

我大概只用了两小时就从这种「自己不是天才」的失落感中走了出来,是因为我看到了测验的结果,我把文字和视觉逻辑类的题几乎都做对了,而错的都是在数学和运算能力上——所以我很快接受了自己不是天才、甚至可能是个傻子的结论。

在「测智商」这件事情上,有一个先后顺序的「bug」——我是在测智商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有一个所谓的「皮格马利翁效应」,即教师对高成就者和低成就者分别期望着不同的行为,并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他们,结果是高成就者和低成就会按照原本的预期发展。

1968年的一天,美国心理学家罗森塔尔和L.雅各布森来到一所小学,说要进行7项实验。他们从一至六年级各选了3个班,对这18个班的学生进行了“未来发展趋势测验”。之后,罗森塔尔以赞许的口吻将一份“最有发展前途者”的名单交给了校长和相关老师,并叮嘱他们务必要保密,以免影响实验的正确性。其实,罗森塔尔撒了一个“权威性谎言”,因为名单上的学生是随便挑选出来的。8个月后,罗森塔尔和助手们对那18个班级的学生进行复试,结果奇迹出现了:凡是上了名单的学生,个个成绩有了较大的进步,且性格活泼开朗,自信心强,求知欲旺盛,更乐于和别人打交道。

《百度百科》

因为我预判了预期,所以我把自己调整到了非预期之中。好吧,不那么拽专业理论来说,我意识到自己确实不是个数学天才的时候,我转而把精力都投入到了文字和视觉之上。现在回想,严重的「偏科」应该就是从那个时候作出的取舍。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可以「作弊」的方法,比如提前通过命理、占星这些方式,从一个人的命盘里看出他到底适合做什么,预言他的未来,从而看出哪些是短板,而哪些是可以按照预期去争取的优势。不过这种方法的存在颇有些悖论的意味——提前预判了一个人的命运,让他能顺应规则少走弯路;但是若是提前干预了他的行为,预判了他的结果,反过来说,这好像又违背了规则的存在。

我家楼上有一个学钢琴的小孩,从我有记忆以来,他就一直在吃力地练习钢琴1级的内容,最近才变成了3级的曲目,但依旧停顿结巴。作为一个没有考过级的人,我也能听出他的钢琴音断断续续没有节奏没有连贯。这样的状态,差不多持续快两年了,就算没有用「作弊」的方法,我也能听出他确实没有多少音乐上的天赋,但钢琴已经买回来了,那还能怎么办!

中国有一个极具迷惑性的成语,叫「勤能补拙」,这个字虽然只有四个字,但包含满满的正能量。就像是某种咒术一样,只要念出它,就能获得一种宽慰的力量,面对再大的困难,都可以因为这句咒术而勇敢面对。(在国外也有一句类似的咒术,叫「一万小时定律」)

首先我并没有说这个词的对错,而是我们弄错了一个前提条件——勤确实能补拙,但是所补出来的拙到底能带来多大的价值,这个得放回到更大的宏观环境来思考。

还是我的例子,高中选择了文科,因为严重偏科,含有数字计算的地理我一开始只能考二十几分。那时候只有物理化学这样的需要结业考试的课,我就用来「研究」地理了。拆分了地理题目的逻辑之后,我似乎找到了一种微妙的规则,把最难的地球经纬度时间计算的题,建立了某种「数字模型」;洋流季风甚至是中国铁路分布图,则用自己的方式建立了一个简笔画(颇有日本东京地下铁的感觉);至于简答题,就通过建立关键词系统的方式来套模版。最后地理从二十几分考到了九十几分。

这确实是「勤能补拙」的例子,但补出来的「拙」放到宏观规则之中,按照老师的话说:我只不过只为考高只提升了70分而已,最容易提升分数的语数外却被我放在一边。并且这个「勤」是比其他「勤」要付出更多成本的,算下来,它的性价比确实是最低的——这就是「勤能补拙」或「一万小时定律」最迷惑性的地方:并不是所有的「拙」都值得花费「勤」去补。

比如楼上那个弹钢琴的小孩,他倒不如把时间花在他更有能力的事情上面。不是说弹钢琴没用,只是他得付出比常人更多的成本而已。在数字和文字之间,我选择后者也是这个原因,我参不透数字和公式之间的奥秘、理解不了宇宙运行的数值、更不可能从物理中揭开世界的规则,那还不如就此放弃——就算如此,我也不需要在买菜的时候,预设我要买x斤肉,这x斤肉要如何在固定金钱数目最大化地利用前提下满足最多天数的存放和食用——难道只买一顿肉会他妈判死刑吗?

我们回到「作弊」这个点。我倒觉得这不是个悖论,而是在「拙」里面找到最容易用「勤」去弥补的可能性,避免在那些要花费超过常人两倍甚至三倍的事情上面浪费人生。

这看上去违背了规律,但本身又在道法自然的规则之中。



%d 博主赞过: